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4. 廣播主持人陳思安:聲音媒體沒有輸,陪伴感是強項!

自製專題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 劉瑜楷攝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 劉瑜楷攝
評論

專題【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4,傳統廣播篇。

對比傳統與數位傳播產業,不是要看到「血流成河」,也不是要放上批鬥台看孰強孰弱。而是從生態系的角度,討論當網際網路成為現代人的必需品後,如何衝擊且改變整個台灣傳播界的體系。我們從廣告、廣播、新聞三個面向,觀察傳統媒體圈與網路圈的因應對策。傳統媒體如何數位轉型,或是找到新機會點?而網路媒體又如何應戰這個大航海時代?媒體本質又將如何被顛覆?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台北人應該不陌生,從 1950 年代成立的正聲廣播電台,已經陪伴民眾走過七十個年頭了。不只以聲音成為人民日常生活中的調味料,也培養出不少紅極一時的偶像歌手,對台灣娛樂界有不少貢獻。

這次,編輯來到位於台北車站附近的電台本部。不像 INSIDE 之前參訪過的許多新創公司,鍾情於年輕人喜愛、IG 打卡感的辦公室布置,正聲沉穩的色調與木質佈置,給人猶如穿越時空之感。而今天的主角陳思安穿著紅白條紋與牛仔吊帶褲,一絲活潑的年輕氣息和空間形成一股強烈對比。

不到三十歲的電台主持人陳思安,是怎麼看老字號的大眾媒體「廣播電台」?她身處的時代背景又能提供讀者甚麼觀察呢?隨著思安沉穩的嗓音,帶領編輯一步一步開廣播電台的神秘面紗......

LOGO
正聲廣播公司的門口 Logo。

作為【廣播】生態系的對照,想瞭解網路聲音新勢力 Podcaster 的日常?請閱讀:【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3. 敏迪:Podcaster 全職創作越自由,就必須越克己

廣播是初戀,也是一生摯愛

今年不到三十歲的陳思安,綽號三三,是正聲廣播公司的節目部成員,也是《十時好心情》、《幸福藏寶圖》的主持人,近年開始將觸角伸進 Podcast 領域,主持《三三來遲》,在 2018 年以節目《幸福藏寶圖》拿下第 53 屆廣播金鐘獎社區節目獎獎座。

原本唸國企系的她,在大學時期參與校內的廣播社團後,就此愛上了聲音的魅力,成為廣播人。在大學的實習機會中,她到了現在的公司擔任為期一個月的暑期實習生,又在大四時被公司召回擔任大夜班的節目主持人。大夜班的時段是晚上 11 點到早上 8 點,而且思安的學校在台南,因此充滿拚勁的她維持了長達半年的通勤生活:下午上完課後趕回台北上大夜班,8 點下班馬上衝去搭高鐵、在車上補眠,中午到台南後再趕去學校上課。這樣日夜顛倒的生活,令人不得不佩服思安的行動力與毅力。

從大學時期到現在,思安在正聲廣播電台服務多年,雖然之後因為網友的表特版爆掛,讓她誤打誤撞開始經營 Instagram、浪 Live 直播,成為小有名氣的網路紅人,但她堅定地說,未來仍會堅持「聲音」這條路,做一輩子的「廣播人」。

還有紅利嗎?傳統廣播生態大剖析

只用聲音跟聽眾空中相見的廣播主持人,通常都蒙上一層神秘感。而今天思安則很直率地和編輯坦露廣播主持人的 daily routine。

廣播人的一日作息與節目製程

正聲廣播電台規定是八點半是上班時間,到了公司後會協助早上的節目現場控音,下午則蒐集今天節目資料、新聞,並且安排訪談。當然,也會進行節目的錄製。特別的是,有些廣播電台的主持人像「接案制」,主持完節目就可以瀟灑走人,但正聲的主持人和正職員工無異,除了要錄音之外,也必須做前置企劃工作、行政工作,甚至還要協助接客服電話、寫政府公文。

雖然事情比較繁瑣,但老字號電台相對穩定,有不少員工從年輕做到退休都沒有換過工作,看中廣播產業有趣又穩定的二元特性。

聊到一個節目如何成形?其實就跟商場上千篇一律的 SOP 一樣,不外乎就是找到聽眾客群,再來就是蒐集靈感、撰寫成企畫書,通過長官的審視後,即可錄製節目、送出。以思安的帶狀節目《十時好心情》為例,晚上十點的情境可能是上班族加班的回家路上,也可能是家庭主婦忙裡偷閒的休息時光,因此在節目定位上會偏向輕鬆、生活型的話題,「不要讓他們感覺到太多壓力」。有時,也會找專業人士一起上節目聊議題,補足本身涉略範圍缺乏的知識領域,讓節目更添層次。

在專業產製上,思安也會放歌、廣告片段的 timing。例如一小時的節目通常會分三段,20 分鐘放一次歌或 30 秒的廣告,歌與廣告也要選得和主題契合,才能環環相扣。

在節目結束後的成效評估上,因為廣播媒介上的受限,因此和數位媒體比起來還是較緩慢。正聲電台與外部的專業數據團隊合作,每半年會檢驗一次收聽數據的調查。另外,就是從業配節目的電話接聽數、Facebook 粉絲專頁的留言互動數,來得到聽眾方面的反饋。

工作環境
正聲廣播電台的工作空間。

廣播的變現能力

聊到廣播電台如何變現,思安認為比起現在流行的 Podcast,廣播電台的商業模式仍舊相對成熟、穩定。最主要的營收還是來自節目檔期、時段所賣出去的廣告或置入收益,客戶以財經類企業,如股市公司,或是生活保健用品,甚至是整形或中醫領域的私人診所,也是廣告電台的「常客」。主要會想要在節目中置入的品牌,大多還是與廣播受眾——中、高年齡層的銀髮族契合。

除此之外,正聲廣播電台也會接下一些相關的衛星工作,例如線下活動主持人、配音等工作,給旗下的電台主持人們「斜槓」經營。因此除了廣播的收益外,正聲也有來自線下活動、配音企劃等多元的營收,將電台主持人的可能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廣播人怎麼看台灣聲音媒體市場?

雖然很多人看衰傳統廣播產業,認為「已經沒有人在聽了」,但思安認為:

「聽的人還是很多,只是不是說這些話的年齡層罷了。」

不可否認,廣播已經慢慢走向中高齡化的階段,聽眾很大一部份是退休後的長青族。另外,少用智慧型手機的弱勢族群,例如視障族群或是低收入戶等,可能因為自身的原因只能使用收音機來接收外界資訊,這些人在日常中也很依賴廣播。廣播門檻低,幾乎沒有年齡限制,還是在社會的各個角落陪伴那些需要聲音的人們。

沒錯,廣播有穩定的收聽眾,但在競爭如此激烈的百花爭鳴時代,數位化轉型與多角化經營仍舊是必要的。舉凡前幾年就開始經營的社群媒體,以及推出即時收聽節目的手機 APP 外,思安的 Podcast 節目其實也是公司先推動的企劃,希望可以用不同媒介與年輕世代接軌。 另外也有廣告配音、卡通、節目配音等工作,多元化的經營策略,讓思安認為「廣播媒體一直以來其實都沒有輸」。

既是廣播人也是 Podcaster,思安對 Podcast 有何觀察?

電台畢竟還是傳統媒體,因此受到許多廣電法律的限制,例如不能觸犯法條、NCC 定期抽查等,但 Podcast 目前沒有明確的法律規範,所以自由度相當地高,深受年輕人喜愛。可是這樣近用性高、人人有麥克風就可錄的特點,也讓思安覺得現今的 Podcast 節目品質「參差不齊」,在節目內容與製作品質上,與傳統廣播節目相比仍有落差。畢竟傳統廣播電台的器材與人員都受過專業訓練,和素人相比一定有差距。

另外,Podcast 作為新興聲音媒體,雖然已經慢慢形成廣告與經紀生態,但不是每一位 Podcaster 都賺得到錢,台灣有七千多個 Podcast 節目,但很有可能只有排行榜上的前幾名有穩定收入。因此在商業模式這點相比,Podcast 還有一大段的變現摸索期。

Podcast 是現代人新寵,在收聽習慣上相當精緻化效率化,很可能只會收聽閱聽人熟悉或有興趣的特定節目,比較難去嘗試自己完全陌生的節目。但廣播電台一旦培養起死忠收聽眾,很有可能一整天就在工作地點都只播這一台的節目,從早聽到晚,吸收的知識範圍廣度較大,對於「陪伴」的影響與作用力較強,這也成為廣播電台與 Podcast 在定位上有所不同之處。

因為 Podcast 是年輕人市場,思安坦言在錄 Podcast 時會比較隨心所欲、自由自在,「說話可以比較放鬆」,但在當正聲的主持人時,會刻意想維持專業形象,給銀髮族的受眾沉穩的感覺。

Clubhouse 崛起,是聲音媒體的新威脅嗎?

根據思安的觀察,Clubhouse 比較像是一時的熱度,恐怕難以成為對抗廣播電台、Podcast 的新猛獸。因為 Clubhouse 比 Podcast 門檻更高,不僅要有智慧型手機,更需要 iOS 系統才能使用,很多人都被擋在門外,國民度不高。此外,房間的資料不會留存,這也讓變現困難程度提高,廠商願意投入的門檻高。最近 Clubhouse 明顯的熱度下降,也印證思安的觀察。

其實聲音媒介本來就有很多新興平台,除了 Clubhouse 之外,思安也有在浪 LIVE 聲播擔任主播,聲播也是只有聲音的形式,可以即時性留言,也可以讓網友「上麥」說話,更有完整的「抖內」功能,也成了三三經營個人品牌的分眾管道。

解構聲音愛好者「陳思安」...

DSC01927
Photo Credit: 劉瑜楷攝

陳思安,台北人,節目中的綽號叫做「三三」。最喜歡這份工作的地方在於訪談的時間,全神貫注與來賓聊天的那一小時中,專注在交流的當下,對她來說是非常美好的。她認為,廣播人作為大眾媒體,有一定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要對聽眾的耳朵與心靈負責。因此在選歌的時候,她往往會有開放性的歌單選擇,不侷限住聽眾的音樂審美。在與來賓訪談時,也視自己為「媒介」,以中立的態度、口齒清晰的穩健台風,帶出來賓的厲害之處,並且給予聽眾更多的思辨性。

至於最討厭自己工作的地方,她認為「跟節目無關的都受不了」!舉凡寫公文、給政府發函等行政作業,對思安而言相對較無聊。

談到未來是否有離開正聲的可能性,思安認為未來怎樣都很難說,但她非常確定一件事:

「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聲音媒體!」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