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難民上群募捐款,小感動帶來的大災難

評論
評論

本文出自: huffingtonpost《Crowdfunding Sites Can Be A ‘Mixed Blessing' For Refugees》,tech2ipo 翻譯

近年來敘利亞戰亂不斷,導致數以百萬計敘利亞難民湧入周邊中東國家及歐洲尋求庇護,為了幫助他們網上也發起了不少愛心捐贈活動,其中就有群募平台的身影。例如 GoFundMe 、 Kickstarter 及 Indiegogo 就通過聯合紅十字會及聯合國等機構將網友在群募平台籌集到的錢款用以援助部分難民。

由於對傳統非營利機構的不信任,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將目光轉向網路平台,試圖採取群募的方式來幫助世界各地無家可歸的人們。

前美國慈善導航網 Charity Navigator 執行長 Ken Berger 表示:「這種新興的捐贈方式,影響好壞參半。」慈善導航網專為慈善組織的發布訊息並評估慈善組織信譽。

來自挪威的一位網路工程師 Gissur Simonarson 曾在今年夏天為一個敘利亞難民家庭完成了一次非常成功的群募。但他當時選擇群募平台集資時並不知道會發生後來這些意想不到的問題。他也說,「對於個人而言,群募網站並不是一個最佳的籌款平台。」

八月的時候, Simonarson 在 Twitter 上看見了下圖這張照片:一位男子站在黎巴嫩貝魯特街頭售賣圓珠筆,肩上趴睡著一名小女孩。

FshUDcZ1SFfANnrzy0_-CZTsLurg

於是他追蹤了他們最後確認了其真實身份:單身父親 Abdul Halim 和他的其中一名女兒 Reem。然後他在 Indiegogo 上為他們發起了群募,人們可以在 Indiegogo 上為這個可憐的家庭捐款幫助他們改善生活條件。一個月不到 Simonarson 就為這個家庭群募到了 19 萬美元,最後 Halim 一家用這筆錢買下了一間麵包店用以維持生計。

然而在整個過程中,將群募資金如數送到受捐贈者手中卻不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他們並沒有拿到全部 19 萬的捐款。首先, Indiegogo 收取了 5% 的活動發起費用,其次,付款過程中 PayPal 也收取了一定比例的手續費用。最後 Simonarson 發現,「Indiegogo 和 Paypal 的所有費用相加有將近 2 萬美元額外稅款。」(所以如果想要在 Indiegogo 發起活動做慈善,可以考慮 Indiegogo 新發布的慈善平台 generosity.com ,在這個平台發起的活動將不會收取任何活動費用。)

「捐款比想像複雜。」Simonarson 補充道,「你也不能用個人名義去設立一個銀行帳戶來接受捐款,如果訊息洩露,可能導致一些安全問題。」

Indiegogo 的執行長 Slava Rubin 表示一般那些普通民眾為難民公開發起的捐款活動,一旦集資金額過大,很容易令受捐者置於險境。捐款的同時不僅需要把錢實實在在落到難民手中幫助他們,還必須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

Simonarson 的案例也帶來了更深層的問題:怎樣使用群募公平地援助到其他難民?因為在這些平台發起的活動必然會反映出使用群募平台人們某種程度上的「偏心」。

「這些群募活動顯然只針對能在這些平台上出現的難民,例如那些震撼人心的照片,所以他們幸運地能得到幫助。」Simonarson 說。

現在全球有千萬人因戰爭或其他紛爭而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聯合國難民署稱敘利亞連年的戰亂,光其國內就有近 650 萬難民流亡遷徙,其他有近 400 萬難民逃往鄰國避難。除此外還有幾十萬敘利亞人去往了歐洲各國申請政治庇護。

聯合國難民署預計今年冬季將需要 2.36 億美元用以資助 250 萬敘利亞難民及 70 萬伊拉克難民。但目前得到的捐助資金還遠遠不夠這個數額。

白宮於今年十月六日呼籲公眾及高新科技公司幫助難民,群募平台 Kickstarter 隨後響應並破例發起了一項慈善活動。最終這次慈善群募有 3 萬名支持者參與,為聯合國難民署共籌集了 170 萬美元的善款。即使美國政府公開要求民眾通過群募來進行人道主義援助,但依然無法解決龐大的捐款資金缺額。我們知道那些來自前線撕心裂肺的照片能驅使人們參與捐贈。不過一旦熱度消減,捐款也會隨之減少。

Berger 認為群募會讓這種刺激循環更加惡化,因為群募活動時效很短,並且會導致所有發起的活動越來越偏向於捐助具體個例。

「科技發達的現在,我們通過群募網站或者發短訊就能迅速參與捐助,這種情況下人們也更容易成為衝動情緒化捐贈者而非理智的捐贈者。」

原本善意的在群募網站為這場難民危機開展群募活動,卻在無意中給更多的難民帶來最不良的後果。如果愈來愈多的人選擇為社群媒體上濃墨重彩過的個案進行捐助,他們參與一般人道主義機構捐助的意願將更薄弱。

更不樂觀的是,如果公眾對傳統慈善機構,例如紅十字會的信心持續被動搖,如果捐助款項仍不斷被證實管理不善,一旦傳統機構信任值不斷下滑,那麼現實情況將更加慘淡。

現在問題在於即使在 21 世紀,依然只有聯合國、政府機構和軍隊才有能力應對和處理大規模全球性災難,無論是人禍還是天災。如果公眾不向這些機構施壓要求其改革,本文的矛盾依然會長期存在。

「每個顛沛流離的家庭都讓人心碎不已,但如果只關注這種特殊的個例,我們很難從全方位了解戰爭究竟給所有受難的人們帶來了怎樣更深的苦痛。」Berger 表示,「群募和許多其他小型的捐助活動都有其自身價值和影響力。但如果我們放棄紅十字會,無論好惡一併捨棄,人類的未來將走向何方?」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精選熱門好工作

客服服務品質稽核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artnership Manager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行銷企劃專員(海外市場/電商)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