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嚐鮮 VR,但到底怎麼拍出一部好 VR 影片?

VR 技術無論在拍攝端或是顯示端,硬體的技術都已逐漸成熟,但到底一部好的 VR 影片到底該怎麼拍呢?從劇情內容、運鏡到後期製作又要注意什麼地方?
評論
評論

本文截自《VR 來了!》第 1 章 〈超越現實的虛擬實境,到底是什麼?〉 。Inside 獲寫樂文化有限公司授權刊載。VR 技術無論在拍攝端或是顯示端,硬體的技術都已逐漸成熟,但到底一部好的 VR 影片到底該怎麼拍呢?從劇情內容、運鏡到後期製作又要注意什麼地方?

全新的場景語言,推翻現有的表述方式

剛開始起跑的 VR,正處於內容遠遜於硬體開發的階段,簡單說,這種技術太新了,還沒有多少人懂得如何用 VR 的語言來說故事。前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投資家馬尼克‧巴汗(Manick Bhan)曾撰文分析了目前虛擬實境需要解決的表述語言問題:

「究其原因,虛擬實境在影片領域存在的最大問題是其缺乏一種連貫順暢的表述語言。這裡所說的語言,既不是指口頭語言,也不是指類似於 HTML 這種實現技術的程式語言,而是一種連貫的表現方式,是指包括拍攝、剪輯甚至攝影機在內的一種視覺表現手法,是諸如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和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等著名導演呈現給觀眾的精彩畫面。

「這種表現方式的缺陷,日益成為虛擬實境影片發展的瓶頸。例如很多設備的體驗只能在特定時間使觀眾專注於一個特定場景,場景之間的切換也很不流暢,往往破壞了虛擬實境應有的浸感,而浸感則是虛擬實境技術的首要特點。目前,虛擬實境依舊採用傳統電影的表述方式來講故事,這是與用戶體驗衝突的現實問題。但好消息是,我們有時間解決這個問題。」

傳統電影是在 1890 年左右面世。湯瑪士‧愛迪生(Thomas Edison)的紐澤西州實驗室裡,早期的電影記錄了一些人們打拳、打噴嚏以及情侶接吻等片段。當時的觀眾雖然清楚這些影片的畫面,卻並不確定它所表現的意義所在。傳統電影的表述方式對於我們來說是簡單的,但對於 120 年前的觀眾,卻是一個看待世界的新奇體驗。

我們不妨把現在 VR 對比成 120 年前的電影,可以想像在當時這個行業的專業技術人員一定非常稀少,懂得操作鏡頭的攝影師,可以把故事編寫成劇本的編劇,拍下來的影像透過剪輯使其連貫的剪接師,沒有太多人懂得如何做這些工作。同樣的,今天傳統電影的攝影師、編劇、後製剪接特效人員們,對「如何說一個好的 VR 故事」,也非常茫然。

這是因為 VR 依舊處於試驗階段,要說好一個 VR 故事很難,正是因為如此,很多人認為遊戲是 VR 技術發展的第一步,遊戲開發商 Telltale Games 開發主管喬波‧斯托夫(Job Stauffer)表示,「我們目前做的,就是轉換傳統的電影表述語言。如果你對照一下虛擬實境和現有的電影語言,就會發現虛擬實境完全是另一種表述語言。我們所做的就是將傳統的電影語言轉換為場景語言,這是一個全新的工作。」

VR 內容製作現在碰到的瓶頸,其實不在硬體方面 360˚的全景攝影機有幾顆鏡頭,或是頭戴 VR 顯示器的觀看體驗,在香港上市的好萊塢特效公司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已經嘗試在戲劇、體育、演唱會、文化、教育、旅遊、遊戲、商業應用等相關領域製作 VR 內容,數字王國表示,現階段 VR 拍攝的基本架構,是 360˚ 全景攝影外,還須要經過專業的特效設計及大量後製,才能製作出真正的 VR 影片,光是 360˚ 全景影片本身,並無法構成 VR 體驗所需要的沉浸感。
特效設計及後期加工要做到的就是「一般人平常遇不到的事情」,體驗之後能夠去到另一個空間裡,例如你可能從來沒去過威尼斯,VR 影片帶你到一個最好的位置經歷其中,給你一種「我去過了、我看過了、我感受過了」的感覺。

數字王國跟華納音樂合作,幫你圓一場「我是歌手」的夢

傳統的平面影像,所有的觀眾都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不會參與其中。真的 VR 觀影者不是旁觀者,必須是參與其中的主角,例如戲劇裡的男主角或女主角,如此一來整個對白與故事的發展都會建立在主角的視角上。如何轉換成 VR 說故事的方法?你要優化劇本、改變演員、改變導演,數字王國舉例說,像拍攝演唱會,舞台的前後左右上下都會入鏡,包含攝影機周邊的人,「我們會跟導演說,要穿得好看一點,因為導演本身也會是影像的一部份,這跟傳統戲劇攝影棚只有 4 台機器之間切換,導演不會出鏡的狀況,有很大的不同。

「演員也不一樣,以往演員對著攝影機,是當成在一個『物』面前演,但現在對著 VR 攝影機,面對的是一個假想的人,例如 VR 攝影機代表是跟男主角對戲的女主角,這種演法跟男女主角在攝影機前面談戀愛也大不相同。」

傳統的拍攝者觀影者都是旁觀者,以數字王國跟華納音樂合作,製作男歌手李榮浩的演唱會 VR 影片為例,傳統的演唱會專輯不會用歌手的角度來拍。換句話說,觀眾不會有機會當自己是李榮浩,但是 VR 影片可以讓觀影者覺得「我就是李榮浩、我就是歌手」。「有些人的夢就是自己當歌手,想過當明星的癮,當你在 VR 影片中,往前看是台下觀眾的反應,往後看是合作樂團的互動」,數字王國表示,「像我們最近在做 TF Boys(中國當紅的偶像團體)的 MV,當我用其中一位團員的視角時,其它兩位團員的聲音就要調到有方向感且比較遠的感覺,用聲音來表達距離與方向的臨場感。以前只有平面影像的時候,聲音這件事沒有這麼複雜,但現在就是很大的挑戰了,其實也不是做不到,我們都知道在錄音室沒有什麼聲音或音效是做不出來的,只不過音效人員的想像力得要更豐富了,且 VR 影片的播放設備也要能配合。」

VR 提供給觀影者很多不同的選擇,看觀影者要扮演什麼角色,觀眾、歌手,還是工作人員。一個好的 VR,應該是提供許多不同視角的模式來讓觀眾選擇要當哪一個角色,去參與或投入到故事當中;拍攝的難度也在於此,不論是導演或攝影師,都必須具備傳統攝影之外的想像力,要能拍下旁觀者以外的各種角度。

VR 電視劇也是一樣的,數字王國的 VR 團隊一直有跟韓國電視台洽談電視劇的 VR 拍攝及製作,由於演員往往是很知名的,所以拍攝的檔期排得非常緊湊,在正常拍戲期間沒辦法騰出更多時間去單獨拍攝 VR,「我們於是向劇組查詢,一般來說,演員總會有為這齣戲拍宣傳片及海報的時間吧?屆時戲裡的化妝、場景及造型會再次重現,我們就可以利用拍宣傳材料的機會,爭取半天至一天的時間來拍 VR。」

以正在籌備的電視劇為例,具體的做法是,導演先選擇戲裡面最合適的 2 個重要場景,讓數字王國製作 2 至 3 段影片,第 1 段影片觀眾視角是女主角,在影片中跟男主角對戲,因為這齣戲特殊之處在於女主角只有 1 位,但男主角有很多位,所以女主角的視角可以跟一群男演員互動,這對女性觀眾來說是很特別的體驗。第 2 段是以第一男主角的視角跟女主角對戲,目標是喜歡女主角的男性觀眾。第 3 段就是一般的觀眾視角。

用第一人稱拍攝 VR 影片,是引導觀眾參與內容的關鍵

VR 電影跟傳統電影也有很多不同之處,目前看來最明顯的在觀影時間,雖說理論上要做一部 100 多分鐘的 VR 電影並不難,只要有預算都能做到,目前實驗性的 VR 動畫電影也有長達 90 分鐘的長度,但暫時很難要求消費者長時間的集中精神觀看,一則是目前為止所有 VR 頭顯設備,大多只能支撐 20 分鐘的體驗,超時就容易產生不適感。二則是由於 360˚ 的全景攝影元素太多,看 VR 影片 30 分鐘,相當於看了 2 小時的電影。

這也代表 VR 導演要用第一人稱視角來講故事很重要,此技法形同傳統電影引導觀眾的動作。平面的電影導演可以用運鏡、場景營造來導引觀眾接收資訊,但 VR 導演面臨到更大的挑戰是,導引觀眾的工具不一樣了。VR 影片中,第一人稱的觀眾視角為何如此重要?因為這是導引觀眾不分心進入或參與故事的唯一方法,如果都是從第三人稱旁觀者的角色來看,觀眾很不容易接受引導進入劇情,造成的後果就是,看沒多久就累了。

數字王國分享了在 VR 電影製作上的實際做法:「我們從場景的角度來思考,一部電影挑最精彩的 10 分鐘場景,然後在不改變原故事的前提下,用場景重新寫劇本並說故事,通常一部電影,我們的 VR 團隊會希望拿到裡面最精華的 3 到 4 個場景,重新用這些場景來編寫故事。」這樣製作出來的 VR 電影提供觀眾另一種不同的觀賞體驗,可以說是傳統電影的互補功能,現在中國已經有 VR 的體驗店及小廳院,每廳約為 100 平方公尺,大約有 2、30 個座位,此舉可以讓觀眾透過 10 分鐘的 VR 體驗欣賞甚至置身於電影場景中,觀賞完就到隔壁廳去看完整的電影,或回家後上網用 VR 設備重新再看。

在綜藝節目 VR 化方面,數字王國因為有謝霆鋒這位明星股東,也曾製作謝霆鋒主持的《12 道鋒味》節目 VR 部分,因為《12 道鋒味》每次拍攝出機時間只有幾天,而因為 VR 版需要獨立拍攝,而非利用拍節目的空檔,為了滿足那 3 分鐘的 VR 版,藝人需要另外騰出半天的時間配合,分別以藝人、身旁工作人員的視角去拍攝,這必須投入大量的時間資源,以目前娛樂圈分秒必爭的工作狀態,其實需要各方團隊的相互配合。

大量資金湧入拍攝計畫,未成熟的原因竟是「人」?!

根據目前數字王國累積的拍攝經驗,拍 VR 的難度不全在技術,很大的部分是出在人的身上,譬如說演員,大牌的時間很難敲,而且現階段 VR 內容的票房潛力亦有待商榷,如何說服藝人、經紀人、製作人、導演共同配合,是每一次拍攝都會碰到的問題。但還是有很多演員基於新鮮有趣,願意花時間投入。數字王國舉例說,例如之前跟優酷合作的 VR 短片《黑童話》,中國知名演員黃曉明就給了很大的支持,也就是這些人的努力,才能一點一點地改變整個產業。

目前數字王國已經有很完整的 VR 團隊,團隊中會有一個專屬的導演及創意人員,VR 導演使用的技巧、發想的創意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傳統與 VR 的兩位導演必須互相配合,VR 團隊中導演、攝影師都必須獨立,編劇則可以共用並協調,因為 VR 拍攝並不會改動主要的故事線,但編劇要有全景攝影的概念,根據 VR 需要的視角去改寫對白說故事。此外,工作量負荷最大的當屬特效剪輯音效等後期製作工程,跟傳統影片最大不同在於,傳統影片只需剪接一面,VR 則是多面,至少包括前後上下左右, VR 的後期製作人員要考量的東西會多很多。

數字王國認為,現在製作 VR 內容上所面臨的挑戰,還是市場普及性的問題,市場上的確有非常多的資金湧進這個新興產業,但是 VR 概念對大眾來說還是太陌生,在這種情況下,業者說服其它人來投入製作 VR 內容,就要花更多的力氣。另外,哪種 VR 內容最受歡迎也莫衷一是,因為現在 VR 的內容跟看的人都不多。VR 平台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盡快填滿各種類型的 VR 內容,數字王國也積極拍攝很多不同領域的內容,上載到平台上測試流量,「可能一些簡單的內容,才是真正消費者想要的。」

歸根究底,現在很難去定義虛擬實境的表述語言。未來幾年,這種語言將透過不斷地實驗和試驗會漸漸清晰起來,而現在加入虛擬實境產業的每一個人都將或多或少地對其產生影響。無論對於開發者還是對於消費者來說,這都是令人激動的發展未來。我們已經按捺不住,看到不遠的奇蹟正在發生。


精選熱門好工作

遊戲美術 Game Artist

Orangenose Studio 易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PopDaily APP開發工程師 –【工程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