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n Musk 說我們可能活在虛擬世界,其他矽谷名人怎麼看?

評論
評論

最近在矽谷當紅的話題之一就是經典的 桶中腦 討論,也就是:我們是否活在虛擬實境中而不自知?一切始於特斯拉執行長 Elon MuskCode Conference 上的發言,認為我們非常有可能活在模擬世界當中。

話題的開端是,Elon Musk 認為我們現在的遊戲已經如此接近現實,繪圖渲染和人工智慧的進步也讓我們超越了 恐怖谷 那樣僵硬的模仿界線。因此他認為有很高的機率,我們其實活在別人的電玩模擬世界裡。

所以我們的遊戲發展軌跡很明顯地是愈來愈像現實,這些遊戲可能在數以萬計的 PC 或機上盒(主機)上運作,機率上來說,我們很有可能也是存在這數十萬台主機遊戲的其中一個現實中。

沿著這股熱潮,TechCrunch 就此進一步蒐集了多位矽谷人士對這個虛擬實境假設的看法。

Twitter 和 Square 的執行長 Jack Dorsey 表示,如果我們在一個(虛擬實境)當中,那還有可能是同時在多個(虛擬實境)裡面。

.


網景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 風險投資的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則在彭博科技會議上說到:

系統裡有一些 bug。首先我們不能排除 Elon 是活在自己的虛擬實境裡面,我們不該忽略任何可能性。或許我這樣有點太現實了,不過就算我們真的活在虛擬實境裡,看起來似乎沒人(在管理),程式設計師應該跑去吃午餐了,而我們得自己修好這些 bug。

風險投資公司 GV 的創辦人 Bill Maris 的回答則回到了自身週遭的事物上:

我想我不是哲學家那種類型的人,但當我看著我兒子的雙眼,實在很難相信這是虛擬的。就算是,我也不在乎,我的工作就是照顧好我的家庭、幫助公司成長。我不認為 Elon 會說出他不相信的事,但我覺得出現行星砸破天花板的機率還比較高,比起來我比較擔心這個。

SpaceX 的投資人 Steve Jurvetson 則在彭博科技會議上說到:

我什麼我們有光速的定律?因為如果你是遊戲設計師,這就是運算地平線的方法。如果你往最細微的微觀看,你會看到畫素和立體像素,而我們這個世界也存在最小的像素尺寸⋯⋯儘管沒有實際證據,思考起來還是非常有趣。

在同一場會議, Android 之父,近期全力投入人工智慧的 Andy Rubin 則幽默地說:

如果我住在虛擬世界,我會希望自己能多一點掌控權。我一定會希望幫自己多加一點頭髮,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自己應該不是在虛擬世界的原因。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投資人 Yuri Milner 則在這場會議中表示:

我認為我認為很多人把這延伸來解釋費米悖論⋯⋯我們近期的發現已經顯示宇宙中應該很容易有其他生物。我們應該要見過卻還沒見過任何外星智慧生物的跡象。

有人認為要解釋我們還沒見到外星生命的原因,就是我們身在外星人創造的虛擬實境裡面。我不完全同意這樣的基本假設,我認為還有除了活在虛擬實境以外其他的解釋。但我很喜歡虛擬實境假設裡其中一項說法,當有人決定該關閉我們所住的虛擬實境時,我們就會發現自己在虛擬實境裡了。這點很有趣,我們可以看看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除了公開發表的評論,TechCrunch 也在 Twitter 上訪問了 Box 執行長 Aaron Levie ,他的回答則是:

不清楚。不過身在一個川普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世界裡,的確感覺很像虛擬的。

 

 


精選熱門好工作

前端開發者 / Frontend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4,000

Front-End Developer 前端工程師

Infocast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UI / UX 設計師(中壢)

雷麒科技有限公司
桃園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