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也懂創新!一窺新加坡的官方數位實驗室

在這座以星際大戰的大型移動堡壘,沙漠爬行者為原型的建築中,坐著一批程式開發部隊,他們用科技的力量,推動著新加坡政府前行。
評論
評論

原文為《Inside Singapore government’s lab of future》,刊登於 Tech in Asia ,作者為 Terence Lee,INSIDE 獲授權編譯。

在這座以星際大戰的大型移動堡壘,沙漠爬行者為原型的建築中,坐著一批程式開發部隊,他們正用科技的力量,推動著新加坡政府前行。

這群人屬於政府數位服務團隊(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 ,GDS),這是個一開始保密且未經核准的團隊,但現在已經膨漲至擁有超過 100 名開發者。

Tech in Asia 這次將帶我們一窺這群開發者的辦公室 Hive ,看看裡面都在做些什麼,以下是我們的發現。

營運方式就像新創

當你進入 Hive ,你絕對想不到這是個政府單位。這裡面有站立辦公桌,開放式辦公空間,還不時聽到人們在討論敏捷開發法。

敏捷 正是這個團遵從的原則,這是一種軟體開發的哲學,強調提高開發可行軟體的頻率,並且一邊營運一邊調整。

ida-gds-hive
(Photo credit: IDA Hive)

大部分的政府網站在上線之前都要等上好幾個月,但這個團隊的目標是每個月更新,同時持續修改漏洞。

這個團隊應用的另一項哲學是持續整合,包括讓開發者一天將程式碼整合進 common repository 好幾次,然後自動用新程式碼進行測試,偵測錯誤。

據說這個做法可以更快、更容易地偵測並找出錯誤。

用 React.js 和 Ruby on Rails 架設主站

GDS 的任務之一便是架設 Business Grants Portal,這是一個商業補貼計劃網站,整合多項政府津貼,提供民眾一個統一的申請窗口。

這個網站使用了 Javascript 框架 React.js 以及熱門的網頁後端應用語言 Ruby on Rails

這兩個框架都和政府的商業登入系統  CorpPass 結合,他們還發表了一篇 文章 來講解技術細節。

ida-hive-gds-okr
團隊使用 OKR,一套追蹤成果和目標的系統 (Photo credit: IDA Hive)

Data.gov.sg 用 AWS 架設

新加坡政府的機密檔案放置在私有雲內,不過公開的政府資料庫 Data.gov.sg 就是使用亞馬遜的網路服務,和許多商業應用程式一樣。

GDS 樂於分享工作流程與方法

就像很多新創公司一樣,GDS 一直都會向大眾分享他們是怎麼做事的。它經營了一個 Medium 部落格,深入解說這些成果背後的技術。

同時測試 iOS、Android 和網頁版

rapsel

這看起來很像駭客任務才會出現的裝置,是用來自動快速測試用的。

它已經設定好用來測試他們寫的一些 app ,但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測試新的軟體。這套裝置也有個夠宅的名字叫做 Rapsel,是綜合 Robot、Appium、Selenium 框架的簡稱,它們都是開源的軟體測試工具。

專門測試可用性的房間

沒有用戶的參與,軟體就不算完成製作。因此 Hive 就騰出兩間房間專門來做使用者經驗測試。

一間是讓使用者組成焦點小組試用 app,另一間則是有眼球追蹤裝置,能夠紀錄使用者視線在螢幕上停留的軌跡。

「我們試著測試每個階段,從線稿到實際的網站。」產品開發人員暨經理 Yang Zi Dong 說到。

她會帶真正的使用嘗試新功能,比如申請補助的公司負責人。

多元化團隊

GDS 的成員包括來自官方相關的電子通訊系統公司 ST Electronics 的工程師、遊戲公司的主要開發者、軟體開發者、資料科學家、地理空間工程師、UI/UX 設計師 ,還有物聯網工程師。

ida-gds-hive-1
(Photo credit: IDA Hive)

大量的實驗原型

除了像商業補貼計畫這樣的大型專案,Hive 也做了很多實驗。很多政府部門碰到問題就會向 GDS 提出,他們就會開發出解決方案。

比如說  Jurong Town Corporation  想要一種簡單又準確的方式,來調查老舊工廠需要哪些維修。所以 GDS 團隊 就用無人機飛過工廠周圍,掃描後製成 3D 模型,再回到電腦上檢查。

ida-hive-gds-3d-printer
自製的 3D 印表機 (Photo Credit: IDA Hive)

參與這項計畫的地理空間工程師 Wayne Tan 表示,這個新方法比請人現場調查建築便宜了約四倍,每棟建築從 4 萬美金降到 1 萬美金。

物聯網團隊的 Celine Chia 則打造了一套氣體偵測網路,來追蹤垃圾丟棄管的臭味,讓垃圾清運人員能夠知道何時該清理。

過程中必須進到垃圾場,放置感應器,測試硬體,再和軟體整合。當然這稱不上愉快的經驗。

「我們試著停止呼吸,」她說,那一整天的工作就在閉氣中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