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傻了,重點在於商業模式——Founder Space 創辦人旋風訪台紀實

這次透過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邀請,Founders Space 創辦人Steve以及他的合作夥伴David旋風訪台一週,我就好像擔任經紀人的角色,帶著這兩位大明星雙北走透透,作巡迴拜訪以及演講,一方面介紹台灣的創業及創投生態、一方面也請他們分享國際募資及創業經驗給台灣的新創團隊,作雙向交流。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 Gary,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第一屆實習生。熱衷於新創、創投、金融、國內外經濟議題。現任職於生技顧問公司,負責標的公司投資價值、代理權價值評價及產業分析。

亞洲創業風潮正快速崛起,08 年以後,歷史悠久的產業巨頭紛紛被金融海嘯沖倒,產業重新洗牌的情況下,頂大畢業生不再一頭熱的往管顧、投行、大型企業丟履歷,考量機會成本較低的情況下,許多學生畢業後會直接選擇創業。在美國的創業生態中,育成中心以及加速器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因此亞洲的育成中心也雨後春筍的冒出來,甚至,這兩年來,就如同美國 Top 20 MBA 一樣,矽谷的加速器紛紛在亞洲設立「分校」,台灣也是他們考量的地點之一。除了 500 Startups 之外,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也與 Founders Space 形成戰略同盟,導入矽谷的教育訓練、導師制度、創投資源協助台灣搭建更國際化的新創舞台。

老頑童+冷面笑匠 擦出新火花

SH
Steve Hoffman

這次透過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邀請,Founders Space 創辦人 Steve Hoffman 以及他的合作夥伴 David Lane 旋風訪台一週,我就好像擔任經紀人的角色,帶著這兩位大明星雙北走透透,作巡迴拜訪以及演講,一方面介紹台灣的創業及創投生態、一方面也請他們分享國際募資及創業經驗給台灣的新創團隊,作雙向交流。 Steve 自己是一位多次創業家及產品主管,成立了 LavaMind,開發多款娛樂教育 App,之前的新創企業 Playkast ( 線上影音公司) , Zannel 也被併購成功出場,在創業之前,在日本擔任過 Sega 的設計師。同時 Steve 也是一位天使投資人及新創企業育成家,創業及創投經驗豐富。David 則像是 Steve 的導師,協助 Steve 成立 Founders Space,在此之前,David 是一位創投家,操作哈佛大學的校務基金、ONSET Ventures 經理人,同時也是 Diamondhead Ventures 的合夥人,閱覽過無數早、中、晚期新創團隊。

David Lane
David Lane

做了一週的貼身護衛,發現這兩人除了背景外,個性也相當迥異。Steve 就像一個老頑童,常常掛著一個招牌月勾型笑臉,很能跟創業家們成一片,在車上時,Steve 還跟我討論:「Hey Gary 你有玩過 Call of Duty 4 嗎? Assassin’s  Creed 最新一版的你有沒有玩? 我也有玩 Company of Hero 我喜歡那類的戰略遊戲…」,我聊到累了,他還興致勃勃的圍繞在電動的話題上,但跟他聊起天來很輕鬆自在,也難怪他會自稱自己像 Captain,他知道年輕人正在流行什麼,很能收服創業水手們的心。David 相對看起來就比較老陳,但是卻非常喜歡接觸不同文化,第一天來台灣,David 絲毫不受時差的影響,跟著我們一同去吃永和豆漿、玩刮刮樂、搭捷運、還請我們帶他進去傳統市場逛逛,他說他想要真正的「接地氣」,了解台灣人一般去哪裡休閒、如何交通、台灣當前最紅的話題是什麼、最火的政治人物是誰,在中正紀念堂參觀時也問到國共內戰的起因後果,現在兩黨的關係等等兩岸議題…就像一位球探要來台灣尋找有潛力的球星一般,調研得非常仔細,一絲不苟。但其實 David 是一位冷面笑匠,不時展現一下美式幽默,偶爾諷刺一下聽眾、挖苦一下自己,總能搏得哄堂大笑,帶來不錯的效果。

做最好的準備 呈現給最優秀的創業團隊

Founders Space 四月中這週來台行程滿檔,政府單位、科研機構、加速器、Meet up 活動演講非常多,每場都看似有趣的兩人互動,但是看過重覆兩場演講以上的聽眾一定會發現,就算演講主題相同,但呈現方式或是內容,差別很大。他們從一個場趕往下一場的車途中,兩位就會開始自導自演的排練一次下一場講演的流程及舉的例子、誰要當主講人誰要來附喝,這些都是精心安排過。就讓我想起 Apple 創辦人賈伯斯每次在 I phone 新品推出時,簡報看起來是多麼自然卻充滿驚喜,也是台下無數次的安排與演練。Founders Space 兩位除了事前排練外,連飲食都非常注意,堅持只喝瓶裝水,以確保一定乾淨安全,深怕行程中生病了,沒辦法把最優異的一面展現給台灣的創業家、投資者。所以這次來台一週的巡迴演講,才能場場直接切入聽眾想聽的重點,效率地給予意見及反饋。

政府部門積極合作 台灣比日韓更具優勢

簡單把 Founders Space 這次來台行程分成三大類。第一,政府部門學研單位 ; 第二,創業團隊以及加速器 ; 第三,機構法人。

政府部門對於這次 Founders Space 來台格外的重視,行政院毛治國院長以及國發會杜紫軍主委、葉欣誠政委、顏鴻森政委等人特別找了一個時段與 Steve 和 David 會談,討論 Founders Space 如何跟日本、韓國政府合作,以及 Founders Space 要如何與台灣政府協助台灣的新創團隊國際化。

David 提及韓國經驗,韓國經濟的推動力是來自於三星、LG 等大型企業,在產業快速變動下,成長力道已經不如以往強勁,因此新創企業也是一一冒出來,韓國政府認知到韓國市場太小,團隊勢必要往國際市場拓展,因此便與 Founders Space 簽約,註冊 Founders Space  線上課程,現已有上千家的團隊線上使用過該課程,消除了教育的地域性限制。這是台灣政府可以參考的合作模式。

Steve 補充道,跟韓國、日本新創團隊相比,台灣佔了更多的優勢:

  1. 台灣的英語溝通能力普遍比韓國人強,這對於要攻打國際市場的團隊來說非常重要 ; 對於要引入國際資金的企業,英語能力也是基本的門檻。
  2. 台灣因為歷史及地理位置的因素關係,我們與日本廠商的關係很好,又有與中國相通的語言及華人文化,不管是協助日本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抑或是台灣團隊直接開發適合華人使用的軟體或服務,市場都有很大的潛力。
  3. 台灣技術能力強,在拜訪完工研院的展示館後,David 對台灣的技術以及研發能力讚賞有加,每樣產品都是有前瞻性、可以改變使用習慣、對社會有重大改變的發明,非常具有競爭力。他特別舉了一個濾水幫浦作為例子,該產品可以直接應用在非洲、印度等水質不佳的地區,當地人民可以直接抽取河水飲用,有極大的貢獻。

毛院長也認為 Founders Space 是一個很好的 Hub,匯聚了多元的文化是其重要資產。不管台灣的團隊是要進軍美國市場,或是要轉戰歐洲市場,Founder Space 就像一個轉運中心,透過他多國整合資源,台灣團隊有辦法直接接觸歐洲的創業合作夥伴、熟悉歐洲市場的導師,甚至歐洲的天使投資基金直接進駐該團隊,一次就解決了許多的麻煩與問題。院長同時也指示相關部會

與 Founders Space 進一步討論合作,看 Steve 及 David 與多國政府合作的經驗,如何協助政院更具體落實「Innovation」以及「Entrepreneurship」

聯合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以及新北創力坊 共同引進台灣團隊

IMG_3102

拜會了政府部門之外,這幾天最多的活動就是直接與新創團隊交流,這也是他們這次行程中最重視的部分。Steve 在車上就一直問我,台灣年輕人對於創業的熱衷度如何? 用英文說他們聽得懂嗎? 需不需要找翻譯? 他們最想要知道什麼內容? 合作簽約時長官會說些什麼…. 等等一連串的問題直接轟炸而來,往往不知從何回答起。

但直到到了現場,所有問題迎刃而解,我們行程第二天就到新北創力坊,進行 Founders Space、新北市、交大三方簽約,未來新北創力坊以及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投資的團隊,可以運用 Founders Space 所提供的創業線上課程,經篩選後也有機會前往美國矽谷 Founders Space 中心進行移地訓練,短期進駐接受輔導。簽約儀式由新北市朱立倫市長親自用流利的英文主持,強調新北市是高科技產業的聚集地,擁有 25,000 家公司以上,國際型企業的匯集地 (HTC、ACER),認為現在國際資源豐富,政府的工作就是應該把資源引進,讓台灣創新與國際市場接軌,接受國際級的輔導,培育顛覆市場的團隊。由此可見,雙北對於新創體系的建立非常的重視,柯市長呼籲要建立如交大天使投資俱樂部之類的天使基金,投資北市的潛力新秀,讓市府扮演天使的角色; 新北則著重於育成平台的搭建以及軟體的協助,銜接國際資源,兩者互補的支持,提供創業家最優的創業生態環境。

在市府的鼓勵下,更多新創團隊勇於跨出第一步,無論是新北創力坊、還是在創業小聚的演講,場場爆滿,台下都至少 200 個創業家以上,各個聚精會神的凝聽 Steve 以及 David 分享矽谷募資、打造矽谷的創業生態等等議題。

顛覆傳統生態體系 結合設計、智能及技術的產品 Founders Space 最愛

還在唱衰台灣年輕人,不像西方青年勇於問問題的人,也應該來到演講現場看看,絕對打破你的刻版印象。Steve 及 David 演講完後,台灣的新創企業家各個爭相恐後的舉手,表達自己意見以及展現對於追求答案的渴望,發問絡繹不絕。創業家們最感興趣的無外乎 Founders Space 的特色在哪裡?我要怎麼進去 Founders Space?Founders Space 偏好哪類型的公司?

Steve 表示,他們歡迎所有能改變體系的前衛公司,改變現有的使用習慣,結合設計以及智能科技他們最歡迎。包括 Fin-tech (Finance Technology)、物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社群媒體、遊戲 (這部分相信是跟 Steve 的休閒嗜好有很大的關係) 等等。這是台灣的強項也是台灣的弱項,強的點在於,台灣有很扎實的研發能力,許多創業家之前都擔任科技公司的工程師,技術能力無庸置疑,甚至相對於矽谷,這部分是台灣的優勢,矽谷往往必須要花很大的成本去聘請一位技術人員,台灣這部分的人事費用壓力就不這麼大。但是相反的,Steve 認為台灣的思維較於傳統,教育體系訓練了很多工程師,卻忽略了設計及藝術的重要性,非常可惜,如何把科技包裝以及整合設計與行銷,抓住國際天使投資人的眼球,是現階段台灣創業團隊思考的問題。

別傻了 重點在於商業模式 要有 Market Sense

另外一個重點,Steve 及 David 提出台灣工程師思維應該要轉變,很多工程背景創業家問他們說,要怎麼保護專利? 如何不被抄襲? Steve 皺了一個眉頭, 認為台灣創業團隊太重視 IP 保護,花了太多的精神跟時間去保護他們發明出來的技術,卻往往忘記了對於新創團隊來說,「市場」才是重點。

矽谷的創業家們不會花太多時間去跑專利流程,因為他們知道新的產品最重要的是要病毒式的侵略市場。相較於以前,現在的市場變動非常的快,縮短了產品的生命週期,有很大的機會精心設計了一套防拷貝機制後,市場流行另外一樣產品或技術了,得不償失。也因此精實創業的理念被廣為支持,寧願花時間來思考好的商業模式或產品,把商模拿出來應用於市場端,看看接受程度及蒐集反饋,並且快速做出調整,贏得消費者喜愛及市場,變成快速爆發的企業,短時間壟斷市場,造成後進者或競爭者的進入門檻,再用賺來的資金去併購對手或購買別人的技術或專利,「攻擊是最好的防禦」這句話才是矽谷的創業家信守的教條。

別把靈魂出賣給資本家 別花時間討好投資人

再者,很多創業團隊有了一個好的商業模式,缺乏資本來規模化複製或發展,因此矽谷能有機會培養出改變遊戲規則的「獨角獸」,願意承擔風險以及提供資源和經驗給新創團隊的創投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代表我們的創業家應該去為了要不要跟創投多拿幾十萬,花許多時間跟創投瞎攪和? 那倒不見得,David 一直強調,跟創投拿的資金是用來做這一階段的「規模化」,拿太多的錢會扼殺了一支有潛力的團隊,所以錢拿得剛剛好,資本才不會變成創業過程的毒藥丸。另外,具備好商業模式的創業家們,募資的過程中,不僅僅是創投在選你,更重要的是,你也是在做抉擇,到底誰才能在創業路途推你一把? 誰才有經驗提供你不僅僅是財務上的資源? 誰才是真正想要跟你共同成長的資本家?

因此,Steve 提醒台灣的創業家,你的時間更重要,不要把時間花在只注重短期財務報酬的套利者,在跟投資人 pitch 之前,應該先了解該投資人最近所投資的三個標的現況如何,永遠不要急著把你的想法及商模賣給沒經過你認可的資本家。

大企業也應該注重創新 給予優秀團隊機會

除了與政府部門以及創業團隊的見面外,這幾天也拜會了許多大型機構法人和投資人。Steve 並非鼓勵人人出來創業,甚至更欣賞團隊創辦人中,有人能待過國際型企業,並願意放棄高薪,投入自己夢想。因此他要推銷的並非是創業課程,而是一套矽谷創新精神。這不僅僅適用於新創團隊,對於大公司如何突破成長瓶頸也至關重要。所以許多大型機構法人也會派遣業務開發團隊、企業策略團隊、新事業部門團隊到 Founders Space 訓練,訓練後回到公司不管是內部創業,或是切割出去成立一間企業,對母公司都有正向的幫助。

這幾天我們也與凱基銀行、台安生技以及交大天使投資人們交流,這些金融或是投資機構不像我以前想的一樣,只投資上市前的標的,以凱基銀行為例,就積極與國際大型加速器合作,希望能投資下一代科技領導企業,也投資台灣早期階段的公司。也期望台灣能有越來越多的投資或是創投機構,與政府的配套措施做搭配,願意承做更多的風險投資。

矽谷最重要的精神: 我們接受並鼓勵失敗

到底 Steve 和 David 一直強調的「矽谷精神」是什麼 ? 矽谷精神是一種統稱,它融合了冒險、嬉皮、跨文化及無畏失敗。矽谷人很瘋狂,文化開放及思想奔放,路上不是遇到在作夢的人,就是遇到在圓夢的人,而且矽谷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世界,裡面各國的人都聚在一起,大家彼此討論,互相交流,這種感覺非常好。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亞洲國家認為失敗是可恥的、不能容忍失敗,但相反的,矽谷人對於失敗習以為常,並清楚了解真正的成功的「獨角獸」勢必要經過多次跌倒,創辦人並從中吸取經驗,蘋果、Facebook 都是最好的例子。因此在最後一晚的 Farewell Party 中,原本演講的主題「How To Prevent Failure」David 一張簡報都沒有使用,因為他認為題目訂錯了,台灣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應該去追求及早失敗,並從中學習,政府提供的天使基金或是補助計畫,不應該期望他有多少回報,應該要接受這筆錢就是要拿來給創業團隊承擔失敗風險用的事實。

跳脫製造業及追隨者的思維 台灣應重返世界舞台

IMG_3113

  一整週瘋狂卻充滿收穫的行程隨著 Farewell Party 圓滿結束,送他們到機場的車途中,Steve 已經疲累加上感冒整個趴倒在車上,尚有一絲體力的 David 隔著車窗欣賞著圓山飯店橙紅相間的夜景,有感而發的提到,台灣真的是富含文化的寶島,保有中華又融合日、韓及西方化的特點,獨樹一格成為特有的台灣文化圈,跟矽谷其實非常相近,應該把這文化優勢融合在新創企業,輸出國際,產生附加價值。經過一週與政府、科研、產業以及民間單位深聊過後,他認為台灣有許多有遠見及有智慧的前輩以及懷抱衝勁的團隊,他相信台灣若價值觀能從製造業轉移,肯定能成為亞洲新創的樞紐,並信誓旦旦的在機場大喊:  Taiwan, I’ll be back!

Founders Space 小檔案

Founders Space 是矽谷的加速器,有別於一般矽谷的育成中心,他更著力於全球性的資源連結與整合。富比世針對國際加速器設定了幾樣評比條件,包括海外實務經驗、簽證問題包辦、協助外國公司設立、線上課程以及線上協助、強大的顧問與人脈網絡、簡報能力以及應變能力訓練…等等不同標準,Founders Space 是唯一符合所有條件的育成加速器。

 


精選熱門好工作

產品經理 / Product Manager

奔騰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Campaign Associate 資深線上活動策劃專員

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