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想紅,找這位鬍子哥就對了

影片對於新創公司的重要性,孕育出專門設法運用影像「解釋」新服務或新 app 的公司。來自洛杉磯的 Sandwich Video,就是乘著這股科技創新浪潮而起。如果你很關心美國矽谷創新事業發展,又或者單純熱愛試驗新 app,一定都曾看過 Sandwich Video 的傑作。
評論
評論

每家成功的新創公司背後,都有一支精彩的影片。

這句話也許稍微誇大,但優質的產品加上好看的影片,肯定如虎添翼。不怎麼樣的產品,靠著影片行銷,也可能帶來出乎預料的成效。

對於名不見經傳的新創公司,以及尋求募資的無名小卒,尤其如此。沒有經過適當的宣傳,產品再好也可能淪為 App Store 裡靜默的遺珠,但若拍出一支在社群上造成轟動的影片,勢必一鳴驚人。

影片對於新創公司的重要性,也孕育出專門設法運用影像「解釋」新服務或新 app 的公司。來自洛杉磯的 Sandwich Video,就是乘著這股科技創新浪潮而起。如果你很關心美國矽谷創新事業發展,又或者單純熱愛試驗新 app,一定都曾看過 Sandwich Video 的傑作。

新產品的最佳代言人

Sandwich Video 最知名的作品,大概就屬 2013 年最夯的群眾募資專案:多合一信用卡「Coin」,一釋出 40 分鐘內募資目標達陣。創辦人 Kanishk Parashar 說,他們委託 Sandwich Video 製作的宣傳影片功不可沒。

在這支已經創下近千萬觀看次數的影片裡,既沒有身價幾億的好萊塢大帥哥,也沒有香車美人。從頭到尾只有一個看起來有點宅、頂著稀疏的頭髮、不修邊幅的鬍渣、小腹還微凸的中年男子,面無表情、平鋪直敘的念出產品的文案,用著粗粗短短的手指展示黑色的 Coin 信用卡,但是竟然一點也不無聊,反而有種惡搞的趣味,一方面卻又很實在,彷彿隔壁鄰居阿伯誠懇的跟你推薦什麼新奇好康一樣。

那位男主角,便是 Sandwich Video 的創辦人 Adam Lisagor。

不成 Geek 創業家,那就變成幫助 Geek 創業的創業家

成立 Sandwich Video 之前,從知名導演搖籃紐約大學畢業的 Adam Lisagor,本來在電視與電影產業擔任後製角色,曾經擔任明天過後、倩影刺客等好萊塢大片的視覺特效。不過,他覺得工作愈來愈乏味。2009 年,隔壁城市舊金山蓬勃的新創科技氛圍網羅了他的注意力,他辭掉工作也想「創業」,跟朋友一同開發了 Twitter 第三方 app「Birdhouse」。但終究不是那塊料,他沒能像藍色小鳥一般靠著程式與設計飛上枝頭,美國底特律創投 Ludlow 合夥人 Jonathon Triest 毫不客氣地說,「那個 app 爛透了。」

不過,Jonathon Triest 話還沒說完:「但是影片超好笑的。」沒錯,Adam Lisagor 沒忘了發揮所長,為自己的產品拍片。結果 1.99 美金的 app 沒什麼人下載,反倒風格特異的影片大紅大紫。大企業小公司紛紛找上門,先是 Genetech 要他幫忙為「冷門 app」重新以影片包裝,接下來 Lyft、Jawbone 通通跑來排隊,甚至以品味挑剔聞名的 Twitter、Square 共同創辦人 Jack Dorsey,都請他用影片「說明」當時令人有些摸不著頭緒的新形態支付服務。

就這樣峰迴路轉,Adam Lisagorr 當不成網路創業家,卻在幕後幫助他們光芒萬丈的站上舞台。

他成立了 Sandwich Video,專接網路公司的案子。本來影片全部都是 Adam Lisagorr 一人自編自導自演,偶爾找個 freelancer 配合,但是生意多到實在應接不暇,他陸續透過 Twitter 等管道招募新夥伴,現在 Sandwich Video 也算是有 30 個人的新創公司,幾乎每個人都能編又能導。當然,扮演最佳男主角的,大多仍是天生富有喜感的 Adam Lisagorr 本人。

於是,你能看到他一下子用 Coin 刷卡、一下子在車裡操作智慧型導航 Navdy、一下子西裝筆挺、一下子又當起真正的老闆,描述 Slack 到底有多好用,然後又戴起假髮,在家裡收 Warby Parker 的眼鏡包裹。彭博商業周刊形容,Adam Lisagor 活脫脫就是「矽谷 Geek 及科技產品忠實信徒的樣子」,他對廣告人奉為榮耀的創意獎項毫無興趣,新創文化的大鳴大放才使他深深著迷。

Adam Lisagorr 深諳那些對外界宛如屏障的技術術語,是個可以溝通的傢伙,是創業家非常喜愛找他拍片的原因之一。加上「他的風格看起來不像廣告,而擅長用很酷的方式表述產品」,生意源源不絕。創業家負責改變世界,剩下的,就交給他了。

靠著拍攝這些 app 或服務的短片,已為 Adam Lisagorr 賺了一輛 Audi,以及一幢在洛杉磯的公寓。

新創界的星探,改用股權當報酬

不過,錢也不是這麼好賺。新創公司或必須上募資平台尋求大眾幫忙圓夢的技術小子,剛開始通常都沒什麼資金。儘管幫別人拍廣告是一種很舊的商業形式,但作為一家懷有 Geek 基因的公司,Sandwich Video 採取了創新的方式:不求全部以現金支付,而同意客戶以一定比例給予現金與股權(equity)(比如 75%、25%)。這個對影片製作產業來說有些反常的做法,出自 Flipboard CEO Mike McCue。他們 2010 年剛創立時請 Sandwich Video 拍了影片,Sandwich Video 首次接受以股權為部分酬勞,而今,Flipboard 估值已達 8 億美金。類似的例子還有,Google 收購讓使用者以手勢控制各種 app 的新創公司 Flutter 時,他也從中獲得豐厚收益。

Adam Lisagorr 促狹的笑說,他最後悔的莫過於沒及早在幫 Square 拍片時,就要求以現金加股權的方式作為報酬。雖然目前 Sandwich Video 一支影片索價 10 萬美金,但畢竟那時兩家公司都只是初生之犢,他也不敢跟 Square 獅子大開口,但現在 Square 身價可是有 60 億美金之多。

Sandwich Video 客戶

不得不說,Adam Lisagorr 眼光的確非常銳利,「我只幫我覺得有趣的產品拍片,而不是把拍片當成一種工作」。而他中意的公司,居然恰恰好最後大多都能通過市場考驗,在失敗率極高的新創世界大放異彩。前面提到的 Lyft、Jawbone、Square、Flipboard,無一不是矽谷寵兒,集媒體光環於一身。不止如此,Uber、1Password、Salck、Summly、Airbnb、Dayone 這些現在金光閃閃的新創公司一字排開,最初可都是靠著 Sandwich Video 打開知名度。

最舊的廣告產業,最新的商業模式

因此,他不會讓 Square 這種令人扼腕的生意重演。現在,憑著過人的命中率,以及在新創圈打滾多年的經驗,Sandwich Video 要跨入一個截然不同的場域:投資。他們與前面提到的底特律創投 Ludlow 合作成立天使基金, 以 10 萬美金與 30 人團隊拍攝的影片,換取 10 萬美金的股權。

Ludlow 合夥人 Jonathon Triest 鼓吹 Adam Lisagorr,「你比任何創投都更早接觸到那些公司,也比大眾快了幾百步,這就是我身為一個對創業家極飢渴的創投,最需要的明燈了。」

「錢多得要命。創投還得說服創業家,拿我們的支票,別拿其他人的。」Jonathon Triest 說,Adam Lisagorr 能給的是真實的價值。以影片換股權,聽來有點古怪,也不是所有新創公司都想以此為代價,但是對於準備進行群眾募資、極需在短時間內大量曝光的公司,未嘗不願一試。Adam Lisagorr 說,他仍只會為自己感興趣的公司拍片,與投資。

除了小公司之外,其實 Sandwich Video 也很受大企業如 ebay 的青睞,他們甚至也已涉足電視廣告。不過世上沒有完美的事情,縱然 Coin 的點子技驚四座,影片神乎其技,但是至今仍然只聞樓梯響,出貨一再延遲。這種案子萬一一多,恐怕也有損 Sandwich Video 的形象,畢竟 Adam Lisagorr 等於 Coin 的「代言人」。他憂心,網友會把他的臉跟對產品的失望聯繫在一起,當鄰居阿伯不再可靠,我們還有誰能相信?

不過,Adam Lisagorr 對 Sandwich Video 的未來仍充滿信心:「影片勝過千言萬語,前一個鐘頭對人們來說還很陌生的玩意兒,經過影片的闡釋,很可能就會成為他們這輩子再也離不開的東西。」

從對好萊塢心灰意冷的導演,到企圖以 app 創業失敗,Adam Lisagorr 最終仍舊靠著自己最擅長的影片敘事能力,以及開放的心態,搭上新創公司的火箭。下次再看到他出現在鏡頭前,可得好好記住他手中正在使用的產品,也許就是下一個明日之星。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