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中的 HTC

HTC 剛發表的第一季預測依舊讓人樂觀不起來,而之前一直固守不放的高階市場路線,現在也出現些動搖。董事長王雪紅上週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道,「我們去年的問題在於只關注旗艦機種,忽略了豐厚的中間市場。」

Twitter 如何打造隨時準備戰鬥的工程師軍團

Fry 先後在 Salesforce 和 Twitter 擔任要職,他深刻認識到團隊建設的重要性。「依靠羅馬軍團特有的組織架構,羅馬帝國主導歷史 500 年,雄霸歐洲大陸。而如果你能使用好類似的架構,世界也會在你的掌控中。」

江湖一點訣,說穿不值錢——平台營運四口訣

「我是經營二手OO交易平台的,要怎麼樣才可以讓更多人來運用我的平台?」也許因為從2002年起我就在平台性質的服務(Yahoo!奇摩拍賣、無名小站)工作,偶而有業界朋友找我聊這樣的話題。而隨著不同的討論,也讓我慢慢把過往的經歷與這些朋友們的案例歸納出幾點簡單的原則。

剷除一切 PC 遺產,為平板而生的瀏覽器:Coast by Opera

對於各家瀏覽器業者來說,行動早成兵家必爭之地。而為了這股趨勢,Opera 除了分別推出適用 Android 與 iOS 手機的瀏覽器外,2013 年九月更打造了一款專門為 iPad 打造的「Coast」瀏覽器。

微軟的過去與未來

「讓每張桌子、每個家庭都擁有一台電腦(並跑著微軟的軟體)」是比爾.蓋茲一開始為微軟設定的願景。這個願景支撐了微軟 25 年的發展並成就其業界霸主地位。後來微軟的願景實現,但似乎也失去了目標,史蒂夫.包默的「Windows 無所不在」讓微軟在新世界裡迷失了 10 年。光環不再的昔日霸主還能重新擁有美好明天嗎?

Threes:用一年打造「簡單」到令人上癮的遊戲

我們暫時不討論 Flappy Bird,來說說另一個遊戲:Threes。這是一個近日上架 App Store 的休閒益智遊戲,就在這幾天,我花了大量空閒時間「沉迷」其中。據 Polygon 網站的報導,Vollmer 和 Wohlwend 原本並沒有打算把 Threes 打造成一個非常簡潔的遊戲。對他們來說,「簡潔」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結果。

蘋果、Google、微軟分別靠什麼賺錢?

現在美國科技界幾大龍頭就是蘋果、 Google 、微軟,不過它們各自的直接財務收入來源很不一樣。理解這種差異性的最好方式就是看它們每季的報告細節。Zdnet 作者整理了三家 2013 年下半年的報告,製作出以下三張圖,可以清晰地看到其業務是如何構成的。

為什麼你該用 Parse 來打造 MVP

前些日子因為朋友介紹開始使用了 Parse 這個平台服務。最近正在進行的創業計劃 Score Master -- 專為國高中生設計的解題平台也採用了它來進行 iOS App 以及網頁後台的建置。前前後後大概花了六個工作天就做出了第一版的服務,這種速度,是我過去任何開發經驗所不能比擬的。

《羊毛記》作者休豪伊:5 年內 90% 小說都會是電子書

不知道各位 Inside 的讀者有沒有看過《羊毛記》這本小說?我們最近剛好有機會與作者休豪伊(Hugh Howey)在國際書展會場做了簡短的訪談。

報名開始!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說說自己 app 的故事吧!

人們愛聽故事,我們希望每個故事帶給我們一點靈感、一點啟示、一點觸動內心的過程,這次 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 我們要聊聊 app 開發者們的故事。

PayPal 共同創辦人 Peter Thiel 名言錄:精英總被樂觀的思考誤導

Peter Thiel 難以定義,他的關注範圍如此廣泛,不只侷限於科技,他的作為與思想爭議不斷,卻也帶給我們這個世代無限啓發。

韓國減肥 app Noom 的新年禮物:獲 700 萬美元投資

韓國健康類型 app Noom 獲得 RRE Ventures 為首的 Transslink Capital,Recruit Group(JP),Qualcoom Ventures 和 Scrum Ventures A 輪 700 萬美金投資。

難度超高的遊戲「Flappy Bird」為何會爆紅?

遊戲「Flappy Bird」剛上架時默默無名,但是最近卻突然爆紅。這款遊戲帶有 8-bit 風格,簡單操作,還有讓人發瘋的超高難度,但這些似乎都無法解釋其魅力所在。

智慧型眼鏡一戴 20 年:專訪 Google Glass 技術負責人 Thad Starner

把東西弄亂沒有關係,破壞了什麼東西也沒有關係,因為你會從中學到東西。探索這個世界沒有關係,變得 filarious 也沒有關係。有玩的意識非常重要。很多時候,你都是在幾十年之後才知道有些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北京那些事(三): 網路監控

跟外國的朋友去解釋,中國的互聯網就像是一個獨立網絡一樣,跟外面的網絡世界完全分離。他有自己的一套法則,有自己的一套標準。最能體現的,就是那一幅無形的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