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矽谷大惡夢:從老闆到工資單,通通都假的!

求職陷阱處處有,就連矽谷也很可能遭殃。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 合作媒體  tech2ipo,INSIDE 授權轉載

Penny Kim 住在德州達拉斯,在數位行銷方面擁有豐富經驗,一直以來對矽谷的創業神話心生嚮往,特別留意矽谷的招聘資訊。

直到今年 5 月,她在 Angel 人力網站發現一家叫 WrkRiot 的公司在招聘行銷總監,這是一家創業公司,主要業務是線上招聘業務,位於矽谷聖克拉拉,就在 Intel 總部附近。Penny 果斷投了簡歷,沒多久她就收到了面試邀請。

公司 CTO 邀請她第二天就坐飛機去公司面試,Penny 問機票錢算誰的,對方表示算公司的,但是要自己訂票,以後再給報銷。

聽 CTO 這番一說,Penny 有所遲疑又有幾分莫名的擔心。但這個機會又不想白白錯過,Penny 心理琢磨,我在 Angel 上找到的公司,總不可能騙我吧。心一橫,便坐上了飛往加州灣區矽谷的飛機。

公司當時已經有 8 名員工,接待 Penny 的是兩名公司高層,CEO Isaac Choi(崔)和擔任 CTO 的 Al Brown。崔首先自我介紹說之前是做礦產的,後在摩根大通做了兩年分析師,現在已經資產數百萬,轉型投資人。公司 CTO 也成績斐然,他在大學畢業之初就創辦公司,幾年前賣掉套現,後來在 IBM 公司待了幾年。

看著倆高管誇誇其談眉飛色舞,Penny 信心滿滿,奇怪的是這倆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回憶自己的光輝歷史,對於具體產品卻著墨甚少。他們還告訴 Penny,在市場推廣上,公司有 400 萬美元的預算,可以去做廣告或者擴充團隊。Penny 加入公司的願望越來越迫切,詢問公司員工試用期多久,CTO Brown 回答,「沒有試用期,我們招聘快開除也快。」

在午餐時間,Penny 與他們一起吃飯,並且討論了產品的市場推廣計劃,第二周,Penny 提交了自己的市場推廣計劃,並拿到了機票報銷的支票以及 Offer。經過協商,這家公司給的待遇是 1 萬美元的住房補貼、13.5 萬美元的年薪,期權,以及長達 3 個月薪水的離職補償(只要是離職理由合理,都可以拿到補償)

Penny 喜不自禁,沒想到搬來加州工作的小願望這麼輕鬆就實現了。她之後沒有立即入職,而是按照之前的計劃花兩周時間飛往日度假。

沒想到公司 CEO 即便知道自己在度假,還是給自己安排任務,要在接下來幾天時間拿出一個可行的獲取使用者方案。Penny 有點傻了,自己來日本電腦都沒帶,好吧,那就只能在紙上筆畫,到家後再輸入進電腦。Penny 建議更改產品名稱和 Logo,因為原來的對搜索引擎太不友善,要做面向大眾使用者的產品,品牌形象至關重要。

自己的推廣計劃提交之後便沒了回音,Penny 入職之後才瞭解到,自己的計劃並沒有實施,也根本就沒有 400 萬美元推廣預算。

7 月 5 號,Penny 按 Offer 上的約定來到公司上班,感到驚奇的是公司竟然由當初的 8 個人成長到了 17 個,並且,CEO 還好心幫自己招聘了一名新媒體行銷人員。自己作為行銷總監,CEO 在沒有和自己有任何溝通的情況下,就幫自己招聘了一名下屬,更叫人莫名其妙的是,這位員工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添加的標籤是:CMO(行銷長)。

這 17 人裡面,有 8 名工程師是持有 H-1B 簽證的中國員工,經驗不多但是態度好學習意願強。還有 3 名員工負責商務開發,其中一名叫 Bruce,相比別人特別友善,馬上來聊天,還告訴 Penny,自己和另外兩名業務都是 CEO 從別的創業公司挖來的。Penny 覺得 Bruce 是個有才華的好人,馬上就放下戒心,當朋友看了。

第一周,Penny 主要工作就是熟悉業務。WrkRiot 是一家求職平台,類似 Linkedin、Angel、Zip Recruiter,向求職者、獵頭,公司收取費用。但 Penny 發現,自己公司毫無優勢,自己能提供的,其他免費平台也能提供,使用者沒有理由向可以免費得到的東西付費。在團隊討論過程中,Penny 試圖說服 CEO 和 CTO,首先應該變更產品名字和 Logo,但最終還是沒能說服,CTO Brown 堅持首要任務應該是在 10 月前讓第一版產品上線。

ZQRWF3c21xT3B1473074073723
▲工作內容

又過了一周,Penny 似乎沒什麼太忙的,提議自己也和 CEO、CTO 一起去約見投資人,她很好奇,公司不是有很多錢嗎,為什麼還要融資。

他們見的第一個投資人是位於 Palo Alto 的一家基金,Penny 用「大開眼界」來形容這次見面。投資人問產品細節,CEO 和 CTO 先是花了三十分鐘大談特談自己的背景,社會關係和各種能力,就和當初 Penny 面試說的一樣。之後才開始講 PPT。

Penny 清晰記得,在 CEO 講到第 31 張 PPT 時,投資人打斷提問「你們有 20 名員工?你們花了多少錢?收入有多少?」,以及如果連收入都還沒有,又如何顛覆當前招聘產業。他們後來又見了別的投資人,被問到的問題大同小異。

後面的工作按部就班,但直到發薪日的臨近,氣氛變得微妙起來。這裡並不是按月發薪,而是每兩周發一次薪水。7 月中旬時 Pnenny 就發現,員工的午餐都是 CEO 自己出錢買的,週末加班餐也是 CEO 自己出錢,薪水本來是外包給 ADP 公司,但是就在 7 月初,合作停止了。Penny 開始擔心,其實在自己加入這家公司之前,帳上就沒錢了。

7 月 20 日,公司已欠薪好幾天。CEO 向 Penny、新媒體經理 Jessica 和 PM Tom 用現金支票的形式支付了工資,但整個公司就他們三個人拿到了工資,只有基本工資,沒有福利,但也比其他分文無有的員工要好。

Penny 感到不對勁,放棄了租房的計劃,而是臨時在 Airbnb 上找房住。她和 Bruce 說這件事,Bruce 告訴 Penny 自己把 5 萬元的個人存款借給了 CEO,並且另一名叫 Bobby 的同事也貢獻出了自己的好幾萬美元。Penny 大為不解,CEO 不是說自己有好幾百萬美元嗎,為何還要向員工借錢,Bruce 回答說 CEO 確實有錢,只不過屬於海外資產因為稅務問題被凍結了,處理完手續才能週轉開。沒有血緣關係,認識的時間也不長,Bruce 和 Bobby 都把自己的儲蓄借給了 CEO。Penny 感到匪夷所思。

又過了兩周,又到了發薪日,CEO 一點兒錢都拿不出來,8 名中國 H-1B 簽證員工顯得很焦慮,這群人上次發薪還是一個月前,萬一公司一直發不出薪水,自己很可能被掃地回國。

CEO 總是說快了,快了,一會兒說欠薪是因為之前的薪資外包合作方 ADP 出現失誤,一會兒又說支票通過快遞來的,需要等幾天才能拿到,幾天後又說支票給弄丟了。CEO 要大家把各自銀行帳號收集起來,通過轉帳的形式發薪。

Penny 越來越預感到 CEO 有什麼事瞞著大家,他向 CEO 發郵件,要求開誠布公談一談,但沒有任何回復。第二天,忍無可忍的 Penny 就去了監管部門投訴。

之後 Penny 還聯繫了一名在紐約的律師好友咨詢尋求建議,對方幫他起草了一份 Email,但還是告訴 Penny,要做好最壞的打算,這種事在加州見的多了,打官司太麻煩,最終要不回薪水的可能性非常大。

與此同時,兩名最有希望的投資人在最後時刻放棄了。也就是說,這段時間公司財務上肯定是空了。最後的希望是 CEO 在海外因為稅務問題的凍結現金,根據 Bruce 告訴 Penny 的,CEO 需要去紐約出庭後才能解凍那筆錢。

hLUVptUkRMck1473074133496
▲捏造的轉帳憑證

離奇的是,8 月 4 日,CEO 群發郵件表示工資已經發了!郵件內容是一張轉帳截圖。每個員工都收到了這張截圖,金額是自己的工資。但 Penny 意外發現,這張圖底部的版權訊息竟然是 2014 年的,通過 Google 她找到了原始圖片,原來,這張匯款截圖是 PS 的。Penny 憤怒不已,更讓人心寒的是,CEO 竟然覺得 PS 匯款憑證是個好主意。

CEO 發完這封郵件之後得意洋洋,辦公室洋溢著歡樂的氛圍,只有 Penny 內心沈重。CEO 看著自己的員工總算舒了一口氣的表情,自言自語,「看看那群中國小朋友,他們拿到薪水簡直太高興了哈哈。」

Penny 看不下去了,他把實情告訴了身邊的同事,建議他們提交申訴。8 名拿著簽證的中國工程師都拒絕了,不敢隨便離職。Adam 和 Darren 也是工程師,他們也曾抱怨過欠薪,這次聽從了 Penny 的建議,提起了投訴。沒想到的是,Bruce 其實悄悄和所有員工都很熟,Bruce 把自己的瞭解到的動態迅速反映到了 CEO 那兒,之後這倆名工程師就被開除了,沒多久 Penny 也被開除了。

Penny 保留了自己的工作郵件和工作記錄,以及 CEO 偽造的匯款憑證。以防公司巧立名目,合法化解雇理由,比如能力不足等。離開公司時 Penny 帶走了工作用的筆記本和鑰匙,出門時正好碰見 CEO,Penny 和 CEO 握手道別,CEO 表示工資到帳時會通知 Penny,之後握手道別。

十多天後,CEO 給 Penny 發簡訊,表示工資已發,讓她交回工作電腦和鑰匙。Penny 如約而至,拿到了自己的工資單,上面列明自己的工資總額和稅金,但沒有當初承諾的住房補貼以及離職補貼。

矽谷的創業公司沒有當初想像的那麼美好,Penny 從加州回到了達拉斯,回到了親人身邊。一個月時間從獲得新工作的欣喜與期待到被矽谷創業公司蒙騙,Penny 自我感覺「像是經歷了一場噩夢」。

公司 CTO 後來據說被解雇了,理由是「不懂得經營公司」,CEO 崔有接受過《紐約時報》的採訪,他不以為意,「就像很多公司一樣,如果你想談論創業公司,所有的創業公司都有自己的問題。」當被問道假冒的轉帳憑證,崔沒有直接回答,他說 Penny 只是一位因為被開除而心懷怨恨的員工。

崔在網路上隱姓埋名,Penny 表示他甚至可能聘用專業公司,來消滅自己在網路上的行蹤。公開的照片也很少,有一張分辨率不高的側面照,看起來應該是亞裔,中國人的可能性很大。據《紐約時報》調查,崔今年 35 歲,雖自稱畢業於紐約大學,就職於摩根大通,但紐約大學和摩根大通都表示,沒有這個人。

根據公司被解雇了的 CTO Al Brown,崔當初承諾向創業公司注資 200 萬美元,但實際上只拿出了 40 萬美元,Brown 自己還向公司投了 20 萬美元。WrkRiot 的網站目前已經無法訪問,所有投進去的錢大概都有去無回,8 名中國 H-1B 簽證的員工也前途未卜。

延伸閱讀:



精選熱門好工作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Developer)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數位行銷資深人員

王道商業銀行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Senior產品經理(職稱可調整)

英屬維京群島商幫你優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