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笑吧,我們設想的是你看不見的未來

看看這些聰明人的錯誤都有怎樣的共同點?他們太專注於分析現在的科技不能夠做到什麼,而不是去思考它們未來能夠做到什麼。這就是懷疑論者一直以來最常犯的錯誤。

宏碁策略投資 PChome 旗下支付連 7000 萬元

前一陣子剛經歷過人事異動的宏碁,今天與 PChome 共同舉行記者會,宣布策略投資 PChome 集團旗下負責經營第三方支付業務的支付連 7000 萬元,(700 萬股,15.6%),後者目前股本約 3.8 億元,增資後資本額將達到 4.5 億元。

電子閱讀時代,我們更需要「獨處」

作家是如何看待電子書的變化的?賽斯·高汀(Seth Godin)和凱文·凱利(Kevin Kelly)積極嘗試新的出版方式,並體會「自出版」的爽快和責任。但很少人談到出版以後的事情,比如說——從作家的角度來看,電子書的閱讀體驗如何?

「LINE Whoscall」新登場,所有功能全面免費

去年底 LINE 母公司韓國 NAVER 以新台幣逾 5 億元收購 Whoscall 開發團隊 Gogolook,今天 Google Play 上原本的 Whoscall 使用者介面已經改頭換面,基本的封鎖、辨識功能不變,以往付費才能享有的「離線警示資料庫」與「離線黃頁資料庫」也通通改成免費。

讓你遠離蛀牙的智慧型牙刷 Kolibree

在物聯網爆發的年代,幾乎任何東西都是「連接的」,包括恆溫器、鎖、冰箱、刀叉等等。但昨天在 CES 上出現了世界第一款電動牙刷,準備讓大多數人刷牙的方式更科學,讓大家少蛀牙。

Twitter 資深副總裁談千人工程師團隊的管理之道

Chris Fry 在 Twitter 任資深副總裁,曾在 Salesforce 工作七年的他兩年前加入 Twitter,如今他為上市後的 Twitter 管理一千多人的工程師團隊,他一邊要防止現有的工程師資源外流,一邊還要不停吸引更多的人才以滿足公司越來越大的需求,同時還要保證自己的部門正常運轉。

CES 2014 明日開跑,參展新創公司先睹為快

CES 是全球最大規模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展,也是各大廠和新創公司發表新產品和試水溫的時機,今年從 1/7 到 1/10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將會有超過 3200 個參展者包含 140 個新創公司,這裡整理一些從 CES 和各大科技部落格關注的新創公司,讓不能親臨現場的讀者過過癮。

四大「第一眼」黃金法則,抓住你的顧客

第一印象為什麼重要?當使用者第一次接觸你的產品,便會評斷、評價它,只在這個階段就約有60% — 95%的用戶流失。

報名開始!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當電影撞進新世界

賈伯斯說過:「唯有科技與人文、與人性結合,產生的結果才能使我心高歌。」各位創業者、工程師、設計師、行銷人,無論您是什麼樣的身份,專注於商業計劃或者寫程式之餘,不妨抽空來聆聽這兩位電影人的經驗分享,學習他們說故事的方法,為自己的產品注入溫度與情感。

科技正在改變你和「她」?

隨著科技與網路的進步,尤其是智慧型裝置和社群網站,一種擔憂正在滋長:人類的愛會因此而改變嗎?

白天走台步,晚上寫程式:世界頂級時尚名模的雙面生活

在我們眼裡,「模特兒」三字代表著光鮮亮麗,「工程師」三字可能意味著鬍子蓬亂,而維多利亞的秘密頂級名模 Lyndsey Scott 恰好是這兩者的結合體,白天走台步,晚上寫程式,甚至還發表了自己的 app。

設計的科學:讓使用者只需眼睛看、不用大腦想

在創造階段,設計師最需要問自己:這是什麼感覺?透過怎樣的設計可以讓你的觀眾不用想就知道你想要表達的訊息?在「這是什麼感覺?」的問題背後,其實隱含了一些有趣的科學,當你應用這些科學在你的工作時,它會讓你的成果非凡且滿足你的顧客。

從 Shopify 推出行動開店 app 看硬體的網路思維

最近國外知名的網路開店平台 Shopify 推出行動版 app,還順便奉送一台專用的信用卡讀卡機;Kickstarter 上越來越多的專案是到深圳尋找生產製造的廠商;小米手機的創辦人雷軍說,他是用網路的思維在做硬體... 台灣的硬體廠們,是不是又要錯過這一波機會了呢?

為什麼你找不到一個會寫程式的共同創辦人?

「嗨,我有一個很棒的想法,你認識什麼開發者可以介紹給我嗎?我想找他一起創業。」我經常會被這樣問道,這讓我和我的共同創辦人 Jennifer 很好奇,隨後我們做了一些關於開發者的調查,詢問他們什麼原因才能讓他們願意與一位非技術的共同創辦人一起創業。

科技界老兵的 Google Glass 八個月使用心得:這東西註定失敗

儘管科技圈名人 Robert Scoble 過去曾經大力稱讚 Google Glass,認為那是自 iPhone 之後最有趣的產品,甚至連洗澡都戴著它。然而進入 2014 年,他使用 Google Glass 8 個月之後卻認為:這東西註定要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