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101:為什麼那麼多術語?

TWIGF 未來還有很長的路可走,我想可以好很多才是。
評論
評論

作者 T.h. Schee,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原文刊登於 讓更多人了解網路治理的議題 ,這顯然是接下來一年的該問的問題之一,但這就進入了下一個應該正視的問題。

偷懶當方便,誤將臉書當公共平台?

不少核心成員參與國際網路事務的經驗相當豐富,但在高談關鍵數位包容議題時,例如近用(accessibility),公開(public)議題等,卻仍「沈醉」「耽溺」在使用臉書作為討論平台,更甚者還使用必須需要登入臉書帳號的直播解決方案。

我基本上是願意相信絕大多數的人是知道臉書是封閉平台,但在理想性仍極高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後簡稱 TWIGF),不只沒有刻意(deliberate)鼓勵使用其他公開網路作為參與的管道,核心成員更是「變本加厲」使用臉書,這是非常說不過去的。

歸咎其因,可說是「方便」兩字罷了。我想這和其他許多未開發國家,或是網路基礎建設貧乏而「被迫」採取臉書作為公共園地的國家的「窘態」是如出一徹,這和本國資深公民好傳「長輩圖」的社會現象其實可以做個完美類比。

若核心參與者對於政府公開鼓勵使用各種通訊軟體討論公共議題普遍持相當反對的態度,那麼為什麼積極使用臉書作為 TWIGF 的主要溝通管道,就是說得過去的?這是 public engagement?為什麼只願意使用封閉的臉書?不知道把個人生活(私事)和公共事務(公事或公務)混在一起,是很糟糕的事嗎?

難道這就是「亞洲特色」:社會的運作就是靠關係,所以複製社會關係集大成的臉書,也就恰當合理的成為了靠「關係」來作為公共參與的優選?

TWIGF 未來還有很長的路可走,我想可以好很多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