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獵豹 Cheetah Connect 峰會】Day 3:每年增七百萬碼農能成就怎樣的中國海外夢?

評論
評論

承 2016 獵豹 Connect 峰會上篇,本文則節錄格靈深瞳何博飛,以及 TiEA 會長林之晨的部分,並將引用貝塔斯曼投資中國區執行長龍宇的談話內容,作為本系列文章對中國網路產業的觀察與結論。

何博飛:將打造超越百度與樂視的無人車技術

mmexport1461789207608
▲格靈深瞳 CEO 何博飛宣佈成立新團隊驅勢,進軍無人車產業

前兩天 INSIDE 曾介紹過的格靈深瞳何博飛今天也來到大會現場,並再次向大眾宣布將進入無人車市場的訊息。跟許多人一樣,他也把 AlphaGO 作為人工智慧時代即將到來的訊號,並借用 Yuval Harari 所分享概念,認為所有「潛意識」的事情,小到刷牙,大到通勤駕駛都會人工智慧所取代。

講到無人車,自然不得不提到 Google。Google 的無人駕駛應已是世界上無人駕駛里程數最多的單一公司,可能是目前最好的解決方案,然而車體本身可能很便宜,但駕駛系統將高達大概幾百萬人民幣,並不是大眾所負擔的價錢。同時,中國的百度與樂視也各自發佈他們的無人車計畫。對此,他對於將要成立的無人車團隊「驅勢」十分有信心,百度的無人車可以駛上北京五環行走,但他們的無人車卻能在更擁擠的三環上自在的穿梭,並穩定到就連在車頂上放打火機、硬幣等小物件都不會遺失。

另外他也介紹格靈深瞳另一項主要服務「Deep Video」,說明北京其實有幾十萬個攝影機,但目前真正有效能抓違規車輛的只有幾千台;但 Deep Video 可以透過影像自動辨識,只要出現車輛的一小部分,像是顏色、車款等,就能清晰分辨出車輛的製造廠商、年份以及型號。目前已在新疆烏魯木齊成功實驗。

而在演講完的會後記者訪談中,說明 Deep Video 實際運用在各地的交通,需要較長時間的前置作業與資料庫串連,因此目前只專注中國市場。但在無人車產業的觀點上,他認為網路企業進入無人駕駛,已是不可逆的歷史潮流。目前雖然已經有像 Uber 的共乘系統出現,但對車輛而言,其實最高的還是司機的人力成本。他將以迪士尼等園區內的交通系統為第一個切入點,讓所有人認知自動駕駛的方便所在。

他甚至認為,傳統車廠在進入無人車領域時,很可能過去的經驗將成為轉型的阻礙,就跟柯達明明手上也有數位相機的專利,卻因大量庫存,不敢轉型而在市場上凋零。

林之晨:台灣是含金量相當高的標竿市場

mmexport1461763426476
▲ AppWorks 共同創辦人林之晨上台分享台灣市場

台灣讀者也相當熟悉的 AppWorks 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 TiEA 會長林之晨這次也受大會邀請,上台分享台灣行動網路市場的特色與展望。無論對世界或中國而言,其實台灣都是一個十分有趣的市場;全台行動上網人口約 1700 萬人、Facebook 與 LINE 的普及率幾乎都接近 100%、Android 與 iOS 相比比例是 82:18。而最重要的是,雖然跟大國比起來台灣看似使用者較少,但卻是「含金量相當高」的國家,在 Google Play 的付費竟可高達全球第四高!此外電商穿透力可達 15%,遠遠超過中國的 10%,美國的 8%,從成交總額來看,是世界第八或第九大電商市場。

林之晨說明這是因為台灣流行的行動應用,因受日本殖民與地理位置的因素,對各國 App 的接受度都相當高,因此可作為有效的國際市場參考。他也預測,台灣未來市場機會在於下列幾點:

  1. 全通路::過去十年可是電商與實體激烈競爭的一段時期,但未來囊括線上與線下「全通路」的公司,將會以因提供更便利的購物服務與多元管道,贏得消費者的目光與愛戴。例如他所投資的 91 App,就是讓加入的商家同時擁有 App 與實體通路解決方案的服務;而在台相當受歡迎的 iCHEF 結合了餐廳的智慧點餐與 POS 系統,並能進一步利用數據進行有效的顧客管理。
  2. 自動化:在微信首創了聊天機器人自動客服以後,Facebook Messenger 跟 LINE 也開始跟進了,而這是大多數市場未來的大浪。另外人工智慧技術運用在程序自動化廣告與自動投放上,也將會是台灣與東南亞接下來相當有潛力的市場。
  3. 自動運送 C2M 系統:以「必要」為首的 C2M 下單後製造模式正在興起,能夠大幅提高工廠的生產效率,並節省之前產業鏈過度庫存所溢出的多餘成本。
  4. 1099 員工:以 UBER,AIrbanb 為首的共享經濟正在興起,而台灣與東南亞在進一步發展成像亞馬遜「幫它送貨就免自己運費」的弱連結夥伴關係上相當有機會。

由傅盛與雷軍吹起的「中國海外夢」

在這幾天的觀察下來,筆者發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中國突然掀起了一股積極討論「海外化」的熱潮。傅盛自己的演講一直談到:「中國內部市場的競爭太過激烈,那為什麼不走出去?」

mmexport1461763405995
▲ 貝塔斯曼投資中國區執行長龍宇

貝塔斯曼中國區執行長龍宇的演說有非常大一部分就是符合這股熱潮,鼓吹中國的網路業「應該走出去」。在她的分析中,中國使用者數量是英國、法國、德國再加上美國等全世界最發達市場的總和,同時中國也是在虛擬世界上,使用者彼此最緊密連接,競爭卻也最激烈的沃土。這讓中國網路業彼此不斷競爭後,有了最強硬的營運底子。

同時她也認為中國最不缺的就是「碼農」。過去講到中國的時候,總是讓人想到「中國製造」,但現在這些製造業都已出走,都到越南、緬甸去了。但在高階成本結構的產業上,中國不必一定得追求德國和日本的硬體升級路線,而是以網路業的原生優勢,配合每年有 700 萬,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資訊工程背景的大學生勞動力在軟體上追求卓越。

因此在軟體產業上,中國不但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場,還有極大溢出的產能;這些在國內「淬煉」過的網路業,只要把大家玩到爛的那些招式,在國外稍微發揮就能打遍無敵手。

此話確實有其道理,由於中國是跳過 PC,直接以極快速度發展行動網路產業,不但讓智慧型手機使用者數量遠超於 PC(不像其他國家比重沒那麼懸殊),也讓他們的研發與商業開發能量直接專注在行動網路,造就了獨樹一格的產業生態。

但從大環境的產業結構來看,中國確實因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中產階級崛起,有著不得不從勞力密集轉向知識密集產業的壓力與焦慮。會這麼強調「用軟體走出去」,無疑就是這股產業結構最好的表徵。而把觀察的尺度拉近一點,可以看到自從 WIRED 雜誌英國版刊出以雷軍作為封面的《It’s time to copy China》(是拷貝中國的時候了)文章後,整個中國產業轉型所面臨的壓力與焦慮,似乎就以「新希望」的方式爆發出來了。

文章一再提到小米是以網際網路,而非硬體的思維獲得巨大成功,並擴展進東南亞、印度等海外新興市場。而傅盛與獵豹以純粹工具軟體成功全球化的故事,則為這段中國網路業航往國際的希望,再抹上了一筆色彩。

但這從來就不只是商業的事

不過中國網路業就真的像龍宇所說,這麼簡單就能走出去嗎?或許從外部的眼光來看,就算民間企業本身無意好了,但中國對網路與資料的高度審查、控管,確實是影響外國市場與消費者十分重大的因素(台灣可能是最明顯的例子之一)。獵豹、騰訊 Garena 本身海外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就是能成功降低自己中國企業的色彩,積極在市場與產品上給人國際化的印象。但在例如行動支付、雲端系統等等更具隱私性,或是更基礎性的系統產品上,中國網路業要走出海外,確實有著其政治的包袱。

這股同時夾雜躁動與希望的中國海外夢,能真正吹起嗎?或許,這即將是全球網路產業在下一個十年必須面臨的巨大命題。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Video/Image Processing Software Engineer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協理

數字銀河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Game Animator 遊戲特效動畫師

Banana Whale Studios 香蕉會兒設計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