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企業為何要培養在地主管?專訪施耐德電機全球人資副總 Olivier Blum

歷史悠久而組織龐大的跨國企業,是否總從總部指派管理階層,在地受雇者少有機會晉升?

Susan Fowler:我在 Uber 被主管性騷擾,從 HR 到高層都不處理

一位從 Uber 離職的員工 Susan Fowler 寫了一篇文章,講她在 Uber 度過的奇幻的一年。她是在 O'Reilly 出書的強者,可信度頗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