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助理 3 亮點:智慧家庭的 Google Home、文字與表情符號傳訊的 Allo 和 視訊電話的 Duo

就在 18 日登場的 2016 Google I/O 開發者大會上,Google 執行長 Sundar Pichai 為大家揭示了人類未來生活的模樣:你能和你生活中的每一個裝置及設備說話。至於 Google 要如何實現這樣的生活場景,目前看來主要是透過 Google 助理、走進智慧家庭的 Google Home 和通訊 App「Allo」。

用 Python 開發 Facebook Bot

最近聊天機器人 Bot 這股趨勢才慢慢要崛起,之前做了一點觀察紀錄,這次進入實作階段,首先就直接使用 Facebook Message Platform 做為開始。

策略對談:共享電動機車 WeMo Scooter 用 LINE 智慧租 ,為什麼堪稱智慧交通生活圈的重要里程碑?

LINE 與台灣智慧交通新創 WeMo Scooter 聯手,企圖在台灣的後疫情時代,實現移動力創造消費力的野心。這樣的策略合作,背後有哪些戰略思考?

Facebook Messenger 訊息自動消失功能,iOS 可能很快就有!

Twitter 帳號 @iOSAppChanges 在幾天前貼出一個在 iOS 上 Messenger App 有關「訊息消失」的螢幕截圖。從圖片中可以看到,用戶可以選擇關閉或開啟這項功能,甚至選擇要讓訊息幾分鐘後消失。

LINE 台灣技術總監:未來人人都能有鋼鐵人的 AI 管家

你有沒有玩過 LINE 的翻譯機器人?只要把它加入聊天室,就會自動幫你翻譯對話內容,其實這就是一種聊天機器人( bot),利用類似概念,未來的聊天機器人將結合更多服務,變得更聰明,甚至能包辦生活大小事,就像藏身聊天室的小管家一樣。

了解需求才能一起成就更好的事: 微程式如何從 0 到 1成為產業與使用者間的橋樑

當物聯網變成「萬物聯網」:硬體產業極欲創新,使用者也會篩選最符合需求的服務。微程式資訊成立使用者研究團隊和導入「敏捷開發」模式,以軟硬體垂直整合實力接駁產業與使用者之間的距離。

人民只能用IE報稅,政府官員只會用LINE溝通?

準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向媒體表示,新內閣已經成立了LINE群組,用來強化內閣團隊的溝通。當然,這並不是什麼創意之舉,柯文哲的台北市政府團隊就已經使用LINE作為溝通工具將近一年半了,新內閣也就只是跟隨其腳步而已。但是,對於國家層級的內閣團隊,LINE真的是一個好的溝通平台嗎?

前 Evernote CEO 轉行當創投,首次投資就看好 Bot 發展潛力!

這位前獨角獸公司的 CEO 預言 Bot 的影響力將超越App,並分析 Bot 如何興起,成為下一世代的主流平台。

【圖解】「全家友善食光」創新科技條碼技術,為你的荷包與環境保護創造雙贏局面

想幫助全球剩食問題的你有福了,在全球超商全家推出效期倒數7小時、鮮食打7折的「友善食光」機制,邀請消費者一同參與,反轉食品報廢問題。

程式碼露玄機!Facebook Messenger 擬將新增實體支付功能

Facebook 也要進軍實體支付了嗎?根據國外媒體報導,Facebook Messenger 已在 iOS 的程式碼透露出將新增支付功能的跡象!

聊天機器人Tay 上線一天就「學壞了」,成了一個種族歧視者

在歷經一天網友的「指導」之後,聊天機器人 Tay 成了一個口出穢言的種族主義者。這事件可能將讓人再次反思一件事:「我們到底該怎麼避免人工智慧為惡?」

資策會科法所「新創法律健身坊」系列創業法律課程,第一訓:股權規劃及募資實務

資策會科法所邀請到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的主持律師—黃沛聲律師於林口創新園區開設「新創法律健身坊第一訓:股權規劃及募資實務」課程,使創業者能更深入瞭解如何設計公司股權,以及經由良好的股權規劃吸引投資人。

即時通訊+軟體機器人 (Bots) 會是下一個大趨勢嗎?

人們已經習慣智慧型手機裡充滿 App ,為大家帶來各種服務的日子;但你有沒有想過在 App 之後,下個「大趨勢」會長什麼樣子?很可能就是即時通訊加上軟體機器人(Bots)了!

如何提高 App 在 Google Play 跟 App Store 的能見度?

對 App 開發者與廠商來說,優秀的內容與服務確實才是軟體的「硬道理」,但若有得宜的行銷或曝光策略搭配,可謂如虎添翼。而「衝榜」就成了 App 開發者與廠商不得不了解的策略知識之一。本文將從作者本身製作 App 的實例出發,跟讀者分享「衝榜」其中的要訣。

介於理性與感性之間──科技x藝術,看似相斥但卻能激盪更大創造動能

過往需要藝術家在腦海中構思創作,進而透過雙手繪製的畫作,目前已經能夠藉由電腦以深度學習方式模擬人腦思考,短時間內即可產生全新作品。 不過,相較科技技術的進步造成眾多市場領域人才恐慌,深怕自己無形中可能就被機器取代,藝術家們對於科技雖然也有所批判,但似乎更願意接受科技所帶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