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紅經濟的運作原理,其實來自酒店!

評論
評論

有天,友站 U-ACG 一篇名為《女神哭哭,土豪呼呼》的文章吸引了 INSIDE 編輯部的目光。文中介紹了中國網紅互相約戰 PK,看誰有個「土豪爸爸」,誰人氣高,收到禮物多的最新玩法。這種普遍訴求課金的「中國式」的網路文化坦白說筆者並不是太陌生,相較於台灣與歐美網路紅人普遍以 KUSO 橋段吸引人氣為主流(但中國人氣最高的 papi 醬也屬此類)。這篇文章清楚的介紹,現在中國有無數直播網站,打著有眾多「顏值高」的美女主播(還有少量男性)唱歌跳舞或是講講個人脫口秀,吸引網友們觀看;粉絲也可以儲金買各式各樣的虛擬禮物送給主播們,主播也會好好感謝粉絲作為回報。

然而最精彩的還是「PK 化」了,原本屬「捐助」性質的送禮,現在藉由課金買票轉化,血淋淋的變成每場勝負指標;然後該文也點出最好看的地方就是最後看誰土豪粉絲多多,最後倒數讀秒時一口氣灌票進去的逆轉秀。但禮物設計的部分也相當有趣,除了普通的愛心、花束以外,像是「香奈兒口紅」、「鑽戒」、「LV 包」都有。女主播除了唱歌以外,直播間還不停喊著「求鑽戒、求口紅啊」,當粉絲真的買了禮物,主播就會喊著「感謝 XXX 哥」「感謝 OOO 爸」。

netred02
▲許多中國直播 APP 用「約戰 PK」作為賣點。Photo Credit: YY

雖然變形幅度相當大,但這套送禮博好感與人氣大 PK 的模式,顯然就是來自日本的公關俱樂部(キャバクラ)啊!

日本公關俱樂部大多不會真的從事性交易,而是提供政經人士喝酒、聊天、促進感情甚至交易的場所,對照起來的話比較像台灣的「便服店」。女公關主要是陪客人喝酒、聊天,十分看重個人的交際手腕,而這也是十分看重個人業績的行業,常常看到前段班的女公關為了爭取當晚業績第一,祭出各種花招跟客人撒嬌點酒菜的畫面。有的店家甚至會把這當作賣點不時舉辦「人氣之夜」,公然比賽業績,讓客人與女公關同時享有競賽的刺激與榮譽感。


▲遊戲《人中之龍 0》經營公關俱樂部的橋段,Photo Credit:Meiyi Chan

根據美國人類學者 Anne Allison 的研究,女公關扮演出誇大的女性特質,並塑造一種愉快的性別支配氣氛將會讓男性自我膨脹,從中產生男子氣概;法國社會學家 Pierre Bourdieu 也提出男女秉性(dispositions)都會透過類似遊戲感受的牽引,個人會投入特定可以帶來利益(不管實質或是象徵意義)的遊戲,從中建立起榮譽感,覺得自己是真正的男子漢。所以在 公關俱樂部或是其他類型的酒店,都可以看到各種精心準備的場景以及遊戲,讓男性享受「被依賴」「被需要」的宰制感

5389544445_df2cac5f6a_o
▲酒店是套精心設計的機制,讓男性享受「被依賴」的宰制感。Photo Credit:Danny Choo

同樣的以「顏值高」女性為號招的網紅直播平台也是透過類似的機制,讓網友透過有實質金錢的遊戲,將自己成為女神們的守護者。

當然在「性」的展演與意義上,網紅與酒店已經截然不同。今年中國開始加強網路直播的規範內容,進一步限制直播主的性尺度,就連服裝都禁止穿細肩帶,也不能類似口交的吃香蕉。屬於公共空間的直播平台上,網友並沒辦法像酒店一樣藉由明顯的色情展演「性宰制」,但網紅直播平台透過了另一套更加符合網路遊戲文化的機制,使得送禮變得虛擬也更加容易,讓網友透過有實質金錢的遊戲,將自己成為女神們的守護者展現出男子氣概(至於沒送禮的絕大多數觀眾,就成了真正的「旁觀者」)。

在台灣或歐美的網紅大多是個人或一對一經紀的方式從推銷、廣告中,或是小規模捐贈獲得營收(當然無論男或女,有許多人是透過展演性感獲取眼球),而放眼全球,目前只有中國是大規模透過這種遊戲化,「建立男性自尊心」的方式,建構起該國的網紅經濟。根據新浪微博做的統計,中國網紅女性佔了 74%,絕大多數落在 17-23,24-33 這兩個年齡層間,說是以年輕女性撐起的產業一點也不為過。

1032541041
▲目前中國直播平台數量高達 200 多家,數字還在成長中

網紅直播可說是今年中國成長最快速的網路產業。光是微博一個網站,2016 年網紅的粉絲總量就有 3.85 億位。各式各樣的孵化器與經紀公司也正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用著培養藝人的模式經營數以萬計的網紅(但也因此,女網紅的背景千篇一律是粉白色調,放滿布偶的房間;大多數也整成錐子臉畫著韓妝)。但就像許多新興產業一樣必定歷經陣痛期一樣,目前中國直播平台數量高達了 200 多家,但絕大部分都還離損益兩平遙遙無期。

netred03
▲中國網紅直播同樣是建築在男性優越感的產業。Photo Credit: YY

或許這個建築在男性優越感的產業,結局也會像其他網路業一樣:大部分都成為互聯網的過客,只剩幾家「獨角獸」成為最後贏家。

參考學術文獻:黃淑玲《男子性與喝花酒文化:以 Bourdieu 的性別支配理論為分析架構》,2002。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