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資策會?制度不改,何苦進入圍城

罵資策會是容易的,解散資策會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公司出現了冗員,首先要檢討的應該是制度,而不是該冗員。因為你今天開除了這個冗員,在相同的體制下,不久後還是會出現下一個冗員。
評論
評論

罵資策會、 要求資策會解散 是沒有意思的,因為它是這座體制而出現的單位。在前陣子金融科技諮詢委員會中,資策會被批評交了白卷,我好奇的是評人的、被評的、在座的,對過去二十年自己在「金融科技創新」這張考卷,各自打了幾分?我想,在現在的大環境下,需要進步的、需要改變的,可能不只資策會。

若拿《刺激 1995》來比喻,想要改變資策會的人,可能就像是那些在監獄中想要蓋圖書館的人。體制是座高牆,在體制外的人不會了解你蓋個圖書館有多難,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Cori 前輩在文中 描述的「資策會花了 35 年累積起來跟政府機關的溝通和共事規則,絕對不是一般企業能輕易能做到的,我打賭可能連當一個月幕僚都撐不下去…」

我覺得這樣的論述有二個盲點:

第一、是不是有可能這累積了 35 年的「共事規則」才正應該打破的部份?

產官學研,資策會的角色介於產和研之間,但是說研比不上業者、學界,說產又與民爭利,就是它角色尷尬的地方。所以在這樣的體制中,資策會變成人們眼中接政府計畫案的單位。

國家機器的公務員多是透過考試進去的,所以在許多的政策上是沒有專業能力的,一定要透過幕僚體制來制定相關政策方向,政府的預算一部份進了這些所謂幕僚的口袋,另一部份被幕僚拿去執行 KPI、買回政績。

在業界做不好的 CEO,動不動就被董事會換掉的事情時有所聞,但是政府預算成效不彰,錯誤的政策頻傳,卻沒有人因此負責。甚至,當初制定錯誤政策的官員,很多都早已升官,幕僚單位繼續提新的案子…。

舉最近的例子來說,Wimax 賠這麼慘,業者到 NCC 抗議、向行政院訴願也都沒用 ,當初制定 Wimax 政策的經濟部工業局,後面的幕僚單位就是資策會和工研院。

第二、幕僚的角色在於,怎麼讓政府去和人民溝通,怎麼最有效率做對人民有益的事,而不是盤算怎麼從中獲利,讓自己的單位撐下來。

這些政府預算,如果拿給民間來執行,真的不會比較好嗎?

舉例來說,APP 創業園區是工業局計畫、資策會執行 ,至今四年,我不知道有什麼團隊是扎扎實實的透過資策會輔導,而成功的團隊?

一億元是足足夠給 100 個新創團隊 100 萬獎金的金額啊…,我相信這筆錢讓民間的 Incubator 去做,成效勢必不同,畢竟讓外行領導內行,不如錢給內行、讓專業的來,效果事半功倍,才是把預算花在刀口上。

另一方面,其實最可悲的是 KPI:資策會年年都達成 KPI,卻在業界大老的眼中,交了二十年的白卷。在預算編列的 KPI,真的都是有意義的嗎?

在量化的 KPI 上,常常是畸形的,如果要產值,有時就是想辦法和大廠合作,不管資策會或是政府有沒有實質幫上忙,如果想辦法能讓他們的產值能列入政績,那就太棒了,官員和資策會都皆大歡喜,年度輔導產業,產值達○○○億元…。另一方面,如果是的 KPI 是輔導業界的公司家數,就找一些產業中本來就知道的中小型公司,想辦法說服讓他們提案,湊家數,達成 KPI,這樣卻造就了很多市場上專門提案的寫手、和其實沒有核心競爭力,只靠花政府補充案預算過活的公司。

而在資策會裡工作的人,我覺得最矛盾的部份也在此,明明就很努力的在提案、達成 KPI,卻被人家視為交了二十年的白卷,情何以堪。而資策會員工的能力,在產也不純、研也不純,所以常常在裡面的累積了一定程度的高薪,就出不來了。大部份的人,如果在出來業界做一樣的事,是很難領到和資策會一樣的高薪的,所以最後就待在裡面,被體制化。在《刺激 1995》中,有一個被關了一輩子的老人,獲釋後,出來幾天就自殺了。

最後,想要說的還是:罵資策會是容易的,解散資策會是沒有意義的,就像公司出現了冗員,首先要檢討的應該是制度,而不是該冗員。因為你今天開除了這個冗員,在相同的體制下,不久後還是會出現下一個冗員。

還是有很認真的資策會員工和公務員、官員想要衝撞體制, Cori 前輩也相當熱血,我相信這些制度和國家機器,在有心人的努力下,會愈來愈好的。

然而還沒有進去資策會的,心中如果真的有雄心壯志,為何要努力的衝進高牆內蓋個圖書館呢?


【 MarTech Asia 】數位轉型突圍!萬里雲推出機器人寫文案服務,以 AI 加速行銷流程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
評論
Photo Credit:CloudMile
評論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隨著行銷碎片化時代來臨,消費者的用戶輪廓越來越難拼湊,從獲取資料、數據分析,到廣告文案創作的最後一哩路,行銷人員必須借助更多工具幫忙,奪回行銷效益的掌握度。 ADsvantage 提供台灣中小企業行銷人員、廣告主及電商業者自助管理的廣告平台,大幅縮短廣告行銷人員作業時間。

 ADsvantage 推出新功能,受邀 2021 MarTech Asia 分享 AI 化數據行銷

日前全台最大的行銷科技盛會 2021 MarTech Asia ,阿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林思吾號召 26 位業界領袖同台 ,現場及線上共有超過 1,800 位全球及台灣相關業者齊聚一堂,包括行銷科技之父 Scott Brinker、前 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鄒開蓮、全聯實業副董事長謝健南等人,分享行銷科技的重要趨勢及後疫情時代的新生態。 CloudMile 萬里雲營運長高斌恒也受邀分享,各個科技巨頭都紛紛有許多針對隱私權的規範和措施,消費者的線上線下界線越來越模糊。 當今行銷人所面對的難題不只是 SEO、投放優化而已,「數據」才是致勝關鍵,透過將許多流程自動化,省下時間與人力成本的情況下,達到更高的行銷目標,其中包括 Cookieless 時代來臨、深化 OMO 無縫體驗、打造顧客數據平台( Customer Data Platform , CDP )等議題都受到業界高度關注。

豐富跨國實戰經驗的 CloudMile 機器學習團隊,運用超過 500 萬的文案數據庫、橫跨 20 種產業以上的廣告量,結合廣告代理商 20 年以上行銷經驗,創造 ADsvantage 「 AI 智慧寫手」 新功能。 CloudMile 看見客戶對於數位轉型及運用 MarTech 行銷科技推廣商品的急迫需求,希望可運用 AI 技術之力,縮短廣告前期企劃、發想關鍵字詞、寫文案和廣告投放設定,同時還需跨組溝通,尋找資源協助的時程,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即是專為滿足客戶後疫行銷需求的一站式廣告營運平台解決方案。

人工智慧寫手結合電商平台, 加速行銷流程的最佳 AI 助理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 GPT 模型,為矽谷時下最夯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透過平台能協助客戶透過數據匯流、 AI 分析達到預測的成效,快速蒐集最熱門的關鍵字、文案內容,加速創意的過程並提升廣告效率。

此全新產品適合應用在電商等大型網購平台上,透過機器學習與 AI 科技應用,讓中間產製時間被大幅被縮短,並提升操作數位行銷的「效率」與「精準度」,像是電商平台即可透過採用 ADsvantage 的服務,有效提升自己在數位行銷上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推出 AI 華語文案生成工具「AI 智慧寫手」。/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產品介紹

運用 AI 科技力助企業數位轉型的 CloudMile 萬里雲,發表關鍵字數位廣告輿情系統 ADsvantage(廣告智庫),提供企業廣告主及電商平台,透過超過百萬的文案創意庫( Ads  idea ) 、 AI 智慧監控工具及 AI 智慧寫手,平均只要 3 秒即可生成一個廣告文案。 CloudMile 透過 Google 雲端、機器學習與 AI 大數據分析技術,致力協助企業落實數位轉型。疫情期間抓住需求開發的 ADsvantage ( 廣告智庫) 服務,透過服務台灣、新加坡、及香港逾 400 家客戶的專業經驗,將傳統的商業廣告運營模式數據化,提供企業廣告主一站式 Google Ads 廣告文案創作 AI 化平台。

本文章內容由「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