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遊戲,4 件 VR 還能帶人們深度體驗的事

提到 VR ,應該大家多半第一時間是想到用在遊戲或影片上吧!不過身為諸多科技巨頭口中的「The Next Big Thing」,VR 已經有人開始用在醫學、性別研究等領域了!

台灣自造新基地誕生! FabLab Taipei 空總揭牌,將成國際 Maker 橋樑

12 月 23 日 FabLab Taipei (TAF) 盛大「移師」到空總創新基地,請到行政院長毛治國、教育部長吳思華與蔡玉玲政委蒞臨開幕,並同時進行 vMaker 計畫成果展示。TAF 也將成為 FabLab 國際社群中 51 個「super note」重要據點之一,搭起台灣與國際 Maker 的橋樑。不過,Maker 社群與公權力間,坦白說還有不少尚待磨合之處⋯⋯

內容行銷的原力:一支 Star Wars 預告讓迪士尼市值上升 600 億

星際大戰於全球隆重上映,不只各地資深星戰迷引頸期盼,迪士尼在行銷上鋪天蓋地的宣傳,也吸引了許多沒有看過原版星際大戰的新影迷目光,而這次宣傳的不只電影,周邊商品也是重點之一,就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迪士尼這幾個月的行銷吧。

環球小姐后冠鬧烏龍,一切都是設計惹的禍?

心思敏銳的設計師 Josiah Tullis,認為那張寫著得獎名單的卡片,大有問題,糟糕的設計才是該被咎責的對象。

Paul Graham:新創公司最難的七堂課(上)

創業教父 Paul Graham 對新創公司可謂「閱人無數」,其中發現 7 個創業真相,是絕大多數新創公司就算到倒閉前夕也無法體悟的。無疑,這是新創企業最難的七堂課。

2015 世界百大金融科技公司出爐!科技翻轉金融時代將來臨?

科技顛覆金融體系的腳步可說是越來越快了!過去三年內,全球金融科技融資總額已翻六倍,並在 2015 年將達 200 億美金!澳洲金融科技創投 H2 Ventures 與 KPMG 公布《世界百大金融科技公司》,報告顯示,金融科技正成為全球性的產業趨勢。

我們為何如此沈迷於手機?

為什麼現代人會如此沈迷於手機?多巴胺作祟是一個很重要的理由,但更深層的原因是我們已經身處一個被精心設計,不斷被資訊引誘的現代社會。

Twitter 老闆分身有術!工作狂 Jack Dorsey 如何管理兩間 IPO 公司

連續工作 18 小時,並且隨時與數不清的大大小小即時會議奮戰,這就是以「勤奮工作」聞名,並能同時管理 Twitter 與 Square 這兩間 IPO 公司 Jack Dorsey 的一天。

國內最大團購網 GOMAJI 明年上櫃,行動支付預計拓展到 7200 家

以團購服務起家的 GOMAJI,今天宣布將於明年一月掛牌上櫃,明年度三大目為繼續深耕餐廳服務、發展 GOMAJI Pay 行動支付,以及 O2O 服務市場。

當金融碰上科技,銀行業會被取代嗎?

永豐銀行副處長梅驊表示,金流支付不求一味創新,這與技術多厲害無關,這得看該地方生態是如何運作,他認為,金流支付是依賴人類的生活行為習慣而生的,有時候太獨特的東西,不見得符合該地方的生態,反而無法運作。

urAD 張天豪:把數位廣告操作當市調工具,先小量測試再大量投放

至於為什麼應該把數位廣告的操作,當作另類的市調工具呢?張天豪表示,所有的廣告都是需要測試、實驗的,既然上一次的數位廣告操作成功,不能代表這一次的成功,那麼測試就顯得重要。

經過漫長的失敗,去了趟美國,我才明白 Growth Hacking 到底是什麼

「首先,我們把提出創意這件事情否定了,因為成長團隊要的不是創意,要的是非常可靠的機會。我們在成長團隊設置了產品經理,他們會從數據分析師提供的各種各樣的報告裡,去找機會——找到我們的數據告訴我們什麼該改進、什麼該加強——,然後提出假設,並和成長團隊的工程師快速嘗試,通過實驗的方式找到最合適的一個做法,發布到產品裡。」

產品晾一邊,曝光擺中間?創業者最忌在虛名中自欺欺人

Y Combinator 合夥人 Aaron Harris 看著創業團隊潮起潮落,他認為有很多創辦人「設定了錯誤的目標(bad goal)」,連帶設定了錯誤的衡量指標,最後把自己與公司拐向了錯誤的道路。創業者們,可以檢驗一下自己,是否陷入了浮華的虛名中自欺欺人呢?

手機一按即可登入!Google 推新認證機制,告別密碼與驗證碼

雖說是為了安全,但登入帳號還要被一大串密碼跟輸入驗證碼,的確是最煩人的事情之一。不過現在 Google 已經正在測試全新的帳號登入驗證機制,未來使用者只要在手機輕鬆一點,就能對指定的電腦設備登入帳號!

一夜暴富還是悄悄退隱:網路紅人沒你想的那麼風光

無論是搞 KUSO、玩音樂或是分享日常點點滴滴,網路紅人在大眾面前看起來是如此光鮮亮麗,但是他們的「真實生活」真如我們想像嗎?不,他們很可能仍要為五斗米折腰,過著三餐不知著落的苦悶日子。不僅如此,他們的日子也反映了「非富即貧」的社會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