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的問題就是沒有搞懂問題!別把「改變世界」掛嘴邊

幫人們節省時間,就算改變世界了嗎?本文以 Tez 的親身觀察出發,點出了矽谷把解決生活小事講成「改變世界」大事的風氣,並且認為這些過度膨脹的說法除了不誠實、傷害投資人和用戶信心以外,還會危害到真正想改變世界的團隊。
評論
評論

本篇作者 Riva Melissa Tez 是 Permutation AI 投資的執行長,原文為《 Silicon Valley Has A “Problem” Problem》。INSIDE 獲授權編譯。

幫人們節省時間,就算改變世界了嗎?本文以 Tez 的親身觀察出發,點出了矽谷把解決生活小事講成「改變世界」大事的風氣,並且認為這些過度膨脹的說法除了不誠實、傷害投資人和用戶信心以外,還會危害到真正想改變世界的團隊

矽谷有個問題。那就是大家不再知道「問題」這兩個字代表的意思,而為了維持社群的核心價值,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根據牛津字典,「問題」(Problem)的意思是:

一件不受歡迎或有害,需要處理並克服的事或情況。

在灣區居住一段時間後,我發現這裡的文化追求一種最終目標,要達到完全自動、無縫接軌又有效率的存在。而任何無法達成這個目標,或是違反這種生活標準的障礙,都會被歸類為問題。比如要做點雜務或跑個腿,就算只是一些簡單的事也會被視為問題。

我們把這些小事當作障礙的人,應該要知道自己是非常幸運,甚至擁有特權的人。世界上很多地方連水和食物都拿不到, 這才叫做問題 。在舊金山缺乏可負擔的住宅、貧窮的群體缺乏幫助都是問題。現在這個狀況會危害到社會,而這些議題都需要克服。我們的健康保健系統覆蓋著一層層迂迴複雜的問題,儘管有著大量的資金卻無法緩解最基本的議題。我們的金融系統利用人們對信用的遊戲化心理,產生大筆的債務。

不確定壽司能不能在早上 10 點準時抵達你面前不是問題;不知道離你最近的乾洗店在哪裡也不是問題。能夠看見這些障礙或不便,並且進一步去避免,是一種 特權 ,是特定社經地位才有的權利。這是讓我們追求更高效率生活的一種福利。

我不是在詆毀包含灣區在內,提供隨選(on-demand)服務的公司。事實上我不敢說全部都用過,但也算隨選服務的重度使用者,我常利用這些服務來提升自己的效率和表現,我的公司有一天也有可能會投資這樣的服務。能用到這些服務,是住在這個無縫連接服務、科技於日常生活之地的好處。而這些都是 福利 。但要把特些特權說成是解決了哪些問題,從根本上就是錯的。世界各地那些受困於每天必須面對的問題的人,可能只有夢中才能享用這些服務,把這種特權稱為問題是一種冒犯。

在矽谷過去十幾年的發展中,我們在隨處可見的「改變世界」口號中迷失了。身為新創生態圈的一份子,投資者和公司都太看重執行長們兜售的那些,幾乎可以稱為 不實的願景

所以,就直接拋出你的企業服務吧。告訴大家這些服務如何讓我們的生活更好,以及投資者如何從這些承諾中賺大錢,告訴我們你一天能替我們省下 20 分鐘。「替一群人們省下時間」的市場很大,而且一直都很值錢,並不是所有公司都非要宣稱改變世界不可。從近期的媒體上可以看到,不實的願景對投資人和顧客都會產生巨大衝擊,不只如此,缺乏謙卑態度讓我們忽視了真正重要的事。這才是人類最重大的挑戰。

如果矽谷人繼續號稱這些福利型服務和產品是「能一舉克服全球問題的解決方案」,那就等於向世界宣告我們有多不切實際。我們將告訴矽谷和創新聚落之外的人,我們忘了世界有多大。我們也等於背叛了那些真正做著「改變世界」的專案,試圖為真實世界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案的人,而我們並非所有人都在偏離常態分布的那一端。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Web Designer(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TW] 客服專員

Deliveroo 戶戶送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行銷企劃主管

安力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