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看門狗 2》回推現實,有哪些科技值得我們審思?

《看門狗 2》用戲謔與惡搞方式,揭露了很多科技業與矽谷的真實面;但在遊戲之外,這些科技又為我們的真實生活帶來什麼隱憂?
評論
評論

《看門狗 2》劇情中最令人恐懼的存在,莫過於可以收集大眾一切資料的城市中央控制系統「ctOS」;它串連起所以監視、保全與大眾運輸系統,透過這些資料來打造更有效率的城市,但也將所有市民的資料列檔並隨時監控,甚至濫用大數據與演算法做預測性分析,徹底侵犯每位市民的隱私與自由。

最接近《看門狗 2》遊戲的智慧城市:哥本哈根

那麼在現實中是否有這樣的城市與系統? 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可能是最接近標準答案的存在 。丹麥本身就是歐盟數位社會經濟指數最高的國家,從出生、就學,購物醫療甚至到申辦政府服務,丹麥人大多數的行為已徹底的數位化跟紀錄化;而首都哥本哈根今年才宣布將針對全市市政,啟用世界上第一個 都市大數據交易平台 ,將徹底實現全城數據的採集、整合與共享。

這個平台由哥本哈根市政府與日立(就是冷氣那個)聯合開發,將首次嘗試合併公共數據與企業和公民私人數據(但是自願提供)。包括使用人口、犯罪率原有的統計數據,與空氣品質監測、能源消費、交通流量等透過各種感應器所收集的數據,進一步強化整個城市的機能。

Cycle counter
▲哥本哈根的智慧自行車系統,Photo Credit: James Cridland

談到智慧城市,該市最聞名的例子就是投入 6000 萬克朗(約 2 億 9763 萬台幣)打造的智慧紅綠燈系統,可依照路況即時自動變換號誌,為全市交通效率提升了 5% ~ 20%;但為了要讓紅綠燈變得「完全自動化」,需要非常多的藍芽感應器算路上人流、攝影機監控路況,甚至也要仰賴每台公車 GPS 定位系統才得以發揮。市民也能透過智慧型手機,隨時計算他們的交通時間、能量消耗量甚至到碳足跡。

不過比較可以讓人放心的是,該平台並非像 ctOS 一樣,是那種大一統的中央控制監視系統,只是較單純的開放數據網站(而且資料量也還在逐步累積中)。

我們的資料到底怎麼被網路巨頭使用?

雖然現實裡還沒有像「ctOS」那種資料從大眾到個人無所不包的中央系統,但也會讓人不禁好奇:像 Google、Facebook 這種世界量級的網路公司,到底怎麼使用我們的資料?我們真的會像遊戲一樣,隨時都受到這些公司的監視與擺佈嗎?

從某種角度來看,「如今你本人比你所產出的數據更無價值可言。」這句話非常寫實,原因在於這些大公司根本不需要知道你是誰,你叫什麼名字。他們要的,是你的行為資料。

INSIDE 先前「柯 P 洩學童個資給 Google」的系列文章剛好能很貼切說明,現今的網路巨頭究竟怎麼使用我們的資料。就在上個月,北市府爆發了洩學童個資給 Google 的疑雲,原因是北市府即將採用教育用的 Google 系統「G Suite for Education」。不過後來發現這是烏龍一場,Google 發出了正式聲明:「G Suite for Education 所提供的服務並不含廣告內容,而且不會搜集或使用學生的資料作為商業用途。在這個平台中,使用者才是資料的擁有者,而非 Google。」

對,從用戶服務條款和隱私權政策來看,Google 會徹底透過手機、Gmail、搜尋紀錄與 YouTube,收集你的裝置資訊(手機、電腦的硬體型號)、紀錄資訊(搜尋紀錄、IP 位址、cookie)與地理位置資訊,其收集資料的方法與手段確實無所不用其極。不過 重點在於資料「匿名化」,那些合作的廣告商或第三方不會知道你明確的名字,不知道你是誰,只知道你是一組代號,作為作為投放廣告或研究的依據。

googleidc004
▲Google 搜集我們資料的方法相當繁多,Photo Credit: Google

而且從商業模式來看,真的把你個資直接賣出去的風險太高了。Google 的核心商業模式是透過行為分析,將廣告投放給最適合的受眾,這個模式不用知道你的個資,只要知道你的行為就做得到。

要避免個資被濫用,就先從仔細閱得「數位合約」開始

那麼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個資被濫用?首先,你最該注意的是你自己在網路上的「公開個資」。像是 Facebook、Twitter、LinkedIn 到個人部落格,這些你願意主動放在網路上大家都看得的資訊,任何第三方都可輕易使用這些資料,透過人為分析或演算法推斷側寫出你是什麼樣的人。這方面有一部分責任還是在自己,那把要公開多少自己資訊的尺,得靠自己衡量;但更嚴重的,可能是另一個「被動」的部分。

我們在上面分享 Google 的情形作為案例,但很多問題可能出在那些比 Google 小很多,到你忽略其嚴重性而把權利交出去的網路服務上。 在 Ubisoft 自己影片中也有提及,約克大學的 Jonathan Obar 博士做了一個非常 著名的實驗 :他設計了一個有著超級誇張且冗長用戶服務條款和隱私權政策的求職假網站(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 點開連結去看看論文成果)。有多誇張呢?這裡列舉兩條:「使用者個資將提供給雇主與美國國家安全局」、「將無償放棄自己的第一個子女做為支付條件」

結果發現 有 74% 使用者直接跳過條款和政策,點選「快速加入」;而有看條款的那 26% 並沒有比較好,他們點擊「同意」的比例是 100%。發現了嗎?也許「不看服務條款和隱私權政策」可能是現代網路文化最大的危機之一。 影片中 Jonathan Obar 博士也說明,這項實驗表示服務條款和隱私權政策並沒有在社會上有效發揮它的作用,它那冗長、煩雜的設計,無法有效保障使用者們的隱私;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已觸碰到了民事法律中「合約精神」的界線。

pca
▲ 在安裝每個 APP 或使用網路服務前,你真會仔仔細細看完每條條文嗎?

換句話說,我們甚至需要凝聚更多的社會共識,或是使用更好的社會設計來解決這個大危機。而在這些出現之前,最好的防衛手段就是「仔細看完每條政策與條款」。仔細看完條款,然後仔細思考,自己是不是願意把這些資料與權力交給他人手上。

最後,講個惡名昭彰的真實故事結尾

《看門狗 2》在劇情元素上採用非常多的真實事件作為橋段,包括美國總統大選(預告片中可看到)。其他部分為了怕影響遊戲體驗就不多說,但這裡筆者想講一個真實存在,且惡名昭彰的故事(以下條段有透露劇情部分,若在意者請忽略閱讀)。

遊戲中非常前期有個支線任務,是要去駭一個號稱「全美最討厭的人」,哄抬白血病用藥價格,並熱愛 Rap 音樂的藥商。這是影射一位十分年輕,有「華爾街壞小孩」之稱的對沖基金經理 Martin Shkreli,他同時也是美國藥品公司「圖靈」的老闆。

REUTERS/Brendan McDermid
▲遊戲把真實存在的「最被全美討厭的人」Martin Shkreli 作為橋段,REUTERS/Brendan McDermid

那他真做了什麼壞事?他首先以 5,500 美元買下達拉匹林(Daraprim)的所有權,這種藥在 1950 年代一開始被發明時是弓漿蟲病用藥,但現在廣泛被免疫力較弱愛滋病患、癌症患者所使用。而在去年年中他一口氣把達拉匹林價格哄抬 55 倍,從 13.5 美元瘋狂漲到 750 美元!不僅如此,他當時甚至對自己哄抬藥品價格的作為十分得意。他曾對媒體針對這件事說過:「我比你能指出的任何人都更關心藥品科學。我愛這個產業,我愛科學,我把它奉為準繩。我知道我這樣做是在幫助患者,這就已經足夠了。」

當然他立刻遭到了媒體與大眾排山倒海的反撲。網路稱他「道德破產的反社會者」、「卑鄙小人」、「垃圾怪物」以及「集資本主義所有問題於一身的人」;媒體也揭露他事實上在 2011 年就曾做過一樣的事,當時成立 Retrophin 藥廠買下罕病藥物 Cystinuria 的所有權,並一口氣把定價調了 20 倍,從 1.5 美元漲到每顆 30 美元。

當然 Martin Shkreli 下場並沒有好到哪去,去年年底他因涉嫌誤導投資人實際獲利,遭到 FBI 逮捕並面臨詐欺等多項罪名。這段真實的故事某種程度上告訴了大家我們的生活,是多麼容易被這些商人、公司操縱在手心上。

遊戲中主角馬可仕跟 DedSec 也真的好好教訓了這位黑心商人一番,而這只是《看門狗 2》中眾多想透過戲謔與惡搞方式,把矽谷與科技業真實面告訴你的故事之一。


精選熱門好工作

Machine Learning Engineer (Visual Creativity)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主管

安力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產品專員/經理 (PM)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