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扭轉政治的典範:回顧太陽花運動 2 週年

太陽花運動這場歷經 23 天,堪稱戰後史上最大規模的街頭運動一舉扭轉了台灣政治的局勢。在眾多影響太陽花運動的因素裡,「網路」儼然成為一項極為關鍵的一部份。稍微大膽一點的說,在這場運動的許多場合中,網路已是傳遞訊息最重要的管道。
評論
評論

今天是太陽花運動的 2 週年之日。若從現今的政治局勢來看,這場歷經 23 天,堪稱戰後史上最大規模的街頭運動一舉扭轉了台灣政治的局勢,讓當時佔盡行政立法優勢的國民黨政府,接連大敗於 2014 九合一縣市長以及 2016 總統國會大選,並且產生了一連串的割闌尾運動、柯文哲效應,以及時代力量興起等後續政治效應。

其中「成就」太陽花運動的因素當然很多,從政治與社會層面來看,野草莓、反媒體壟斷、苗栗大埔事件以及洪仲丘事件等一連串的社會運動與抗爭,為太陽花累積了長久以來的社會運動動員能量;而當時在國會議長承諾不清場的前提下,也讓運動具有較長時間發展的結構,並讓立法院佔領端最後以「光榮退場」的方式劃下句點。不過,在眾多影響太陽花運動的因素裡,「網路」儼然成為一項極為關鍵,並讓許多學者、媒體以及大眾紛紛議論的一部分。像是佔領行動一開始的訊息傳播、PTT 爆卦、物資調動甚至到白狼來襲、大腸花現場直播,能迅速傳遞資訊與動員群眾可說是都靠了網路技術。稍微大膽一點的說,在這場運動的許多場合中,網路已是傳遞訊息最重要的管道。

Occupy_Taiwan_Legislature_by_VOA_(8)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不過再細緻一點來看,網路在運動現場 卻也有局限 。在被國內情治單位高度監控的可能性下,「領導運動」的核心群事實上是完全無法使用電話、網路,只能透過口耳相傳傳遞訊息的。關於這點,筆者曾聽及一位外國人類學家,在運動現場繞了一圈驚呼:「從人類學的視角來看,這場運動簡直就像台灣廟會!」我們若借用屏東東港東隆宮每三年一科的「燒王船祭」作為對比,事實上可以發現確實結構上頗為類似。不同於外端群眾熱鬧、流動的氣氛,讀者應該可以回想在佔領完成後,除了演說、宣布事項以外,立法院內絕大多數時刻是相當安靜、守序的,只有核心決策群討論事項較為活絡。這與宮廟內主祭者以肅穆的氛圍認真進行儀式的氛圍是相當接近的。

從成員結構上來看也確實如此,核心團隊大多來自長年關心社會議題的社運成員或工作者,對於社運行動早有相當熟悉度,才能在有紀律的行動原則下一邊避過情治單位監控,一邊進行各項決策。不過,雖然他們確實主導了運動進程,但外面的群眾卻可能是更重要的部分,他們使用網路、媒體關心現場,並透過網路媒介,自願參與甚至是「保衛」現場。

接下來將簡單回顧,網路在運動各個階段所發生的作用與扮演的角色。

攻進立法院初期

2014 年 3 月 18 日下午,黑島青與許多社運團體就已討論佔領立法院的可能性,並在晚上舉辦「守護民主之夜」晚會。原本社運團體是計畫在隔日早上,以號召民眾早點名的方式包圍立院,但晚上九點前後,學生便與蔡丁貴教授談妥,藉由公投盟「佯攻」正門的方式吸引警察注意,而學生則由濟南路側門進入立法院。此時根據報導,陳為廷就在此時「要求大家拿出手機自拍,上傳網路打卡並號召更多公民參與」。

不僅如此,隨後學生即進入立法院議場內部,並使用會場內桌椅架設阻礙物避免警方進入清場,此時在主流媒體尚未能取得任何畫面的狀況下,已有人用拖鞋架起 iPad,透過 Ustream 網路直播議場現況給外界,觀看人數最高達 80 萬人次。到了 3 月 19 日凌晨,g0v 即刻使用 Hackfoldr 統合了各網站的散佈資訊,讓大眾用最快速度獲得即時訊息;並且在現場缺乏 3G 網路的狀況下,架設起 Wimax 行動無線網路基地台。而議場內的學生也透過 Facebook、PTT 等網站向外界募集需要的物資。

319 至 323 佔領行政院行動之前

3 月 19 日待情勢稍穩固後,有越來越多的群眾透過網路、媒體獲得訊息並到立法院外圍現場。而在頭兩天,當時現場一直盛傳警方將由林森南路八巷進入立法院內清場。現場群眾因此藉由網路,自發起 24 輪班守候的行為,最高紀錄曾在寬約 4 公尺的巷子中,一口氣擠進 300 人守候。

而被許多媒體津津樂道的「物資補給」,也是青島街、濟南路的物資組人員開出即時清單,再由網友依清單認購 Pchome 或 ASAP,使用快速到貨寄送至青島街 7-11 到達現場。

tma02
▲群眾運用網路共筆,透過網路購物補給物資,Photo Credit: Wu DarKuen

攻佔行政院

323 攻佔行政院行動中,不少人也是透過網路接受第一手的攻佔消息與警方暴力清場畫面。而在後續的法律起訴過程中,也是因有人提供魏揚在 Facebook 發文時間點,證實與號召群眾聚集的時間不符判決裁定請回。另外有記者在 Facebook 發文有趁勢踢學生之行為,被網友肉搜而出面道歉。

張安樂示威與大腸花論壇

而在運動後期即使熱度稍減,但網路視訊同樣扮演重要角色。例如 4 月 1 日現場群眾就擔心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會利用外圍示威的機會,向支持運動群眾施予暴力而自主全程轉播。而別於立法院內核心領導群出現的「大腸花」論壇,一連在 4/7-4/10 透過網路直播連續舉辦四天,成為不少運動群眾情緒發洩的主要舞台。

tma05

▲群眾透過大腸花論壇表達心聲兼宣洩情緒,Photo Credit: 大帝音地

330 反服貿遊行

在攻佔行政院行動後,3/27 立法院核心領導群即宣布,將在 3/30 號召民眾在於凱達格蘭大道,身穿黑衣示威遊行。在下午 3 點半左右,林飛帆宣布參與人數有高達 50 萬人之數,而台灣有不少人是藉由空拍 50 萬人的畫面,進而認識空拍無人機這項科技。此外後續在人數估算上,另外有人運用 Google Earth、AutoCAD 再透過面積推算遊行人數約為 44.1 萬人。

tma01
▲不少台灣民眾透過運動空拍照,認識無人機這項科技,Photo Credit: 天行見

網路協同工具,讓「分散組織」實現統合

跟立法院內小規模,面對面討論決策的核心組織相比,這場運動的外圍成員,如像物資組、糾察隊、垃圾回收、醫療團隊與國際組、新聞組等卻也皆表現了高度有序的協同分工。而以刊載廣告至紐約時報頭版成立的 4am.tw,更是 FlyingV 在背後支持下,由著名設計師「吳姓網友」與其工作團隊 在短短一天內讓其上線 ,順利達其任務。 李建興曾在 iThome 撰文 ,認為正是有 Google Docs 與 Hackpad 的共筆軟體,讓分散式組織得以即時互相傳遞訊息,實現極有效率的協同分工。

tma03
▲共筆軟體讓分散式組織得以實現高度協同分工。Photo Credit: Wu DarKuen

太陽花運動是「後網路時代」的催化劑?

有許多人認為是網路成就了這場運動。的確就如同《遙遠的目擊者:阿拉伯之春紀事 》 作者 Andy Carvin 所闡述,大眾其實很容易就將社群媒體與平台作為一種嶄新的現象。但是實際上,這現象並非成就於一夕之間,而是反映人們長期以來使用與接受網際網路工具的習慣演變。在使用於抗爭活動之前,這些工具已經確切改善人們的生活 ;人們使用 Facebook 與 Twitter 分享社交生活,用 Youtbe 分享畫面與影片。

可是反過來說從結果看,太陽花運動同樣也在台灣人面前證明了網路的力量,並在公共事務的層面上,進而更加深入每個人的生活之中。大多數的即時新聞資訊與畫面,並不是首見於電視而是網路;PTT 也儼然成為台灣民意的最大集散地之一。

但網路帶來的更大公共影響力也正在發生中。在台灣不但促使政黨積極重視網路意見,更讓執政黨「被迫」向網路學習,促使毛治國上台以後的政府進而開啟像「vTaiwan」、「vMaker」甚至到「閉鎖型股份有限公司」等政策。國會本身也在民意的期待之下,為避免「半分忠」事件再現而全程公開會議與質詢影音資料。或許, 大眾會擔心網路有很大一部分是被 Google、Facebook 這樣的大公司所引領,進而讓每個人變成演算法所「觀測」的對象;但歷經太陽花運動,甚至是茉莉花、雨傘革命之後,網路正在政治、社會層面,發揮它「改變世界」可能性的另一面。


精選熱門好工作

平台客服人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專員 (網站活動)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產品專員/經理 (PM)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