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遇人才

「這十多年來,產業界、學術界給了頂尖科技人才什麼樣的機會和資源?」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登於台灣大學資工系副教授 洪士灝的 Facebook 網誌 ,Inside 獲授權轉載。

好朋友黃博士在中國開公司,前天來台北參加 COMPUTEX,順道找我吃晚飯聊天。他說在南港展覽館逛來逛去,絕大多數都是硬體產品,不像他們在中國的業界,這年頭要做軟體才是王道。

黃博士畢業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做高效能運算的研究,在 2000 年與我同時加入 Sun 的同一個團隊,每天共乘上下班,車上無話不說。他在 2004 年轉到 Intel,幾年後到北京擔任 EMC 的技術長,隨後自己開公司研發企業級儲存系統,主要是做軟體,硬體則由台灣廠代工。幾年下來,公司已超過 70 人,開始產品也上軌道,開始賺錢了。

餐敘中他一直遊說我,說中國重金禮聘人才。如果我願意去的話,機會多得很,何必蹲在台灣?還舉了我們的共同朋友為例,台灣某國立大學的 C 教授,前年提早退休後到中國發展得很不錯呢!

這幾年常有人問我有沒有興趣去業界,有的用錢來吸引我,有的用願景,有的用激將法。我總半開玩笑地說,再看看吧!當年台灣栽培我 16 年,我如果教滿 16 年,就兩不相欠,心安理得。

他聽我這樣說,也笑笑說,那麼就設法把一些研發工作送來給我做,因為一來在中國要跟一線大廠搶人才很難,二來中國的人才要價不斐,台灣研發人力的 CP 值超高的。這已經是我第 N 次聽到這樣的說法,我只能苦笑。

算算,今年已經是我回國教書的第 13 年。學術研究還行,業界功夫沒有荒廢,思想沒有被同化,算是還過得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過沒必要比,對得起自己就行了。

如果以實驗精神,拿黃博士與我離開 Sun 之後的境遇來對照,可以看到太多這些年來台灣與中國的不同之處。我們先不要談什麼狼性,光是看國家對待所謂的頂尖科技人才的作法,就可以看到極大的差異。

這陣子業界朋友一直要我幫忙找頂尖科技人才,學界長官要我幫忙想想如何培育業界需要的菁英人才,但是找了找、想了想,都頗難的,因為人才培育是長期性的。我很想問一句話:

「這十多年來,產業界、學術界給了頂尖科技人才什麼樣的機會和資源?」

如果有的話,就不會搞到今天這個地步。 如果有機會和資源,加上一堆成功的故事,我們不必多講,人才會自己跑過來,學生會努力讓自己成為人才。 然而這些年來從美國回台大任教,因為水土不服而離開回美國的人還真不少;回國創業的也有,但如果不是基於和台灣的淵源和情感,恐怕其中有不少人會選擇在其他地方創業。

中國在 2008 年啟動所謂的「千人計畫」,迄今已經引入 6000 位海外高端人才。以上提到的黃博士、C 教授都是千人計畫所認可的高端人才,不只是給錢讓他們各自發展,千人計畫的重點在於建立促進國家發展的平台。換句話說,要讓這幾千人的力量匯聚和發揮出來,才有辦法遂行改革、創新。如果把他們分散各地去幫老闆做事,恐怕只會被各個擊破,成不了事。

反觀台灣在國家發展上的作法,從國發會到產業聯盟,拿著麥克風的,如果不是資深大老,就是敢講敢衝敢撞的年輕人。那些歸國學人也好,本土的菁英也好,這些年為公司賣肝賣命,或是在學術象牙塔裡慢慢爬階梯,不是他們對國家大事不關心,而是國家大事不需要、也沒有他們置喙和用武之地。

有人慫恿我出來做點事情,我說很抱歉,我有自知之明,學術成就不傑出,也沒什麼產業績效,何況上面大老那麼多,坊間酸民憤青更是難搞,出來大概也只會變成砲灰。

話說,人家重金禮聘幾千位高端人才來發展國家,我們寄望一夕變天,似乎也太過天真了。

我不是說要政府倣效中國搞千人計畫,只是指出人才荒和轉型困難,原因之一是產官學長期缺乏有效吸引和運用人才的作法。有位學長去年願意回國幫某公司效力,原因是該公司展現改革決心,把高層管理團隊全部換血,他很清楚,即使個人再厲害,單打獨鬥還是不行的。

政府似乎也有想換血的動作,上個月參加教育部會議時,長官說上頭交代要儘量找五十歲以下的教授們來主持計劃,我想這是正確的方向,而且正好可以不麻煩我這個滿五十歲的老人 :)

只是說,要怎麼找到對的人來做對的事呢? That's the million dollar question。

我想,無論怎麼做,要先有禮遇人才的心態和作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