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違法?看看各國政府怎麼接招

評論
評論

Uber 台灣與多元計程車法案

上個星期 Uber 在中國與叫車服務滴滴出行合併,作為對市場和法規妥協的結果,隨後台灣投審會旋即以「Uber 實際經營業務與所申請的資訊業不符」為由,撤銷投資許可。

與此同時,交通部鬆口提及研擬中的多元計程車法案,將放寬計程車車身、顏色等限制,而在新措施出爐前投審會也配合暫緩處理 Uber 案。

Uber 更在此時發出會員信,號召使用者連署,讓 Uber 續留台灣,作為號召輿論支持的抵抗方法。

德國:白牌車只能分攤不得盈利,Uber 需要營業牌照

Uber 自詡為共享乘車平台,卻實際涉足管理司機營運,這樣的模式不只在台灣法律上有爭議,在德國、法國等地也不斷遭受罰款及禁止。

德國 為例,收到計程車司機提告,德國法庭從兩年前就表明類似 UberX 菁英優步的 UberPop,每次開罰最高 25 萬歐元,而司機也會受 2 萬元罰款。去年底法蘭克福法庭進一步裁決 Uber 必須有營業牌照,否則違法,此舉造成 Uber 司機短缺,退出法蘭克福、漢堡、杜塞道夫三座大城。

Uber 也開始在德國輔導駕駛取得證照,並補助營業牌照稅。

其實白牌車載客在德國是合法的,但只得收成本而不能盈利,而 Uber 抽成的行為已經違法。

法國計程車司機暴力抗爭

在 2014 年,法國計程車司機為了反對 Uber 進行了暴力抗爭,隨後法國政府對 Uber 展開調查並逮捕了法國執行長桑法爾·蒂博及總經理皮埃爾-迪米特里·戈爾-科蒂。此後更定調 Uber 為非法計程車運輸服務。

歐洲各國政府取締 Uber

匈牙利宣佈 2018 年 Uber 駕駛需牌照、丹麥法院上月還對 6 名 Uber 駕駛開罰約 9500 元到 28500 元台幣的罰款,在義大利、西班牙等國,Uber 也都被視為違法營業車輛。

美計程車和 Uber 司機皆爆發抗議,但多州已有條件合法

中華民國計程車客運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 上個月在抗議中活動中提到,Uber 在發源地美國有 17 州 可以合法使用自用車載客。不過路途也是曲折重重,而包括紐約、加州、西雅圖等地區都對 Uber 做出相關限制,其中 Uber 的誕生地加州不但沒有給 Uber 任何優待,還特別訂定了 交通網路公司 類別來合法管理此類服務 。除了計程車業者大規模抗議以外,Uber 司機本身也為獲員工身份及權益抗爭多時。2016 年 2 月,紐約便集結了 5000 名 Uber 司機控告 Uber 以約聘形式犧牲應負擔的司機福利。2016 年 2 月 紐約和舊金山 也才剛因 Uber 片面調降費率,影響司機收入而引發抗議。

在更早之前,也有因司機在未載客時間犯下謀殺案,傳出乘客人身安全疑慮,而 Uber 方面則對此重申其司機都經過犯罪紀錄審查。

日本計程車生態自成一格:非特許、可自營、司機條件嚴苛

日本 的計程車業則和許多國家不同,允許個體戶,車行也非特許。然而個人營業駕駛條件相當嚴苛,除了擔任旅客運送事業司機十年經驗或其他專職司機 20 年以上,還要滿足十年內無事故、無違反交通規則等條件。

而更為主流的計程車行則要負責購買車輛、油錢、保險、停車費,還要培訓司機,司機有基本工資和出勤時間,保險福利相當齊全。

以上種種規定也使得在日本搭計程車的費用相當高,而一般民眾平時則多選擇齊全的大眾運輸工具來移動。

另外白牌車在日本也是違法的,加上嚴謹的規範及民眾對計程車需求低,Uber 只能在京都丹後市 5560 人口的區域合法服務,當地原有的計程車業更是由於市場冷清,早於八年前停止服務。

韓國 Uber 司機需營業執照

韓國早於 2014 年便公布 Uber 司機及車輛都需要有計程車營業執照,否則就是違法,Uber 執行長崔維斯·卡蘭尼克和當地合作的租車公司 MK Korea 遭韓國中央檢查廳起訴。在 2015 年, 韓國政府 進一步宣佈將與計程車業者合作,app 也由 SK Telecom、KakaoTalk 等韓國本土公司製作,推出自己的高檔計程車服務。

香港勞雇爭議多

中國對網約車的立法迅速,也引起香港社會對 Uber 的討論,不過香港和台灣的情形較類似,Uber 仍然是屬於違法營業,從 2015 年 8 月開始,香港政府也以「在合法範圍外經營」為由,警方大量搭乘 Uber 車輛釣魚取締司機,同時逮捕 3 名正職員工 。香港 Uber 也傳出和司機之間的勞雇爭議,2016 年 7 月就有多達 18 名司機稱收到假信用卡付款,指控 Uber 積欠薪資。

中國網約車專法

中國方面也已推出網約車專法,包含網約車專門牌照、必須在網路上預約,不能沿路攔車、平台必須紀錄車主、交易及路程資訊等等,而 Uber 在中國的補貼競賽中不敵在地的滴滴出行,因此將中國業務出售併入滴滴。

另外在菲律賓則訂定了新式共乘特別法,平台、駕駛、車輛都要獲得許可。

澳洲則是暫時准許 Uber 營運,並要求 Uber 審核駕駛背景及車輛條件。

Uber 模式哪些該存,那些該改?

Uber 以快速方便的平台機制和優質的使用者體驗迅速擄獲各國消費者的心,然而就如同德國對白牌車的共享規範, Uber 不論是司機或平台本身實際上都有藉載客行為盈利,而影響了全球計程車業者的生計。

Uber 要合法,最快的解決方式就是符合既有法規,爭取營業牌照及車行資格,受法規管轄。不過在德國的例子中可以看到,要獲取官方牌照及駕駛培訓將增加許多成本,而其金流設在境外也造成各國難以從司機收入及手續費獲取稅收。

Uber 台灣:跨境電商本來就無稅收規範

另外,以目前在台灣的情況而言,前政委 蔡玉玲 提過,乘車安全保險也是由境外提供,若發生意外 Uber 方僅會「協助」處理理賠事宜,行車安全保障其實是較低的。

Uber 台灣總經理 顧立楷 則在電台訪談中表示,Uber 有在台灣繳稅,不過司機收入須自行申報,而 Uber 抽成金流在國外的部分,則強調台灣仍無跨境電商繳稅的法規。

台灣多元計程車法案將上路

對 Uber 撤資案,前政委蔡玉玲發文提及即將上路的多元計程車法案。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則表示多元計程車法案上路,最快明年前 Uber 也可「和計程車業者合作上路」。

儘管在官方說法中,一開始多元計程車法案似乎是對 Uber 釋出善意,不過在近日 多元計程車法規調適會 來看,交通部提案並非為 Uber 等網路乘車平台定立專法規範,而是在現有既車行的基礎上,鬆綁車身顏色、費率,定 app 叫車規範等等,和中國的網約車專法並不相同。

在各國現有法規下,計程車多為限制數量的特許行業,Uber 既然要經營載客服務,那麼司機管理、乘客安全、金流稅收等都是需要 Uber 、計程車業者和各地政府單位各退一步,才能共同解決的關鍵問題。


精選熱門好工作

Software Manual Test 手動測試工程師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營運工讀生 (Part-time Intern)

Wanted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遊戲美術 Game Artist

Orangenose Studio 易銘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