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火紅創投大力擁抱的愛沙尼亞駭客精神

當台灣媒體只是表面看到一直以為Skype在愛沙尼亞創立的,是愛沙尼亞這個國家培育的新創公司時,筆者認為重點是:連續創業者——Skype的共同創業者,選擇了一個合適的國家:當時有高科技人才與相對低廉的人力成本的愛沙尼亞。當我們的政府想辦法拼命要把團隊送到矽谷時,是否也曾思考如何能吸引像Skype共同創業者,進駐台灣,選擇台灣的團隊作為創業的基地?
評論
評論

筆者好友,Skype 草創時期團隊中的 Taavet Hinrikus 的新創公司:P2P 國際匯兌服務的 Transferwise,繼去年七月 吸引超級投資人 C o-founder of PayPal Peter Thiel 以及 super-entrepreneur Sir Richard Branson(維京集團創辦者) 等人總共投資了美金 2500 萬之後,上週又上一層樓,獲得矽谷火紅的超級 VC: Andressen Horowitz (@a16z) 領軍 美金 5800 萬的挹注(該 VC 的投資組合中包括 Facebook, Twitter, Airbnb, Github and Pinterest)。 筆者曾於去年七月發表過一篇相關的文章:“維京集團創辦人投資的 P2P 國際匯兌服務,台灣會不會也擋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一下。但還是於此簡單敘述 Transfrewise 在做什麼事情:

TransferWise 利用技術來撮合貨幣的買家和賣家,大幅降低銀行於此服務上收取的 (隱藏) 利潤。TransferWise 是使用官方 mid-market 的匯率,其手續費是 0.5%。問了 Taavet Hinrikus, 這次他想要顛覆的是什麼,他說:「缺乏透明度一向是金融服務體系中一個很大的問題,通常,消費者認為他們所付出與他們所實際支付的,之間的差異是很龐大的,我創辦 TransferWise,只是真實地反應這個問題。“」

來說說 Tavvet Hinrikus 這個人:愛沙尼亞人,2003 年大學沒畢業加入 Skype,從此走上 Hacker + Entrepreneur 的路。

破壞式創新的洗禮

Tavvet Hinrikus 加入的 Skype,2004 年正式推出時,破壞的是長期壟斷,且享受高額利潤的龐大電信產業。 2010 年他自己創辦的 Transferwise,一樣是有著破壞長期壟斷,長期享受高額利潤的產業:銀行。除了上述他自己的說法,Sir Richard Branson 如是說:

「我很高興能夠投資這樣一家創新公司 : Transferwise。金融服務,例如外匯服務形態, 數十年來未曾改變,早已經是需要有所變革的時候. 我樂見 TransferWise 的技術與創新,帶來透明度的市場。」

而 Andressen Horowitz 的 Ben Horowitz 對於這次投資說到的一個重點是:

When funding new products, a good rule of thumb is that the new product must be at least 10 times better than the old way of doing the same thing or customers will stay with what they have. It’s an easy concept to understand, but sometimes a difficult one to quantify. Not so with TransferWise: A typical FX transaction costs a consumer 5% and TransferWise profitably charges 10 times less for the exact same transaction. Ten times better indeed. In addition,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is amazing, yielding an 80% NPS score, which is unheard of in financial services. 

所以,Skype 這樣的產品,絕對不會是長期享受好處的電信業者能想出來的,Transferwise 這樣的服務,也絕對不會是享受暴利慣了的銀行能搞的,原因很簡單,這些都是挑戰與動搖自己固守的“本”與“營收”。台灣的銀行業者一股腦地投入第三方支付的服務,好像客戶很需要這個服務!但有沒有想想,客戶可能完全對第三方支付無感,反而像是匯兌麻煩的程序(筆者有朋友換個歐元,要臨櫃花上一小時)與高額手續費才是客戶最有感覺的,這部分能有調整,就會是客戶要的。這也讓筆者想起現在加入的新創公司 Zoom 的創辦人 Eric 說過,他創辦 Zoom 的原因,是因為他領軍的 Cisco-Webex,已經浸潤在長期享受領先市場的優勢與好處(就是賺大錢),無法抽身來看產業可能的大變革是什麼?客戶真正的需求是什麼?只有離開 Cisco,以新創公司的角度,來重新打造一個產品。

所以,各位有志創業者若找不到創業題材,從 Tavvet 的 Skype 與 TransferWiser 的經驗來看,就是找長期壟斷或者/與(因管制)享受暴利的產業,來看有無可以改善使用方式以及降低客戶取得成本的機會,筆者可以說,電信跟金融,永遠是不缺機會與題材的兩個產業!

Skype 之於愛沙尼亞的真義

至於 Tavvet 是怎麼加入 Skype 呢?來看看 2004 年 1 月 Fortune 雜誌對 Skype 共同創辦人們的一篇專訪(筆者當時也是看到這篇文章,立馬與其中一位創辦人聯絡上,2004 年中 PChome 與 Skype 合作在台灣推出服務),Skype 的共同創辦人:Niklas Zennström 是瑞典人,Janus Friis 是丹麥人,Geoffrey Prentice 是美國人,都是連續創業者,他們把愛沙尼亞的塔林(首都)當作是 Skype 開發重鎮,是因為在 1960 年代蘇聯共產計劃經濟的規劃下,愛沙尼亞專心發展電腦資訊科技,如文章中所述:

In the 1960s, as part of the U.S.S.R., Estonia had poured funds and people into its Institute for Cybernetics. While Cybernetics centers in other republics focused on biosciences or math, Estonia's devoted itself to computer programming. ........After the country declared independence, it quickly put its tech savvy and relatively cheap wages to work.

所以,當台灣媒體只是表面看到 一直以為 Skype 在愛沙尼亞創立的 ,是 愛沙尼亞這個國家培育的新創公司 時,筆者認為重點是:

連續創業者:Skype 的共同創業者,選擇了一個合適的國家:當時有高科技人才與相對低廉的人力成本的愛沙尼亞

而這樣組合的發展,讓 Tavvet 在有經驗的創業者帶領嚇得新創公司,培養了創業的精神與能力,因此有了現在的 TransferWise。 當我們的 政府想辦法拼命要把團隊送到矽谷時 ,是否也曾思考如何能吸引像 Skype 共同創業者,進駐台灣,選擇台灣的團隊作為創業的基地? 當初 Skype 選擇愛沙尼亞的原因,現在都可以用在台灣身上!如何 引進國際人才,活化台灣未來, Forward Taiwan 的共同創辦人朱平老師這樣說(由此引述):

「目前台灣擁有永久居留證的外國人僅有一萬多人,相比 2300 萬台灣人,佔比相當低,我們在不干擾台灣文化主體性下,在一定的配額限度下,讓更多外籍白領人士願意久留台灣。讓外籍白領人士自由找尋工作機會,而不是逼迫著教英文 、銀行給他們相同的貸款機會,最後甚至給予公民權,讓他們對台灣有強烈的認同感。」

筆者提及 Fortune 報導 Skype 的文章,標題是“Catch Us If You Can",是一個雙關語,故事是,當時 Niklas Zennström 與 Janus Friis 因為於創辦 Skype 之前創立的檔案分享軟體 Kazaa,被美國唱片業協會 (RIAA) 告,受到美國政府的通緝,但他們卻在愛沙尼亞找到落地之處。筆者其實很難想像,有一天,台灣能對這樣的創業家伸出友善的雙手,可以不用如此戲劇性,但塑造一個對國際創業者友善的制度與環境,台灣還有一條長路要走,只要有一些改變,就會有深遠的影響!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資深產品經理 (PM, PO)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App軟體工程師(iOS或Android專業皆可)

酷鳩科技有限公司
新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軟體工程師

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