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唐鳳上任前:台灣現在最嚴重的是系統性問題

我希望不要再把救世主的心態用在傑出的人身上,在短時間內就質疑怎麼救世主都沒有來救我們?台灣的系統性問題沒有簡單的答案,需要的是時間和得罪人,以現況直白來說就是需要更多的砲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