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foodpanda 在台違法經營?或許該改變的是環境

不合乎在地法令的服務確實應該必須做調整,或是以相關裁罰限制,而非掛上創新名號就能為所欲為。但政府機構單純僅以現有法令檢視創新服務是否「違法」,並未進一步考量市場實際使用服務民眾看法的話,其實反而大幅阻止各類創新的可能性。

政府如何促進新創?先從面對公司的心態改變起!

希望能有相關的配套措施,讓政府單位能不再視與民間合作為畏途。更希望政府單位別老是想自己做莊搞一套跟民間類似的東西,變成民間新創團隊還要跟政府競爭。

科技基本法鬆綁,新創大利多

「過去學研界的人才,如大學教授被認定為『公務員』身份,除了無法直接到業界兼職外,也無法帶領學生以創新技術創立公司,如今科技基本法鬆綁人才規範,學界的『人脈』可望一舉打通,讓產業界的能量勃發。」

勞動部,你累了嗎?例假登入系統不是兒戲!

「如果真的徵得勞工同意,是否應出具相關證明,如名冊、簽名、勞資會議紀錄等。這些東西拍照之後,用 LINE 就可以上傳了。但這套系統,連個附件上傳都沒有!相關的依據、審核、是不是還要跑回地方權責機構。即時的通報,卻把文件這種資料漏失,會不會有可能『後補』文件產生呢!」

唐鳳談發展數位經濟,需 2 大前提

唐鳳:「淘寶網有 10 億件商品,除以 13 億人,人均商品比 0.8;台灣 2300 萬人,露天拍賣 1 億件商品,人均商品比為 6,這比例在世界屬於前段班,顯示台灣電子商務相對成熟!」

立院召開 Fintech 公聽會,來看看金融監理沙盒該由誰管,該怎麼管!

「金融監理沙盒」可說是許多國家發展金融科技時,政府兼顧科技發展與金融安全的重要手段,但台灣到底該怎麼做?又該是哪個行政機關來做,是哪些業者真正適用呢?

【網路賣酒爭議】一個號稱要發展亞洲矽谷的政府,為何如此歧視網路?

原本列為優先法案的網路賣酒案,在近日竟主動撤案,這個對網路電商的法人充滿歧視的舉動,真的是一個想要發展數位經濟、號稱要促成亞洲矽谷的政府該做的事情嗎?

寫在唐鳳上任前:台灣現在最嚴重的是系統性問題

我希望不要再把救世主的心態用在傑出的人身上,在短時間內就質疑怎麼救世主都沒有來救我們?台灣的系統性問題沒有簡單的答案,需要的是時間和得罪人,以現況直白來說就是需要更多的砲灰。

從產業荒漠到新創綠洲,「廉價」可以一直是柏林的誘因嗎?

在這十年內,知名的柏林創投Project A Venture、Germany Association,以及許多人,見證柏林的改變,柏林新創的數量、吸引到的投資、新VC的數量、大VC新設的辦公室…等,都快速成長,遠超過德國其他的城市。而2015年,柏林相較於其他歐陸城市,獲得的投資金額,已經來到第一名。

Fintech 在台灣不只窒礙難行,還有「白色恐怖」

在台灣,想透過網路招攬生意的保險業務員,都知道台灣有一條獨步全球的法規 < 保險業招攬廣告自律規範 - 第四條一 > ( 最嚴格的在「附件」)。翻成白話文就是,業務員不可以在網路上公開討論「特定商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