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掃矽谷獨角獸的安霍創投:破壞式創新跟瘋狂只有一線之隔

矽谷聚集了世界頂級的創投公司,其中最讓創業者趨之若鶩的就屬「安霍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簡稱A16Z)莫屬,創辦人為矽谷的傳奇人物Marc Andreessen及Ben Horowitz。1999 年他們共同創辦 Loudcloud(後來的 Opsware),是當時業界最早發展雲端計算的企業用軟體,2007 年被HP以16億美金收購。之後兩人便成為天使投資人,2010年成立了安霍創投。
評論
評論

本文原刊登於 START UP TAIWAN〈 創造未來:安霍創投與 Marc Andreessen 如何發掘下一個 Google〉,原文來自 The New Yorker "Tomorrow's Advance Man — Marc Andreessen's plan to win the future"

摘要

矽谷聚集了世界頂級的創投公司,其中最讓創業者趨之若鶩的就屬「安霍創投」(Andreessen Horowitz,簡稱 A16Z)莫屬,創辦人為矽谷的傳奇人物 Marc Andreessen 及 Ben Horowitz。1999 年他們共同創辦 Loudcloud(後來的 Opsware),是當時業界最早發展雲端計算的企業用軟體,2007 年被 HP 以 16 億美金收購。之後兩人便成為天使投資人,2010 年成立了安霍創投。紐約客的這篇深度報導談及了矽谷的創業投資行業,本文摘錄出五個重點:1. 頂級創投尋找未來獨角獸。2. 矽谷創投與新創公司的共榮關係。3. 安霍創投的公司化風險投資。安霍創投的投資理念:破壞式創新跟瘋狂只有一線之隔。5. 成為夥伴型投資人。6. 創投產業的未來。

前言

安霍創投成立於 2010 年,短短五年的時間便躋身矽谷最頂尖的創投公司,與 Accel、Benchmark、紅衫資本並列矽谷最頂尖的創投。旗下投資的公司包括 Skyp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Foursquare、Pinterest、Airbnb、Groupon 與 Zynga。

安霍創投 (圖片來源:Adam Hootnick)

1. 頂級創投尋找未來獨角獸

每年約有 3000 家的新創公司會主動聯繫安霍創投,他們會投資 15 家,其中約有 10 家失敗、3 到 4 家蓬勃發展,有一家將成為市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如果夠幸運,每隔 10 年就會有一家獨角獸發展成 Google 或 Facebook,替投資人帶回數千倍的回報。美國目前共有 803 家創投公司,2014 年他們總共投入了 480 億美元尋找獨角獸。

不過獨角獸並不是那麼容易遇到,創新沒有固定模式,未來總是永遠超出人類的想像能力,目前人們可以想像智慧型手機和互聯網,但卻無法想像能飛行的汽車。紅杉資本領導者之一的 Doug Leone,就曾經說出矽谷頂尖創投公司的普遍觀點:「只有不斷打破自己之前的思維模式,才能真正看到獨角獸的潛力,過去 40 年中的黑天鵝效應,包括個人電腦、網際網路和 iPhone,都不在人們的預料之中,優秀的風投總是會關注帶有幻想色彩的故事。」

安霍創投在評估是否進行投資時,Andreessen 會提出問題促使合夥人去思考全新的世界,例如:在看線上叫車服務 Lyft 的案子時,不能只看到計程車市場的大小,要想的是,如果人們都不再買車,那這塊市場的潛力有多大?對於行動購物服務的 OfferUp 也是如此,要想的是,如果現在所有電腦上的電子商務,包括 eBay 和 Craigslist,都轉移到行動端,那又會發生什麼事?這樣的市場規模有多大?普通創投會希望看到具有競爭力的公司,然而頂級創投在尋找的是,能夠「創造未來」的公司。

2. 矽谷創投與新創公司的共榮關係

矽谷位於舊金山以南,在 70 年代處理器晶片開始興起之前,這裡被稱作聖克拉拉谷,改名後的矽谷,已成為改變世界的彈藥庫,而創投就是軍火商,替新創公司的瘋狂創意注入大筆的資金及支持,幫助他們擴展市場。蘋果、微軟及星巴克等公司,都是利用創投的資金起步。

新創公司在募資時需要慎選合作夥伴,有「禿鷹型創投」會拿走公司超過一半的股份、並更換成他們選出的執行長。但是好的頂級創投可以替新創公司帶來很大的幫助,這些人的投資就像是一種認可,會向其他創投、潛在員工、客戶,及媒體發出信號,證明自己是非常有潛力的公司。如果獲得紅杉資本、Peter Thiel 和安霍創投等大佬的投資,即使是一家尚未正式推出服務、用戶很少的新創公司,在下一輪融資時,估值也能達到 1 億美元。企業溝通協作平台 Slack 的共同創辦人 Stewart Butterfield 就表示:「這就像你上了一所明星大學」。

3. 安霍創投的公司化風險投資

傳統創投的營運就像是行業工會一樣,每個合夥人會單獨與自己投資的公司合作,然而安霍創投引入了一種全新的模式:公司化的風險投資,安霍創投的一般合夥人年薪僅為 30 萬美元,遠低於行業標準的 100 萬美元。省下的資金用於聘請營運、技術、市場開發、企業發展

和行銷等領域的專家,他們專注於安霍創投公司本身的經營,這樣的分工讓安霍創投的投資團隊也得以快速評估新技術,找出潛在的投資標的。安霍創投的第一支基金已經獲得了兩倍的回報,投資的公司包括 Slack 和身份管理服務的 Okta 等,若是以年利潤計算,其內部回報率達高達 50%。而投資 Pinterest 和 Airbnb 的第二支基金,以及投資程式專案平台 GitHub 和即時流量分析 Mixpanel 的第三支基金,也都有很不錯的回報。

4. 安霍創投的投資理念:破壞式創新跟瘋狂只有一線之隔

Andreessen 喜歡用現在的趨勢推斷未來的發展,雖然結果常令人質疑,不過這或許也是目前所能採用的最佳方式。安霍創投曾經以 10 億美元的估值入股線上行銷公司 Zulily,其市值一度飆升到 50 億美元,但最近大幅滑落至 13 億美元。安霍創投也曾經把一家遊戲公司的資產減計為零 (什麼意思?),但轉型為企業通訊軟體後,目前的估值達到 28 億美元,這家公司就是 Slack。

這種無法預料的發展方向,正是創投最大的阻礙,知名加速器 Y Combinator 的董事長 Sam Altman 就曾指出,雖然 Y Combinator 在 2010 到 2011 年的回報高達 97%,但基本上都只集中在支付金流公司 Stripe 這筆投資上。而且可怕的是,這也是一筆很容易錯過的投資。因此 Andreessen 承認他的投資哲學就是「保持激進、避免慣性思維」,創投行業的關鍵不在於擊球率,而在於安打率,破壞式創新跟瘋狂往往只有一線之隔。想想 Airbnb,讓人們住在陌生人的房子裡,聽起來就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這間「可怕」的公司,目前估值已經超過 10 億美元。

從 2004 到 2013 這 10 年間,只有 0.4% 的創投者實現了至少 50 倍的投資回報率,對於投資人而言,真正的錯誤,從來不是帳面上的損失,而是錯過機會。眼光精準的安霍創投,也在 2011 年錯過買入 Uber 股權 12% 的時機,損失了大賺 30 億美元的機會。

5. 成為夥伴型投資人

除了投資之外,安霍創投更自詡為「夥伴型投資人」,幫助這些創業者走過從零到一那段最艱困的時期,提供他們資金以外的各種關鍵資源對接,包含人脈及經驗分享。這樣的新型服務,在矽谷創投圈投下一顆震撼彈。此外,安霍創投也十分擅長公關操作,迫使許多傳統創投加強行銷策略,例如紅杉資本最近才剛聘請一位內部公關跟兩位市場專員。

6. 創投產業的未來

互聯網的力量已經顛覆許多傳統產業,那麼是否很有可能,創投成為下一個被顛覆的對象?讓投資者透過網路平台資助新創公司的 AngelList,其網路服務排擠了許多中介機構的生存空間,包含旅行社和金融顧問。而事實上,創投家也只是個將資金媒合給有潛力新創團隊的中介。


精選熱門好工作

Campaign Manager 活動企劃經理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Machine Learning Engineer (Visual Creativity)

PicCollage 拼貼趣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高階平台開發者 / Sr. Platform Develop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