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打破舊硬體思維!立委余宛如將大修《產業創新條例》

現在「釀酒」可說是非常受到矚目的新興行業,而要釀出好酒,設廠時就必須注重環境與水質是否夠清淨,但依照現有相關規定,居然要設在工業區內才有優惠!同時這也反應產創條例舊法都還停留在大量製造、出口的思維。
評論
評論

台灣有不少關於協助產業升級的法律或辦法,但位階最高,規模最大、影響範圍也最廣的,就得數《產業創新條例》;當初是用來代替舊有的「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為延續許多租稅優惠政策所新訂定的替代方案。但如果細數當中條款,可以發現 整套法律的邏輯都還是依據製造業為前提而設計的,無論在數位經濟、網路科技或投資金融等方面都無法有效涵蓋,也間接阻礙了目前台灣網路與科技產業發展

以相當關心新創產業的余宛如為首,協同同黨鍾佳濱、賴瑞隆等立委發起了修正《產業創新條例》公聽會,他們認為目前的《產業創新條例》與相關法令非常殘缺不全,而且零落分散於各作用法之中;在缺乏一統的主管機關主持之下,《產業創新條例》可說先天不濟後天失調,無法完全發揮其協助產業升級的作用。尤其這六年之間,全球產業也發生了極劇烈的巨變,例如 2016 年全球前五大金融科技公司就有四家來自中國,這五家公司在六年前產創條例立法時都不存在,其經營型態是當時立法者無法想像的,更不可能透過條文設計,營造出一個適於國內產業發展出類似公司的環境。

ssfixing002
▲ 主辦這次公聽會的三位立委

因此余宛如參照英國、新加坡目前相關之產業獎勵措,提出了自己版本的《產業創新條例》修正草案。其中有兩大特色: 一、從小到大,新增天使投資、私募資金(PE)等投資優惠措施。二、打破過去製造出口思維與負面表列原則,積極將網路、科技、中小企業納入稅賦範圍

今天召開公聽會,討論的重點如下:

  1. 產創條例必須重新規劃其設計及精神以符合時代需求。但是創新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主管機關該如何為創新下一組操作性的定義?又該怎麼操作?
  2. 產業創新政策趨向負面表列方式,我國法制實務中,有負面表列之實,卻無負面表列入法之前例;也無透過政策架構(Framework)或指導綱領(Guideline)直接影響政事的前例,但這卻最適合新創發生的政策環境,請問法律該如何調適,以利新創發展。
  3. 產業創新已非經由國家考試取得任用資格之公務員所能勝任,公部門宜釋權給民間,培養民間自主管理之能量。政府在高度管理與低度管理間,在行政上與政策手段該如何訂配套措施,提升政府施政效能?如何解決政府機關追求施政 KPI 的困境?
  4. 未來如開放天使投資、創業投資、私募投資,其性質為何?其主管機關為何?應如何管制始能在保障投資人權益及達成促進新創二目標之間維持平衡?

會計師公會代表劉嘉松就對其中的第三、四點有意見,因為不管創業者、VC 或是相關單位,有不同的角色就有不同創新的定義,政府本身也很難有效管理高技術人才,所以可以授權給會計師公會跟其他公協會,培養相關評估機制即可。而律師公會代表傅馨儀則認為,《產業創新條例》作為母法可盡量開放,但控管部分就由子法好好管理。

創投公會蘇拾忠秘書長則認為, 台灣目前沒有所謂正式的「天使投資業」類別。其實台灣創投很多,他們也會積極去投三年內有一定成績的新創公司,但真正會投公司發展一年內的天使投資人卻很少,例如現在網路業愛情公寓已經成功掛牌,但在當初初創期一連找過 20 幾個創投都沒成功 。因此他大膽建議余宛如版本新增的產創條例第 32-4 條,放寬「投資未滿三年之新創可減免年度所得總額,三百萬為限」的範圍,一方面改為「投資未滿一年」,另一方面投資減免額度可達一、兩千萬。

ssfixing004
▲ 創投公會秘書長蘇拾忠

他也之後補充,私募資金(PE)在實務上並非天使也不是創投,按照其規模,應該投資在舊有大型產業促進產業升級;在主管機關也應該跟創投、天使投資人有所區分。

而資誠會計師事務所許祺昌則是點出,原先產創條例為避免浮濫情形採「雙重把關」,像研究發展就先由經濟部工業局審核第一關,再由國稅局把關後續的稅務部分;但他指出在 2000 年當時為了避免 Y2K 危機可能發生,針對電腦相關業者特別減免過一次稅務,但當時審核資格就是交給具技術能力的財團法人把關;而現在也可以採用類似做法,把是否能 減免租稅的審定權交由第三方機構決定 。另外他認為在現實下,台灣還是技術輸入國,相關條款確實在購買外國技術部分有免課的優惠;但問題是「僅限用於生產」,未來可將台灣所擅長的「再研發提升」,考量進免課優惠範圍。

國家實驗研究院李慧芳博士則是針對第一點「什麼是創新」給予建議,她認為, 政府不能漫談創新,而是要鎖定能實質把新想法變成產品、服務,而且市場與消費者願意買單的過程;基礎研究也應該要與應用研究相輔相成,以凸顯其價值。

另外也有許多人建議,修法也需注意是否真能符合新型態經濟的需求,例如中經院黃勢璋副所長就舉例,現在「釀酒」可說是非常受到矚目的新興行業,而要釀出好酒,設廠時就必須注重環境與水質是否夠清淨,但依照現有相關規定,居然要設在工業區內才有優惠!同時這也反應產創條例舊法都還停留在大量製造、出口的思維。

最後余宛如強調將力推這次產創條例修法成功,並請與會的各政府部評估未來若修法通過時,可參考 OECD 會員國的最新政策趨勢擬定相關子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