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EATS 外送員訓練出包,女星訂餐後個資遭外洩!

更簡單一點講:那種老闆、雇主原本要耳提面命,萬分重要的工作原則,在 Uber 或 Airbnb 中都化作成了那些你往往審略,字又多又小的「隱私機制」。
評論
REUTERS/Neil Hall
REUTERS/Neil Hall
評論

根據 國內媒體報導 ,曾是《大學生了沒》班底的藝人蘿莉塔在使用 UberEATS 送餐之後,外送員居然將其住址個資公布至 491 名成員之外送員 Line 群組內;不僅如此,還被該名外送員譏笑:「可憐,在家沒通告,哈哈!」事後對話被蘿莉塔的粉絲截圖,透過 Facebook 傳給她,蘿莉塔也決定委託律師後續處理。後續官方表示,這名外送員已經違反了 UberEATS 的隱私規範,馬上跟這名外送員停止合作,並且贈送 1000 元的 Uber 點數給蘿莉塔作為補償。

看到這裡,你一定覺得很憤怒: 為什麼一個科技網路服務,連最基本的個資保護都做不好呢? 不過,先別急著一昧謾罵 Uber。這裡有兩個點可以做進一步分析:1. 像 Uber 這種媒合型服務,到底該怎麼教育「合作夥伴」?(照他們宣稱的不是員工)2.LINE 算不算公開場合?又構不構成毀謗?

首先跟 foodPanda 正式聘用外送員為員工不一樣,Uber 與 UberEATS 都是打著「共享經濟」的旗號招募「合作夥伴」(其實用按需經濟 on-demand economy 會更精確一點)。這裡先不提 Uber 避開當雇主是不是想節稅省成本的問題, 但這起事件剛好點出了按需經濟或按需服務的一個環節大問題:教育。

當然 Uber 或 Airbnb 都有個資保護機制白紙黑字寫在合作條款裡,事實上,好一點的按需服務,像國內的潔客幫會有一套完整的培訓過程去教育合作人員;不過,像 Uber 或 Airbnb 這種版圖遍佈全球,擴張快速的國際型按需服務,往往為了市場擴張速度、成本考量,確保服務品質最倚賴的手段並非培訓而是評分制。對,對遵守規範的司機或合作對象們,顧客的評分就是天條;但「只有評分」跟真正的職場比起來,少了很多像是員工教育、同儕間相互協助提醒等細微卻有效的團體機制協助司機與外送員保持其服務品質。 更簡單一點講:那種老闆、雇主原本要耳提面命,萬分重要的工作原則,在 Uber 或 Airbnb 中都化作成了那些你往往審略,字又多又小的「隱私機制」。

第二個則是 LINE 群組的問題。從媒體報導揭露的資訊看起來,這個 UberEATS 外送員群組是由 Uber 官方主動設立,用以管理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那 Uber 問題更大條了);但在 LINE 群組上這樣公開把顧客的住址大辣辣講出來並取笑之,事實上很可能已觸犯了刑法的公然侮辱罪。根據 屏東地方法院的案例 ,只要侮辱行為被不特定人或特定多數人被了解就算「公然」,21 人的 LINE 群組都算公然了,UberEATS 491 人的群組當然也算!

那 Uber 到底該不該為其負擔法律責任呢?當然在現在官方宣稱之夥伴關係下,是「無法可管」狀態去要求 Uber 負法律責任,這也是 Uber 長久以來被詬病的一個地方;但在這之外,更重要是一間身為全世界估值最高的科技服務公司,Uber 儼然對服務品質的控管機制太過單薄,也太過疏忽,這是另一個更根本的核心問題。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Operations Specialist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iOS工程師

Omlet Arcade 美商歐姆雷特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