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採訪Peter Thiel:科技沒有泡沫化,該擔心的是由恐懼驅動的大學教育

PayPal 共同創辦人、《從 0 到 1》作者 Peter Thiel 於本週一來台發表演講,隔日他接受媒體聯訪,暢談他對創業、科技泡沫、大學教育、閱讀、政府監管問題,以及當前創業者的模式是否會發生改變等種種議題的看法。
評論
評論

PayPal 共同創辦人、《從 0 到 1》作者 Peter Thiel 於本週一來台發表演講,隔日他接受媒體聯訪,暢談他對創業、科技泡沫、大學教育、閱讀 、政府監管問題,以及當前創業者的模式是否會發生改變等種種議題。

想知道 Peter Thiel 對於閱讀的看法,各位可以讀這篇 〈想不到的幕後推手,Peter Thiel 創辦 PayPal 的點子竟然來自一本科幻小說〉

創業需從最脆弱的地方切入

主持人問及 Peter Thiel 對「第三方支付」的看法時,Peter Thiel 先是愣了一下,顯然他不太了解中國與台灣的特殊名詞「Third Party Payment」。

Peter Thiel 認為,想用技術改變既存的行為模式並不簡單,難處在於「很多事情雖不完美,但已夠好(not perfect but pretty well)」,人們並不會因為新科技改善了 20%,就願意改變原有的行為模式。Peter Thiel 解釋,當年他與 Elon Musk、跨入支付產業的困境也就在於此,因為當時存有的支付體系包括現金、信用卡都已算是方便且行之有年的制度,然而他們卻觀察到了產業中的缺口——網路拍賣網站 eBay 買賣方通常使用支票付款,卻得歷經 10 天才能入帳,PayPal 提出的解決方案大幅加速款項處理的流程,迅速受到歡迎,逐漸擴大使用範圍,也成為支付產業的經典案例;中國支付寶亦是在信用卡不普及、遠程交易往往曠日費時的劣勢中誕生。

因此,創業者應能觀察到現況中不堪一擊的弱點,從中切入,再逐步擴大範圍,別一開始就試圖改變既有的使用行為與模式。

科技泡沫不會重演

近年矽谷愈來愈多新創公司創造驚人估值,「10 億美金獨角獸俱樂部」增員的速度飛快,Uber、Snapcaht、Flipkart 等公司吸引源源不絕的龐大金援。截至 2014 年第四季的統計,全球光行動領域的 10 億美金級公司就高達 68 家,增加 280 億美金市值,10 億美金公司總價超過 2600 億美金。

但在這些令人目不暇給的募資與估值背後,也引發科技泡沫的疑慮。不過 Peter Thiel 認為,現在的狀況與 90 年代末期的科技泡沫有諸多差異。最大的不同在於,巨大的泡沫由心理社會現象驅動,只在群眾廣泛涉入時發生,而這又跟一堆公司公開上市(IPO)有關,1999 年有 300 多家科技公司上市,2014 年只有大概不到 50 家。多數新創公司維持私有的時間較 90 年代末期長很多,過去平均四年就上市,如今人們的態度趨於穩定,大約 10 年才會選擇公開上市。

另外,1999 年也是新經濟與舊經濟的分水嶺,矽谷一枝獨秀,人們對資訊科技充滿信心,其他產業卻瀰漫悲觀。但是 2014 年資訊科技顯然已成為美國與西方世界推動經濟的主要引擎,矽谷已不再是美國西岸的小聚落,影響力滲透其他產業,所有產業都意識到科技的重要性,也明白科技是觸發成長的動能,已打破過去「科技是科技、其他是其他」壁壘分明的狀態。

科技泡沫或許不會重演,但另一股攸關產業發展的危機正在上演:大學教育。

大學教育的成本飆高

Peter Thiel 指出,1980 至今,大學學費上升超過 400%,比健保、能源、房屋都還高,今日一位大學生可能要繳高達 10 萬美金的學生貸款,全美學生貸款總金額可能有 1.1–1.2 兆美元之多,於是大家開始問,這些大學教育的品質真的有這個價值嗎?

由恐懼所驅動的大學教育

教育是最重要的事,對許多人來說,18 歲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這是決定你要讀哪個大學的一年,而進了哪個大學,將決定你的人生是不是「穩了」。如果進了比較差的大學,很可能你的人生就會面臨掙扎、過得比較差⋯⋯

Peter Thiel 覺得這樣的架構對一個社會來說太過於極端了。

他認為,真正重要的是:我們在大學裡學到的東西,跟出了社會後所需要的,是否脫鉤(也就是國內說的「學用落差」)。或許在工程領域的學生比較沒有這樣的問題,但美國其他 85%–90% 非工程類的學位,很可能學生在學校裡學的跟畢業後在職場上需要用的東西有很大落差。

Peter Thiel 轉述一位朋友的經驗,這位朋友 17 歲時進入耶魯求學時,院長致詞時竟然說:「恭喜大家進入耶魯,你們的人生安穩了。」Peter Thiel 認為這樣的態度是很可怕的(terrible)。

Peter Thiel 認為今日的大學教育主要是由恐懼驅動。由於這樣的恐懼,人們不敢嘗試大學以外的選項,導致其他也是很棒的專業或是技職體系的學校,看起來總是不如頂尖大學,因此很難讓大家有動機去改變現狀。

但 Peter Thiel 認為當前的教育系統無法應付未來廣大的機會。他說:每個人都不一樣,大家不必去同樣的學校,學習相同的事物。「當前的系統就是問題所在。」

監管束縛欲望開創新局者

談到監管議題,Peter Thiel 表示,在美國依然有很多受到政府高度管制的產業,說不定比亞洲多數地區更加嚴格。儘管創業家在舊金山如入無人之境般蓬勃發展,但在 Peter Thiel 眼中,這座以自由著稱的城市有時竟像 5、60 歲的老人,許多管制束縛欲望開創新局的人。他說,「監管有利於已經成形、習慣跟政府打交道的大企業,卻對正處於早期萌芽階段的新創公司不利」。而在舊金山,電腦軟體一直都是監管寬鬆的產業,不到百萬美金也許就能開一間軟體公司,但若想要從事生物科技,卻可能得耗資數十億美金,通過重重管控,才得以上市一顆新藥。這也就是為何舊金山不缺軟體公司,生物科技產業卻相對匱乏。

他也提到,雖然表面上,美國對創業的狂熱、鼓勵創業的言語俯拾即是,然而實際上卻可能又是另外一番風景。創業依然意味高風險、多年低薪、極高的失敗機率,所以現實中許多聰明的人仍傾向選擇法律、諮詢、金融等「安全」工作,先累積資產再談夢想。「很多人會說,他們的長期目標是創業、先工作 5 年、10 年之後再創業,但在我的經驗裡,這番說辭幾乎未曾實踐。一旦你從一開始就進入穩定高薪的領域,支出通常會隨著薪資增加而增加,買車、買房、與同儕比較⋯⋯在物價高昂的紐約,你幾乎不可能存到錢。」

Peter Thiel 說,「創業沒有正確的時機」,有創業的念頭就趁早開始。種籽一旦深埋土裡,別期待它終有一天會發芽!

小米

小米被媒體稱為是「中國的蘋果」,交易前估值 460 億美元名列全球新創公司之首。1 那麼 Peter Thiel 又怎麼看待這家同時被視為抄襲者的公司呢?

Peter Thiel 認為小米的模式還有點難以評估。他先再次強調矽谷低估了來自中國的競爭,接著指出,許多類型的網路服務,一旦成功建立起來之後,使用者不會輕易地作轉換,這造成了一個現象,就是中國的業者要進入美國市場並不容易,反之,美國的網路公司要進軍中國市場也不會太簡單——就算沒有政治因素也一樣。但是消費電子領域則非如此,他不認為小米的產品需要做到像蘋果的那麼好——特別是當你能提供遠低於後者的價格時,這會是造成使用者轉移的原因。

然而,比起談論小米,似乎 Peter Thiel 對蘋果更加感興趣,他說蘋果的品牌鎖定消費者的能力在消費電子市場來說很罕見,並且以本益比分析指出,如果蘋果還能在未來維持如此高的利潤率(margin),那麼他們的股價實在是驚人的便宜(蘋果的本益比不到 17,Google 接近 27,Facebook 接近 72,通用汽車約為 22,通用電子低於 17)。

Peter Thiel 相當肯定未來十年蘋果將面臨來自小米的嚴峻挑戰,雙方巨大的價格差異很難不被注意到,唯一令他驚訝的是三星在過去三、四年內並沒有辦法靠者價格差異取得優勢,因此,或許(蘋果)品牌的力量仍舊超乎我們想像,一旦人們認為某種東西比較好,他們就會願意付出較高的代價去取得。「就像賓士和 BMW,他們的車或許在品質上比美國車要好上一些些,也許沒有,但消費者就是願意為他們的品牌付出大把鈔票。」Peter Thiel 認為消費者對品牌的認知將會在未來很長一段的時間持續為蘋果帶來優勢。

如果各位讀者有讀過 〈 要投資 Google 還是蘋果,聽聽 PayPal 共同創辦人 Peter Thiel 怎麼說 〉,可以發現 Peter Thiel 相當看好蘋果公司——即便比較的對手是 Google。(Well,或是乾脆讀一下 Peter Thiel 的著作,裡頭有更詳細的說明 XD)

未來只剩下資訊科技了嗎?

In other words, hackers will be the heroes of the next revolution, too.

換句話說,駭客也會是下一次革命的英雄。2

2010 年五月,WIRED 雜誌以「Geek Power」作為封面故事,而封面上的兩個人正是 Bill Gates 與 Mark Zuckerberg——他們是有志創業者的榜樣,因為種種原因,大家所熟知的創業熱潮,有極為誇張的比例是聚集在資訊科技領域。於是有人問 Peter Thiel,難道我們的未來只剩下電腦與網路值得投入嗎?

Peter Thiel 解釋,過去四十年的科技發明故事大多圍繞在位元(bits)和原子(atoms)之間,位元如電腦、網路、行動網路(mobile internet);原子則是像運輸、火箭、醫藥等等。然而在 1970 年代,當人們談到「科技」這個詞時,所指的範圍是很廣大的,航空、農業等等都包含在內 3,而今日我們提到科技,人們很快就會想到資訊科技,「當我們說要投資生命科技公司,人們會以為那是一個不同於『科技』類別的領域。」Peter Thiel 認為,「科技」這個詞似乎被窄化了。

但是在被問到「為何」這件事會發生,Peter Thiel 也承認,談論原因比談論事實要困難得多。他說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應該與監管有關,資訊科技的法規發展較航太、醫藥和農業等等都來得晚,也比較沒那麼多。而另一個比較根本的技術理由則是,其他領域的發展似乎逐漸慢下來或是碰觸到極限了。

此外,歷史本身就是個因素,某一個領域的成功歷史會鼓舞人們不斷投入,相反地,某個領域如果充滿了(相對)失敗的前例,某些程度上會阻礙人們投入的意願。舉例還說,您可能會奉勸自己的小孩別投入核能工程技術的研究,因為這項產業受到高度規範,未來會興建的核能發電廠可能也不多⋯⋯ 生技領域雖然有不少成功的案例,但仍舊充滿太多的挑戰。

最後,Peter Thiel 提到,還有第四個與商業面較為相關的因素。關於發明,歷史上很多時候,發明家從自己的發明中獲得的並不多。例如現代交流電發明人特斯拉,他的方法比愛迪生更好,但賺大錢的是後者,特斯拉本人卻在窮困潦倒中過世;萊特兄弟也沒有因為自己的航空技術賺到比其他競爭者更多的財富。可是軟體有點不一樣,Peter Thiel 認為個體經濟學在軟體上運作得不錯,你可以很快的讓新軟體規模化、獲得高利潤、使用者採用速度快、黏度高⋯⋯ 這些都是軟體與其他領域不太一樣的地方。

如果各位讀者們對於這一段的探討很感興趣,建議您也可以參考 Inside 過去這幾篇文章:

那麼解決辦法是什麼?Peter Thiel 說,就讓世人再看到另一個榜樣就行了。例如 Elon Musk,他的 SpaceX 與 Tesla 都是在做過去被人認為不熱門但卻很重要的事。Peter Thiel 說自己曾在 2008 年問 Elon Musk:上一家成功的美國汽車公司出現在何時?答案是 1941 年的 Jeep。所以如果這個領域已經有 67 年沒有出現過成功的公司,顯然做這件事不會被認為是好主意,不過當時 Elon Musk 的態度卻是:如今是時候再出現一家成功的汽車公司了。而 Tesla 如今雖然仍在發展中,但已經可以被稱為是自 Jeep 以來最成功的汽車公司了。

Peter Thiel 說他相信,一旦出現成功的例子,(創新資源大多投入到資訊科技的)模式(pattern)就會改變。


  1. The Billion Dollar Startup Club
  2. Geek Power: Steven Levy Revisits Tech Titans, Hackers, Idealists 這邊強調一下,引言的前一段,Bill Gates 也認為下一波的機會在生命科技,「駭客」在文章中(或是說正確的意涵)指的更多是對於事物的態度,只是基於歷史等種種原因,人們很容易將「駭客」與資訊科技聯想在一起。
  3. 被稱為「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的農業革命起於 1940 年代一連串的技術進步,使農業生產的產量出現顯著的增加,並於 1960 年代晚期在發展中國家展開,而「綠色革命」一詞則是於 1968 年首次被使用。(來源: 維基百科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