從放棄實習到收掉公司

這件事的開始要回到 2016 年 4 月的時候,那時我剛參加 Sudo 的活動,拿到工研院的暑期 offer。

  • 上一頁
  • 1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