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用瞎扯倡導對的事!104 實驗影片如何誤導人資專業?

廣告很明顯是在「陰」那七個主管,讓他們成為有眼無珠的笑柄。許多網友也留言嘲笑他們「狗眼看人低」之類的言論。說真的,他們真的有做錯什麼嗎?在職場選才的制度發展有一定的成熟度與專業度,根據一個人的過往學經歷去推測他「近期的可能性」何錯之有?
評論
評論

本文經 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李洛克,故事教學網站「故事革命」站長,親筆寫下超過 50 萬字文章,致力推廣故事知識的普及!

最近 104 人力銀行推出 〈Be A Giver-不怎麼樣的 25 歲,誰沒有過?〉 的形象廣告,臉書/新聞鋪天蓋地洗版,大家都好有感觸,不停轉發感謝當初面試「年輕時自己」的貴人。

很抱歉,我必須當個壞人。我不是老闆、也不是老人。這支廣告無法說服我,肯定也無法說服很多人。

先講結論,就我來看,它有幾項誤導:

  1. 質疑「過往學經歷」在理解一個人的效用
  2. 貶低職場選才這份「專業」
  3. 導向「人脈與裙帶」的重要

我從新聞媒體的報導中得知,當場給各家主管看的李安履歷是 33 歲,吳寶春是 25 歲。

影片中的七位企業主管產業是:演藝經紀、百貨業、藥品業、電子業、保養品業、服飾業、小客車租賃。

第一份,1987 年,33 歲的李安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 1975 年他已經從台灣藝術專科學校(現台藝大)影劇科畢業。
  • 1980 年取得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戲劇系學士。
  • 1981 年至紐約大學就讀電影製作研究所,取得碩士。
  • 1982 年完成短片《蔭涼湖畔》,獲臺灣金穗獎最佳劇情短片獎。
  • 同時畢業論文作品 43 分鐘的劇情片《分界線》,獲紐約大學沃瑟曼獎最佳導演獎及最佳影片獎。

不知道 104 給主管們看了什麼東西?這樣的履歷去應徵「電影」相關工作,簡直是強到炸開。

但 104 給什麼產業的主管評論李安?

保養品業(沒經歷、不會用)、小客車租賃(沒工作經驗)、百貨業(他如何去跟社會配合?)、藥品業(不是很好的履歷)。

不是有一個跟電影稍微擦邊的「演藝經紀」嗎?怎麼沒有剪入她的評論?

即便李安的「電影」經歷強到爆錶,但你叫他去面試以上的產業,被拒絕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第二份,1995 年 25 歲的吳寶春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 16、17 歲他來台北當麵包學徒,學麵包之餘兼差賣菜、洗車、工地工。
  • 學麵包 4、5 年,也就是 21、22 歲左右,吳寶春就當了麵包師傅。
  • 25 歲已經是台中三家麵包店的主廚。

這樣的 25 歲經歷,去應徵烘焙業的技術職,還不夠嗎?超有資格的吧!

但微妙的 104 又是給那些產業評呢?

開場先讓兩位主管念了吳寶春的經歷「木柵菜市場學徒、美容洗車員」,但這邊只是陳述事實,還沒有涉及評論。有涉及評論的如下:

百貨業(學歷沒有競爭力)、保養品業(不喜歡這樣的人)、藥品業(沒有一項專業)、服飾業(第一時間會刷掉)、小客車租賃(必須很誠懇)、演藝經紀(短時間頻頻換工作,會擔心)。

他們都不是烘焙業的主管,吳寶春經歷再好當然都不會是他們要的人。

我拿一個「中文碩士」且有豐富文字工作經歷的履歷,去投「台積電工程師」的職缺,主管刷掉後,我再跳出來大罵:「不長眼的,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張大春啊!」

合理嗎?

用這種邏輯去表達「不要用過往經歷來論定一個人」、「履歷無法真實反映一個人」,以上的「論點是好的」但舉證實在太牽強了。

104 廣告很明顯是在「陰」那七個主管,讓他們成為有眼無珠的笑柄。許多網友也留言嘲笑他們「狗眼看人低」之類的言論。

說真的,他們真的有做錯什麼嗎?在職場選才的制度發展有一定的成熟度與專業度,根據一個人的過往學經歷去推測他「近期的可能性」何錯之有?

如果不設下一些條件與門檻,每日可能收到數十到上百封履歷的公司,怎麼有辦法精準選出自己要的人才?

難道真的可能,每個「資格不符的應徵者」都安排時間面談,這樣只是「無緣的相親」,同時浪費的面試者與應徵者的時間。

人有未來性與可能性這是絕對的,但看「一個人過去的表現」推斷未來,這絕對不叫「標籤化」或「偏見」。(偏偏 104 這支廣告卻是主打「不要有偏見」)

舉個例,假設我們能看到一位「醫生」的過往經歷,經歷顯示:

他過去當學生每個學科都被當,兩年延畢才畢業。

臨床實習的成績不佳,都在及格邊緣。

當醫生時常換各醫院工作,都做不久。

假設你能看到這些資訊,你有家人生了病,你會選擇給他看病嗎? 肯定不會,你有其他的醫生可以選,你不會去冒險。

你會因「人有無限可能」、「人會改變」、「過去不代表未來」讓家人去找「過去表現不好的他」看病嗎?

以上三點都是對的,但「過去反映未來」也是對的。

回到職場,「無視過往經歷大膽錄取」與「根據過往經歷判斷後錄取」,你覺得哪個找錯人的機會高?

找錯一個人,來了又走,損失薪水與培訓時間還是小事,可能會影響整體工作氣氛(流動率)、可能會讓適合的人的位置被佔掉(機會成本)。

更重要的,你浪費了面試者的時間,又在他的履歷上多了一個短期離職的經歷,也損害了他對工作的熱情&對自己的信心。(這也是我的求職經驗)

為了創造勞雇雙贏,長期發展後,才會出現成熟且嚴謹的人力資源學科、人力資源部門。但 104 的廣告卻用「特例」去質疑「通則」;用「李安」「吳寶春」來說要專業人員「少看過去評斷未來」,如同無視這學科的專業。

疾呼「沒有了偏見,留給他們的就是無限!」的 104,到底誰才有偏見啊?

最後一段,我更是傻眼到宇宙極限。

104 安排了部門主管的「子女/友人/友人的子女」來盲測。

原本主管們的評論是:「很普通的履歷」「剛畢業薪水要求偏高」「工作都只做一個月」負面的評論。

在知道是家人或認識的人之後,改口為:「我們有時候要求太嚴苛」「可以把他找來聊聊看,把機會稍微放開一點。」

我的老天啊,這個立意是好的,但是 104 這樣編排,不就直接說白了:

「當你與決策者交好,你就可以獲得更低的審核標準&更高的機會。」

這是活生生血淋淋的「能力不重要,凡事靠關係」啊!

這樣的編排,我也是昏了!

這篇廣告看完,我覺得手法很有趣、也很感動。我身為一個將屆 30 歲的人,當年也投過八十封履歷求職過、石沈大海過、被拒絕過。

所以我絕對支持「多給年輕人機會」(我是也年輕人)、「感謝幫助過自己的人」、「翻轉手心,從向上變向下」。

但抽離掉煽情的配樂、刻意的剪接、熱血的口號,我們去審視廣告的邏輯與論點,其實滿是錯誤。

明明是對的事、好的事,卻用錯的方式來傳達。

在 104 的刻意誤導之下,只是害那七位產業主管被網友指為「沒眼光」「見風轉舵」,並將他們借代為「全台資方企業」的縮影——醜陋愚蠢的縮影。

這樣真的是好事嗎?還是加深了求職者對面試者的仇視?這點是不是值得我們反思?

最後,最最無辜的是影片中「電子業的姜經理」。

整支影片三個鏡頭他一句話都沒說啊!那 104 把他的臉與身份剪進去幹嘛啊,不懂啊!

「干我屁事啊!」姜經理心裡一定很幹,他才是最大的苦主。


上雲猶如太空探險之旅,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協助企業輕鬆穿梭多雲環境

人類從上個世紀積極探索外太空,為了將太空人送上天際必須克服各式挑戰,而現代企業要從「地端」飛向「雲端」,困難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多項關鍵服務,幫助 IT 團隊輕鬆悠遊多雲環境。
評論
評論

探索外太空,曾經是國際間的科技競賽,近年 Tesla 創辦人馬斯克更準備把太空旅行當成商業服務,預計 2026 年要帶著人類登陸火星。完成一趟星際旅行,需仰賴嶄新的科技及跨科學精密計算,但你知道嗎?現代企業要從「地端」飛上「雲端」,其實挑戰程度不亞於飛向太空。

對企業資訊管理者來說,有限的 IT 資源無法應付繁重的維運項目,加上同時管理公私有雲架構更顯困難、資安管理複雜,例如需要人工執行過濾警示,各種大大小小挑戰不勝枚舉。換言之,企業想航行雲端,就像打造火箭需要龐大資源及人力。不過,現在有更輕鬆穿梭雲端的方式,就是使用雲端技術服務商 iKala 所提供的 AIOps Services(自動化雲端託管服務)

火箭升空前的全盤規劃:iKala AIOps 擬定系統架構規劃、教育訓練

完成一趟太空之旅,必須做足各種研究,例如精準計算飛行軌道、降落定位點、燃料耗用數、與地球通訊設定…等。

對沒有雲端架構經驗的企業來說,就如同當時的科學家,必須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檢查數據是否有誤。換言之,企業 IT 在升級之前,就需要有經驗的「雲端顧問」來釐清需求、協助規劃「升雲」之旅。而 iKala 就是企業的最佳雲端顧問,旗下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會搭配一位專責的技術客戶經理,協助企業提供即時的技術服務與專業建議。

究竟 IT 升級之前,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有哪些服務?首先是「系統設計規劃」,涵蓋系統架構規劃書、系統上線/遷移計畫書,可因應客戶產業需求,提供對應的解決方案以及顧問服務。而越來越多企業會使用到 Google 的雲端資源,iKala 也有提供 Google 雲端平台訓練服務。

GCP 教育訓練課程多元,包含 GCP 基礎架構(網路設定規劃、權限控管、計算資源等)、大數據與機器學習(大數據分析 Pipeline、BigQuery、ML 模型訓練與應用)、軟體開發技術與流程(容器化、CI/CD、DevOps)等。因為 iKala 團隊取得 10 多項 Google 專業技術證照,才能在企業規劃雲端轉型的前期就一步到位,規劃出整體藍圖,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建議。

火箭升空中的精密操作:iKala AIOps 輔助即時技術維運、資安管理

當火箭準備就緒、升空倒數之際便是決定這趟太空之旅能否成功的關鍵時刻。從太空人的行前訓練與身體檢查,到火箭的引擎測試完成,如果有靜電或一點火花都可能引發爆炸事故。光是在升空階段,太空總部就要有結構、熱控、姿態控制、資料處理、電能、遙傳指令、推進以及飛行軟體等龐大的系統工程師在旁待命。

換言之,企業 IT 移轉雲端過程就像火箭發射的當下,需要有專業、經驗足夠的工程師,才能即時協助企業順利上雲,甚至快速排除緊急的狀況。對此,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兩大關鍵的幫助:技術維運、資訊安全管理。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的技術維運服務內容,提供 7 x 24 的 Help Desk,像是緊急 GCP 問題報修、產品使用技術諮詢;或是事故管理,如搭建監控系統、設定規劃告警政策、規劃日誌收集與留存。每月也會提供企業維運報告,報告書有營運效率檢討、流程優化、新服務項目、營運系統建議等。

至於資訊安全管理方面,除了基本的 GCP 專案權限控管掃描、應用程式 OWASP(Open Web Application Security Project)前 10 大項目資安弱點掃描,同時也針對近年相當受重視的 DDoS 防護,iKala 可協助企業導入 GCP 平台的 DDOS 防禦機制。iKala 掌握多年軟體開發和雲端管理經驗,可分享給客戶 DevOps、AI 第一手實務的作法與經驗。

火箭升空後啟動自動導航:iKala AIOps 提供 AI 自動化監控、帳務管理

當火箭成功升空後,太空人為了執行下一階段任務,這時候火箭就需要轉換成自動駕駛模式,或在探索其他星球時,出動機器人來協助執行人力無法負荷的任務,讓太空人專心處理更關鍵的工作。換言之,上雲後的 IT 架構就像升空後的火箭,應該減少 IT 人員的負擔,甚至不需浪費例行時間,就能夠快速掌握整體資訊系統的運作狀況。

不過要讓 IT 架構像火箭具備自動駕駛功能,勢必需要相當高的技術門檻,而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正好有相對應的服務。如此一來,IT 人員的生產力就能投入在更具商業價值的研發專案,讓 IT 部門轉型成可創造產值的單位,而非單純的後勤支援角色。

盤點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在此環節共有三大類服務。其中一項是 AI 自動化監控與通報服務,幫助 IT 成員主動監控系統,掌握是否有異常操作狀況。其二是帳務方面的管理,幫助企業產出雲端服務月用量帳務分析報告,針對軟體授權需求,整合出帳至  Marketplace 與第三方服務商,自動化做到 License 採購管理。

第三項則是針對服務級別協定(SLA)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 24 x 7、5 x 8 兩種模式,在重大 GCP 服務異常中斷服務時,提供電話、e-mail 聯繫。而且每月會舉辦 1 次月會(以 on-site 或遠端視訊會議方式)提交書面報告。目前 iKala 的企業客戶服務超過 400 多家、涵蓋數 10 種產業,可說是企業成功上雲,最能安心託付的合作夥伴。 

事實上,雲端託管服務(CMS)是目前最夯的新趨勢,根據市調公司 MarketsandMarkets Research 報告指出,全球雲端託管服務的市場規模,預計從 2020 年的 624 億美元,到 2025 年成長至 1,162 億美元,複合年增長率(CAGR)為 13.3%。代表未來有大量企業採用 CMS,以降低 IT 基礎設施的投資成本及風險,藉此提升企業營運的競爭力。

由此看來,企業的數位轉型,就像上個世紀的太空軍備競賽一樣。「時間就是決勝點」,越晚起步的公司與其他數位能力領先群的企業相比,差距只會越來越大。現在就攜手 iKala 嘗試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打造穩定的 IT 系統、邁向數據驅動的商業模式,讓企業在數位世代站穩腳步,輕鬆穿梭多雲之間。

了解更多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