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數據、商家資訊一把罩,Instagram 發表新企業工具

雖然已經有很多品牌開始經營 Instagram,不過一直以來都苦無強大的後台分析工具,只能像一般用戶一樣看到讚數和留言。上個月 Instagram 宣佈將發表企業工具,表示將提供企業資訊、數據分析,以及用 app 直接從貼文製作廣告等功能。

廣告數據怎麼看?社交形象不等於消費需求——專訪 Yahoo 亞太廣告產品策略總監趙慧芬

網路行為普及率如此高的今天,我們又如何在資訊洪流中勾勒出消費者的真實面貌呢?Inside 訪問到了 Yahoo 亞太區廣告產品策略總監趙慧芬 Erin,請她來分享Yahoo如何運用Big Data中的巧數據幫助廣告主解析消費者行為,進而擬定正確的行銷策略,並達成行銷目標。

廣告聯播對決 Google,Facebook 影音廣告進軍第三方網站

Facebook 的影音廣告現在不只在自家網站上看得到,就連第三方網站也會出現。此舉展現了 Facebook 的野心,並升高了和 Google 之間的競爭關係。

廣告數加倍,Windows 10 要讓開始功能表更有「價值」

接下來 Windows 10 的週年更新中,微軟打算在開始功能表中加入更多廣告。在上週的 WinHEC 會議上,微軟宣布在今年七月開始的週年更新中,將會把現在開始功能表中的廣告由 5 個增加到 10 個。

魏則西會不會是壓垮百度的最後一根稻草?

百度在行動搜尋上的挫敗逼得他們不得不將一切可以換取收入的資源都毫無保留的善加利用,這就是為什麼會出現血友吧事件的原因,但顯然這種增加收入的方式是行不通的。而如今,魏則西的去世恐怕大幅影響佔了百度廣告總量將近一半的醫療廣告,就算政府單位不刁難,百度的未來恐怕是相當不樂觀了。

YouTube 要開始強迫你看 6 秒不能跳過的廣告了

YouTube 為了配合手機上較受歡迎的短影片,YouTube 即將推出新的 6 秒影片廣告「Bumper」,而且和長版廣告不同,將會是一段完整、不能跳過的廣告。

Google 說 Youtube的廣告效果超好,與電視廣告業者的戰爭開打

不滿足於低調從全球的電視頻道搶奪了廣告收入,Google 甚至更進一步宣稱 YouTube 上面的廣告比起電視廣告來說,更能說服消費者掏腰包。

廣告政策大轉彎,Facebook 在英國取消「圖片不能放太多字」的規定

Facebook 的廣告規定,文字不能超過版面的 20%,今天英國和愛爾蘭的 Facebook 廣告現在可以在圖片上放置超過版面 20% 的文字了。

鄉民都到哪裡去了?想搶攻影音市場,你必須先認識這「四大天王」

時代的巨輪再次快速轉動,從前以文字、圖像為主的媒體傳播方式,已經隨著「移動設備的普及(搭配高清攝影功能)」、「4G的用戶越來越多」,逐漸轉變為「影音為主」的傳播方式,各大平台,也都將旗下資源賭在這一塊。對於廣告主、或公司的品牌行銷負責人而言,這個領域就在極短的時間內,變成了一個「看起來很複雜、懂的人很少、但是大家都知道很重要」的東西。究竟想搶攻影音市場,該從何下手呢?

國際加速器 MOX 第一屆 Demo Day,新創團隊讚台灣:可成東西文化橋樑

GMobi 和美國 SOSV 投資合作,在台北成立針對行動平台的創業加速器 MOX,今日第一批團隊於三創發表,也希望能藉此活動為 MOX 及新創團隊找到更多的合作夥伴。

都 2016 年了,為什麼網站的使用者經驗還是這麼糟?

進入 2016 年已經一陣子了,不過網站的基本設計和實用性還是讓我不敢恭維,我們的網路經驗其實可以不用這麼痛苦的。沒有一個網站有達到「喔,這個網站能做到這樣啊,真不錯。」的標準。這些設計不過是把網頁推進了悲哀又不知所云的深淵。

到底該不該進公關公司,進去前請先問自己 5 個問題!

朋友上周突然拜託我,說有個學妹很要去公關公司,拜託我能不能出來跟他學妹聊一聊,「勸退」他學妹,歹路不可行!剛好現在正想要重新整理自己工作這些年來的心得,所以整理了一下,給想進公關公司的朋友們一些參考建議。

大數據:談 DMP 與廣告聯播網間的關係

談談廣告系統的 DMP 到底是怎麼運作。說在前面,用文字來描述可能容易理解,但要實作到能正常商轉的程度,遠遠不及文字上所看到的百分之一。為了要讓後面的解釋容易理解,先描述其中一種資料應用的情境,再來說明該資料到底是怎麼來,怎麼去以及怎麼用。

廣告計價好複雜?資訊圖表來解答

對於廣告計價的方式,不了解的人應該看的很模糊,「CPM」、「CPC」以及「CPA」一大堆專有名詞,不仔細了解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這一套廣告定價方式的圖表,跟大家簡單的解說主要常見的廣告定價方式有什麼。

漫談 DSP 自動化購買概念與可能的成效關係

研究過幾間不同的DSP廠商,特別是強調「自動化購買」機制的國際大廠。在研究前,我一直認為廣告操作必須建立在一半工人智慧、一半人工智慧上,不然有些變數並非純粹用電腦計算,很難做到維持成效與轉換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