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 新紀元】GagaOOLala:同志作為一種分眾市場,是最好的國際語言

自製專題

評論
INSIDE/Mia 攝影編修
INSIDE/Mia 攝影編修
評論

專注於同志與性別友善內容的台灣影音平台 GagaOOLala 在 5 月份開放了全球使用者 400 多部影音線上看,搭上疫情宅經濟讓觀眾蜂擁入串流平台,同時也藉由同志影音的利基市場,將台灣性別友善的價值推送到世界。另一方面,GagaOOLala 母集團杰德影音旗下擁有眾多國內外影音品牌代理以及網路頻道,又有自製內容的經驗與能力,更讓他們從一開始就具與國際接軌的心態與基礎,是台灣本土眾多影音平台走向世界非常值得觀察的案例。

這次 INSIDE 訪問到杰德影音執行長林志杰,來和我們分享 GagaOOLala 平台與影音串流產業面對疫情、自製內容現況,以及將來台灣相關法規環境的觀察。

疫情帶動宅經濟

GagaOOLala 在 5 月宣布開放全球付費收看,林志杰分享,其中最關注的地區就屬南亞和東南亞市場,這些市場整體經濟受到疫情衝擊,不少地區有封鎖措施降低非必要外出,在家的時間變長,因此觀看和付費數都有明顯的提升,註冊會員的國家從 21 增加到 146 個。

其中讓他驚訝的是菲律賓。這個人口眾多的潛力市場原本因網路基礎建設不穩加上手機市場以中低階為主,很難在外用行動裝置觀看串流影音,GagaOOLala 初期觀看和付費使用者的比率大約僅 100:1。

但在疫情之下讓許多觀眾只能留在家中,家用網路穩定又可以用大螢幕觀看,而且觀劇時間長,讓用戶開始找尋新的平台;這就讓 GagaOOLala 在菲律賓的付費用戶暴增,而菲律賓當地或其他許多亞洲地區沒有類似的同志專屬影音平台。

這段時間的用戶增長讓林志杰更確信同志作為內容的市場動能,而且成功跟去年通過同志婚姻專法的台灣結合起來,對其他國家打造出相對來說對性別更加友善,更適合作為同志內容輸出基地之印象。另一方面對於美國、澳洲這類已經有同志內容的國家,林志杰也自認為,還沒看到影片深度與廣度能與 GagaOOLala 並駕齊驅的平台。

不過疫情對影音串流平台一定是利多嗎?林志杰倒認為,像 Netflix 等體質好的平台會爆發成長,但體質較弱的平台會在競爭下加速倒閉。

內容策略

面對自製內容,GagaOOLala 分享大致可以分為自己啟動、或是由外部原創者接洽兩種模式。通常外部團隊會來尋求合作,是已經有劇本甚至快要拍完,但缺乏播映通路、行銷資源與資金的情況下,這時 GagaOOLala 就能以集團資源協助,以換取大量最新原創影片放映,並且結合之前管理大量影音的經驗,在早期就找出觀眾會喜愛的題材。

因為 GagaOOLala 在台灣有地利之便,一開始是與台灣製作團隊合作較多,不過隨著展開全球市場,現在也已經有跨國合作,比如投資泰國團隊的《戀愛完成式 2》也已經於泰國當地戲院上映,另外接下來還有和菲律賓導演加上台灣團隊共同創作的新劇,講的是疫情下的 6 段男同志關係發展。林志杰舉例,像這樣的題材雖然是台菲共同創作,但疫情影響力遍及全球,也是不論哪個國家的使用者都能有共感的作品。

GagaOOLala 與外部團隊合作案例後期參與會多於前期開發,畢竟發起案子耗時耗力,數量佔比自然較少。

若要自行製作,其實杰德影音也有自己的 studio。林志杰分享,集團從同志內容製作、到通路 GagaOOLala,再來行銷還有 Gaga 台、Lala 台等自媒體協助傳播,有一套相當完整的供應鏈。

至於找外部團隊或開發新題材,GagaOOLala 會考量團隊配合度、預測企劃會不會紅,或者搭配平台策略,比如短期策略要專攻英語系國家就會多投資一些英語發音作品、想平衡使用者比例而加強投資女同志內容等。

GagaOOLala 也會用數據來輔助內容製作,但並非像 Netflix 那樣用來設定劇情高潮出現時機,而是用數據來找出導演、創作的強項,以及觀眾對什麼樣的故事有共鳴,要找誰、投入多少錢來開發等。

台灣內容推廣與合作

要推廣台灣影音內容,林志杰同意把台灣內容集中放在一個大平台的確是一種做法。或者也可以作分眾平台單點突破,不一定要全做成綜合平台,或脫離商業限制借助公共性質媒體作為台灣內容輸出通路。再不然,也許可以更廣地考慮在國與國之間結盟合作,借助國際力量來面對全球化影音市場,這樣多元的分進合擊也許能成功在某個面向幫助到台灣內容產業。

在自製內容上面 GagaOOLala 也沿襲合作概念,不同於個平台自製內容來搶獨家播映,GagaOOLala 則是打算將來可以將自製內容在更多平台上線,拓展收視廣度,也是因其內容獨特性延伸而來與綜合型平台截然不同的策略。

天使放大:群眾募資影音可行嗎?

林志杰提到,綜觀整個文化產業,群眾募資模式其實不少,他舉例前陣子的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初期就有啟動群眾募資。而群眾募資像直播打賞、Patreon 付費訂閱,都是一種粉絲經濟,透過粉絲贊助來做一些回饋,這種模式愈來愈主流,也可以進一步拓寬全球的粉絲。

在影劇應用上,林志杰認為「續集」就是特別適合群募的一種類型,除了製作團隊可以觀察粉絲的喜好,紛絲也可以感覺貢獻了一份心力去支持作品,他認為是很有潛力的模式。

OTT 專法參考電視頻道

針對 7 月預計草案出爐的 OTT 專法,林志杰強調他對法規實在不是強項,也只能分享杰德影音代理國外電視頻道的經驗。

杰德代理多家海外頻道,如探索、國家地理頻道等,比較多人觀看的頻道管制會比較多,而為兼顧多元化較小眾而缺乏資源的如爆笑頻道 Comedy Central 就較少要求。基本上不論頻道大小都會要求落地執照,不過小頻道就沒有硬性要求台灣在地內容比例。

套用到影音串流平台,也許對比較大型、台灣使用者有貢獻一定收入的平台可以要求投資台灣內容產業,讓影視生態有良性的循環。不過太過嚴苛的話,對於在地平台出海或是國際合作的空間也有可能會被壓縮。

不過林志杰也觀察到一些實行上的困難,他舉例歐盟對 OTT 平台要求至少三成內容來自當地,Netflix 也因此在馬德里設有拍攝中心,不過台灣人口籌碼相對歐盟少,自製內容也沒這麼龐大。

林志杰認為管制重點在營造公平健康的環境,比如過去透過教育台灣消費者,讓電影盜錄、偷接電視線的行為降低。方向上還是希望政府以自我管理為原則,並且定義可以明確遵守的規範,鼓勵深耕這個土地的文化產業才是重點。否則 Facebook、YouTube 等 UGC 平台在影片的收入與觀看數絕對是超過台灣的平台,更嚴格的規範也可能讓台灣業者面臨更艱困的阻礙。

最後他也坦承,私心希望政府能協助像 GagaOOLala 這些已經有能力網外的 OTT 平台業者,也許就能成為台灣內容國家隊的助力。

核稿編輯:Chris

專題報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