鍍金時代 2.0:權力日漸膨脹的矽谷鉅子們

美國人把財富突飛猛進的 19 世紀末期稱為「鍍金時代」(Gilded Age),像「鋼鐵大王」卡內基、「石油大亨」洛克菲勒都因致富,同時累積巨大的社會與政治權力;但他們跟現在的矽谷相比,可能都還望塵莫及。科技公司 CEO 們可能已握有前所未有的權力,正因驅動社會變革的力量,不再純粹由政府與公眾主導。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 :the guardian《The digital Gilded Age: DC faces Silicon Valley's riches – and ever-growing power》,經合作媒體 TECH2IPO 編譯

美國人將 19 世紀末期稱為「鍍金時代」(Gilded Age),隨著鐵路、煤礦和工廠的興起,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從歐洲等地前往美國謀生,但財富還是不可避免地朝著少數人聚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要數「鋼鐵大王」安德魯 · 卡內基(Andrew Carnegie)和「石油大亨」約翰 ·D· 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通過在商業、政治以及慈善事業所取得的顯赫成果,這些富豪所積聚的權力也非常矚目。

傳記作家 David Nasaw 表示,冷酷無情的行事風格讓卡內基落得「強盜大亨」的稱號,但相信卡內基在看到今天矽谷科技公司所擁有的權力時,也會感到驚訝。

「卡內基絕對想象不到今天 Zuckerberg 所擁有的權力之巨。」在紐約城市大學擔任歷史學教授的 Nasaw 說,「和過去任何一個時代相比,在今天政治的關聯性要顯得更加缺失。科技公司的 CEO 們已經擁有了前所未有的權力,因為驅動社會變革的力量不再純粹由政府主導。」

在 2016 年,科技公司的 CEO 紛紛開始涉足政治。在相互發起訴訟的同時,他們甚至敢於和美國政府叫板。在公司年度開發者大會的開幕式上,Facebook 的 CEO Mark Zuckerberg 直言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Donald Trump 的立場是反移民的。

「我曾聽到過一些發自恐懼的言論,有人甚至會號召建起高牆,以便將自己和所謂的異類隔絕開來。我也曾聽說有人提議封堵自由言論,延緩移民計畫,減少對外貿易,甚至是阻隔網際網路的接入。」Zuckerberg 在大會上說到。

「與其築起高牆,我們何不建造橋梁?」他向大會的觀眾說到。

這無疑是一番政治性言論,這番話從 Zuckerberg 口中說出來似乎更別具一番風味。一直以來,Zuckerberg 都在低調從事遊說工作,希望可以讓美國的移民政策變得更加自由。Zuckerberg 所做的可不僅僅是發佈帶有政治意味的產品那麼簡單:在去年 12 月,他發佈了一項聲明,表示將會捐出自己 99% 的財富(約 450 億美元),以致力於提升人類潛力的發展水平。當然,聲明中的「潛力」必須符合 Zuckerberg 的世界觀。

Gizmodo 在上週五獲得了一份 Facebook 公司的洩漏文件,他們從文件中獲悉曾經有 Facebook 員工向 Zuckerberg 提問,希望得知後者是否會為了打擊 Trump 而發起更加積極的攻勢。Facebook 的日常活躍用戶數量高達 10.4 億,在許多用戶眼中,Facebook 儼然已經成了最重要的新聞資訊來源。

當 FBI 在聯邦法庭上取得勝利,並勒令蘋果公司為破解一台 iPhone 提供協助時,蘋果公司的 CEO Tim Cook 發佈了一項公開聲明,並拒絕提供協助。儘管當時仍處於恐怖襲擊事件的敏感期,但 Cook 還是作出了拒絕提供協助的決定,並向公眾表明自己所做的一切並非意在推翻民主制度。「正是出於對美國民主制度的尊重,我們必須拒絕 FBI 的協助要求。」蘋果公司在公開聲明中寫道,「這項要求會給美國公民的自由帶來損害,我們的政府應該為公民自由提供保護。」

蘋果公司已經一躍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這家巨無霸及其領航人 Cook 真的要比美國政府更加懂得應該如何為民主提供保護嗎?許多民眾選擇了站在蘋果公司的立場:就在 Cook 發佈公開聲明當晚,已經有少數人在舊金山蘋果專賣店外集合,並對蘋果公司的行為表示支持;在年度股東大會上,蘋果公司的股東也為 Cook 的所作所為而站立喝彩。就在拉鋸戰不斷上演期間,美國政府宣佈他們已經成功破解和案件相關的 iPhone 設備。政府無疑已經作出了讓步,也因此而避免了讓這起事件成為後續類似事件的審判先例。

在蘋果公司和美國政府抗衡期間,另外幾家科技公司也在訴訟案情摘要中向蘋果公司發起支援,微軟公司顯然是其中最大膽的一家。微軟公司在上週四向外宣稱,表示自己已就向用戶提供公司依法上交數據情況一事向美國政府發起訴訟,希望可以為用戶爭取到知情權。微軟公司表示:「美國政府計劃利用雲端計算技術進一步拓寬自己的影響力,以更好地實施秘密調查工作。」

此外,微軟公司還向其他科技公司的 CEO 發起號召,希望可以捍衛同一條戰線。蘋果公司和 FBI 的鬥爭正是一次成功的守衛戰。「蘋果公司是上一場戰役的首要參與者,我們支持蘋果公司的立場,同時也希望其他科技公司能夠和我們站在同一戰線之上。」微軟公司的法務長 Brad Smith 表示。

除了和法律相關的衝突以外,矽谷科技巨頭還以慈善為名義建立了自己的軟實力中心,例如 Sean Parker 的癌症研究企劃以及 Zuckerberg 的免稅遊說基金。

創立了音樂分享網站 Napster 的「壞男孩」Parker 曾擔任 Facebook 的第一任董事長,他宣佈自己將會為 6 個癌症研究中心捐贈 2.5 億美元的資金。一直以來,科技公司的創始人都因為在捐贈上面表現吝嗇而備受批評。有歷史學家認為,Parker  希望這次捐贈可以讓自己躋身世界名人錄的萬神殿,繼而流芳百世。

在宣佈捐贈的同時,Parker 還提及自己有意對醫療體系進行修改,以便讓其更貼合風投領域的要求。「我們的醫療體系出現了缺陷,資金的輸入並沒有鼓勵內部人士承擔更高的風險。我們缺乏積極主動的科學態度,現在的科學態度只會錦上添花。」

這一系列舉措揭示了矽谷科技巨頭正在對由華盛頓搭建的舊體制發起衝擊。許多歷史學家認為,這種以產業為單位的力量自鍍金時代以來還從未出現過。

「我們生活的各方面又一次為極少數的公司和個人所控制。」T·J Stiles 說到,他曾憑借《第一位大亨:康內留斯 · 範德比爾特(Cornelius Vanderbilt)的生命史詩》一文獲得了普立茲獎。

「在鍍金時代,我們也曾經有過許多創業公司和新型企業,但巨頭對產業的兼並、統治以及掌權還是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商業巨頭會不惜一切地削減成本以及擺脫政治控制,而且他們通常會取得最終勝利。」

鍍金時代的推進將會催生一種全新的文化運動,在 Nasaw 眼中,這種文化運動和今天所上演的情況非常相似。「在當時,人們對慈善事業抱有非常嚴重的 敵視態度。然後一群全新的政治家因應而生,並發起了所謂的民粹運動。」

Nasaw 還補充稱富豪可以發揮影響力的地方正是慈善事業和遊說活動。

「當時人們對卡內基和洛克菲勒設立自己的慈善基金一事曾發起過強烈抗議,政府甚至還就應否允許財富以此種形式集中一事召開過國會聽證會。」Nasaw 說到。

「民主和億萬富翁之間的對話通常如此,只是在今天,億萬富翁所擁有的能力已經 遠超從前。」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網紅公關/經紀人 KOL agent (KOL Rada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Developer)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Software Automation Test (Dev. Team) 自動化測試工程師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