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腦中植入電腦,解鎖人腦的力量,Kernel 獲 1 億美元「小額」種子投資

Kernel 是一家研究人類智慧的公司,致力於研發神經義肢(Neuroprosthetics)技術,在人腦中植入一些設備,可解鎖人類大腦的力量,改善人類的認知能力。昨天 Braintree 前創始人 Bryan Johnson向 Kernel 投資了 1 億美元。
評論
Test person Niklas Thiel poses with an electroencephalography (EEG) cap which measures brain activity, at the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Muenchen (TUM) in Garching near Munich September 9, 2014. The researchers from TUM and the Technische Universitaet Berlin (team Phypa) try to find ways to control an airplane with computer translated brain impulses without the pilot touching the plane's controls. The solution, if achieved, would contribute to greater flight safety and reduce pilots' workload. Picture taken September 9, 2014. REUTERS/Michaela Rehle (GERMANY - Tags: SCIENCE TECHNOLOGY SOCIETY TPX IMAGES OF THE DAY) - RTR45SGU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

最近的 HBO 熱門影集《西方極樂園》(Westworld)描述了人工智慧未來的一些發展,很多人不禁擔憂未來機器會超越人類,甚至統治未來的世界。面對越來越強大的人工智慧,人類該如何應對?Kernel 是一家研究人類智慧的公司,致力於研發神經義肢(Neuroprosthetics)技術,在人腦中植入一些設備,可解鎖人類大腦的力量,改善人類的認知能力。

昨天 Braintree 前創始人 Bryan Johnson 向 Kernel 投資了 1 億美元,今年早些時候,Johnson 就向外界公開表示了對 Kernel 公司的關注。Kernel 希望利用這筆資金來擴大團隊規模,增強其知識產權組合,為接下來的動物和人體測試做準備,以改善認知缺陷和阿茲海默症等疾病的治療方式。

阿茲海默症

Kernel 的研究目前仍處於計劃階段,其強化人類認知能力的概念來自於首席科學家 Theodore Berger,他是南加州大學神經工程中心的主任,二十多年來,Berger 一直致力於建立一種神經假體(Neural prosthesis),以幫助患有中風、腦震盪、腦損傷和阿茲海默症的患者。植入大腦的設備試圖複製腦細胞彼此通信的方式,訊號像程式指令一樣由每個人獨有的特定代碼觸發。

例如,你正在與你的老闆交談,健康的大腦會通過觸發一組電訊號將該談話從短期記憶轉換為長期記憶。腦疾病患者大腦中無法生成這樣的代碼,Berger 的軟體嘗試通過即時預測健康代碼來協助腦細胞之間通訊。在過去幾年的國防高級研究計劃署資助的單獨研究中,Berger 的晶片改善了大鼠和猴子的記憶功能。

Johnson 表示,Kernel 未來的設備將通過駭入「神經代碼」來促進腦細胞之間的溝通,有可能不需要植入顱骨下面,因此我們的大腦能夠存儲和回憶關鍵訊息。這種設備可以校正錯誤的訊號,修復認知損傷。研究人員之前用生物學和基因體學,預先給酵母菌設定具體的功能,本次神經代碼的試驗將使用相同的思路。

雖說 1 億美元已經不是一筆小錢了,不過這應該只是 Johnson 全盤計劃的開端。再看看同業,全球最大的生物製藥公司輝瑞每年在研發方面的資金投入為 70 到 90 億美元,政府資助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今年的預算超過 300 億美元。這些公司和機構可以解決大量的問題,不過沒有一家試圖將神經義肢技術推向市場。

Johnson 認為,他將需要籌集 10 億美元來完成一系列計劃。雖然外部投資很吸引人,考慮到他的計畫還處於早期階段,他目前還是選擇不接受外部投資。他希望慢慢去尋找最合拍的合作夥伴。儘管 Johnson 已經下了 1 億美元的賭注,這家公司目前來說還處於種子融資階段。事實上,無論 Johnson 是繼續自籌資金,還是邀請 Google Ventures、KPCB 和 Founders Fund 加入這場投資聚會,從種子融資到 A 輪融資就是一次將試驗成果在市場上順利推廣的跨越。

Kernel 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計畫,但它還處於起步階段。在已有基礎上,他們將需要 7-10 年達成目標,贏得大眾支持。假如他們能在 5-7 年之內達成成長 10 倍的期望,冒險的投資想法毋庸置疑。在獲得 B 輪融資之前,Johnson 和他的團隊必須跨越科學研究的瓶頸,戰勝來自 FDA 的壓力,獲取市場的信任。

未來,Kernel 的神經義肢技術很可能讓受眾像《藥命效應》(Limitless)中的 Eddie 一樣激發出更多大腦潛能,這就需要 Kernel 團隊把握好眼下的時機,逐步拓展。就像人們對 AI 的恐懼一樣,社會風險大多藏在細節裡。今天來自人工智慧的威脅不是 Hal 9000 會不會接管世界,而是不法分子利用深入學習通過自動分類(autonomous classification)製造恐怖。

Johnson 表示,具有認知缺陷的人群將成為第一批超人類,因為 FDA 對人類大腦的增強有嚴格的規定,FDA 如果放鬆這些規則,將為解決焦慮和抑鬱等疾病帶來意義深遠的影響。

Johnson 的目標是研發可以惠及數十億人的產品,而不僅僅為精英或富人服務。事實上,這一切的開端是因為 Johnson 的繼父有阿茲海默症的早期跡象,他希望在人類智力和人工智慧的幫助下,他的父親可以恢復正常的神智。Johnson 未來還想通過這類技術改寫身份,改變人類意識形態核心。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