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我是有血有淚的 Lyft 司機,但對乘客而言我只是一個 App

只要乘客上了車,我就覺得在手握方向盤的我好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