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管法國人了,用對方法,8 萬只不過是你的起點

我覺得很可惜的是,這篇文章原本只是想透過分享確實且隨時發生在你我身邊的事情,讓心中有迷惘的年輕人,透過這個例子,瞭解到該從哪個方向著手,讓自己就算身處台灣這個短期無法改變的低薪環境中,依然能夠倍增自己的身價,得到更高的財務自由。
評論
評論

本文作者為 艾斯媒體 技術長 Yc Chen,艾斯媒體為 app 開發公司,成立於 2006 年。客戶包括台灣城邦集團、資策會、遠東集團,美國 Kronos Games、史丹佛大學等。本文為 Yc Chen 針對前作 〈 為什麼我甘願花 8 萬僱用法國工程師,也不給兩個台灣年輕人機會?〉 的回應。

上週本人在自己的 FB 上面,與朋友們分享的一個發生在敝公司徵人過程的小心得, Inside 的編輯詢問我之後轉貼到 inside,結果引起網友廣大的「迴 (ㄇㄚˋ) 響 (ㄈㄢ)」:D

我覺得很可惜的是,這篇文章原本只是想透過分享確實且隨時發生在你我身邊的事情,讓心中有迷惘的年輕人,透過這個例子,瞭解到該從哪個方向著手,讓自己就算身處台灣這個短期無法改變的低薪環境中,依然能夠倍增自己的身價,得到更高的財務自由。

如果讀者看到這邊,就已經覺得,我接下來要說的都是藉口、狗屁不通,那建議直接跳過,到前一篇文章再罵上兩句,心情應該會更好一些。但是,如果讀者想瞭解一下那篇文章的那些武斷的結論是哪來的,或是尋找更多可以攻擊的點,不妨往下看:

首先,我們來看目前台灣的所得分佈問題:

天下雜誌做的影片

然後看看美國探討相同問題的影片 (有沒有發現天下雜誌抄別人的動畫抄得很傳神?!)

事實上,美國的影片是較早的,天下雜誌是較晚推出的。

有沒有發現,兩個國家的所得分配問題,並沒有差太多?大趨勢是一樣的!

這是戰後資本主義幾十年慢慢發展到高峰的結果。無論原因,無論你喜歡不喜歡,他現在就是主宰著你我的生活,要改善並非一國一力可做到,而且也一定需要幾十年得時間來修正。本來應該是全球化受益者的美國,雖然從國家整體來看,它的確是受益者,但是人民呢?不也正飽受「因為透過全球化賺回來的錢集中在財團手上」造成的貧富不均所苦?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民,包括台灣,也正遭受一樣的苦,只不過嚴重程度的差異不同罷了。

再先貼幾篇最近的文章給大家參考:

至此,我們可以先做一個小歸納:

  • 在這個資本主義極盛的年代,全世界只剩下「大財團及其他」兩種角色,而大財團拿走幾乎全部
  • 以往認知政府可以替民眾要求企業/財團做些什麼,這件事情早就不已經存在,現在只要是民主國家,都只有政府求財團的份 (大政府主義這一派可是一敗塗地啊∼∼)
  • 目前所謂的民主國家,真正能當主人的「民」,其實是財團

以上不是正表示,政府該罵、企業該罵嗎?再等一下,我們再看看其他的新聞。

在「剝削/被剝削」的戲碼中,只要站在「普羅大眾」這邊,就只有被剝削的份嗎?!並沒有,不是富人階級的我們,其實每天也都彼此互相加害、互相剝削。

大家都會說血汗工廠很可惡,可是 非血汗工廠的產品,只要價格稍微反映一下成本,大家就不買了

Uber 在歐洲遭到抗議,結果反而用戶數大增 ,這是消費者把傳統計程車掃入歷史,然後養成將來的巨大財團的活生生範例 (歐洲耶,傳說中最帶人性的美麗天堂)

至此,我們可以再做一些小歸納:

  • 其實每個個人,絕大多數的時候,還是以「自利」做為消費行為的最高基準
  • 很多時候,剝削人的財團也是消費者自己資助出來的
  • 消費者早上上班的時候,認為自己被企業剝削,可是下班的時候,去量販店買血汗工廠的衣服,喝星巴客的咖啡 (非公平交易咖啡)... 叫 uber 的車,立刻搖身一變,變成剝削別人的兇手

==背景論述結束分隔線===

我無意論斷對錯。因為這個世界絕大多數的事情,並不是用對/錯在運作。我更關心的是,如果我們不是財團,我們該如何在這個世界叢林中,過著還算可以的日子?

以下我們統統可以做,而且一般來說,我們會所有方法一起做,並不會因為你做了其中一樣,就不能做別樣:

  1. 求政府或罵政府?純罵,沒用。有辦法推動政策,或許有用,但不會短期見效,因此屬於長期解決方案。
  2. 罵企業?可以解決立即的情緒問題,但是對你的薪資,無論長期或短期,保證都沒用,因為企業唯一會聽畫得時候,就是你控制他的命脈的時候。更糟的是,他剝削別人來生產產品的時候,你還是買他的產品啊!而且還狂買、買特多,買到還奔相走告這邊有一批便宜又大碗的上等貨!
  3. 求其他人?如果你有夠有力又有用的人脈,建議走這條路最快!
  4. 求自己?簡單、有效、而且沒背景、沒山可靠的人特別適用,可以解決短期與長期問題。

1、2、3 都是方法,但都不是本文與前文打算涵蓋的,但是 4 就是本文跟前文想表達的。

求自己該怎麼求?就是前文所說的,提昇自己的專業能力和溝通能力。
而溝通能力,在全球化的影響下,除了溝通技巧,英語絕對是必要條件,無可迴避。

而這兩種能力,哪裡學?10 年前我也許會說上學、補習,或說沒辦法,但現在和未來,我的答案是上網自學。而那位法國年輕人,正好證明這一切是可行的,不是空口白話的理論推導、是活生生的成功案例。

其實台灣也有很多優秀的人,在台灣、到國外搶食外國的工作機會,就像那位法國人來台灣找工作一樣。但是這些人已經具備了這樣的能力,所以他們已經不是本文或是 前文 的目標讀者 (就像大學生不需要看小學課本一樣)。他們面對企業,多半都是滿手工作等他們挑喜歡的做,而不是被公司挑剔。這些人,哪還需要什麼建議啊? :)

該文訴求的對象,是那些:

  • 不瞭解我們是如何搶美國人的工作,而外國人又如何來搶台灣人的工作的事實的人 (或是以為這些事離我們還很遠的人)
  • 不知道自己薪資為何總是無法提昇,工作一個一個換,薪資還是一樣停滯,還誤以為這是罵政府、罵企業就可以立即獲得改善的問題
  • 瞭解之後,有意願自我加強,但是又不知道該加強什麼,又該如何加強的人,也不知道加強之後可以差多少 (4 萬與 8 萬的對比,是用在這個地方)

如果這原本在市場上為數眾多,只值 4 萬甚至更少的工程師們,能夠透過加強自我的能力,讓他自己變成 8 萬的工程師、甚至可以直接到國外,變成月薪 80 萬的工程師,那不但是他個人之福,人數多了之後,台灣整體所得提昇 (雖然是奪取外國人的工作機會,搶奪老外的財富,不過那是外國人的問題,不是我們的),也正是台灣之福,不是嗎?

如果大家能多瞭解前文想要傳遞的的正面訊息,避免往「我在說台灣沒有能人」、「我們公司出 8 萬好像以為很了不起」... 去解讀,那這篇文章,就會從口水,變成一個指引一條切實可行的薪資倍增的攻略。要知道,就算把前文裡面的台灣改成越南、改成中國,把敝公司名稱改成某個在成都的中國公司或是孟買的印度公司,把 4 萬 8 萬改成美金好了,背後所點出的事實,也都不會因此而不同的。

終於,如果您有耐心看到這裡,那我們可以回去再看一次那篇引起網友廣大的「迴 (ㄇㄚˋ) 響 (ㄈㄢ)」的文章了。如果這次你有看到一些正面的意義,那也算功德一件,如果你還是覺得我挑問題回答,迴避企業的責任,沒關係,我欣然接受。也請你再用力喝一口手邊的星巴客,享受您那用遠方不知何人的血汗,用全球化和資本主義所堆砌而成的小.確.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