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鬧鐘,是夢想:王師、王希文談電影的行銷與配樂

上週五,flyingV、創立方與 Inside 舉辦了「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當電影撞進新世界」,邀請到兩位台灣電影圈知名人物:曾經成功行銷《看見台灣》、《總舖師》的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與《寶島歌舞行動劇》、《翻滾吧!阿信》配樂師王希文。王師向觀眾分享了自己的電影行銷經驗;王希文則跟我們分享自己是如何從金融業轉而投入自己心愛的電影配樂。
評論
評論

上週五,flyingV、創立方與 Inside 舉辦了「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當電影撞進新世界」,邀請到兩位台灣電影圈知名人物:曾經成功行銷《看見台灣》、《總舖師》的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與《寶島歌舞行動劇》、《翻滾吧!阿信》配樂師王希文。王師向觀眾分享了自己的電影行銷經驗;王希文則跟我們分享自己是如何從金融業轉而投入自己心愛的電影配樂。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鬧鐘,是夢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 王師

王師畢業於台大工商管理系,畢業後去當時(今日也是)人人稱羨的聯合利華工作,發現自己對於銷售民生消費品沒興趣,做了一個月後,連部門主管都來不及對他做到職面談便辭職,讓面談直接成了離職面談。後來,王師在誠品工作的三個多月期間看了第一次的金馬影展,讓他相信自己想做的是電影,而且就在下一份工作開啟了他進入電影行銷的大門,並於 2011 年與資深的電影人馬天宗、李烈合組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至今發行過 50 多部中外電影,成功行銷了像是《翻滾吧!阿信》、《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BBS 鄉民的正義》,以及最近的《看見台灣》、《總舖師》等等。

一開始王師先介紹他的工作。一部電影從開始到結束會經歷策劃、前製、拍攝、後製、發行、版權和影展等等,王師所負責的工作是發行部分,而發行階段的工作又包含:

  • 策略:市場分析、票房評估、預算規劃、行銷組合
  • 素材:海報、DM、預告、花絮
  • 公共關係:報紙、電視、廣播、雜誌
  • 發行:檔期、院線、試片、試映
  • 贊助:異業結合、活動贊助
  • 售票:包場、團票、預售

王師指出,雖然電影同時具備商業與藝術性質,但是兼顧兩者,做到叫好又叫座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電影行銷如果做得好,是有可能將電影的票房帶起來的,例如《陣頭》、《逆光飛翔》等,就是在多場試片活動後帶動了口碑,當時一共讓超過一萬人參與免費試片。他也舉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這部他剛入行時被分派到行銷工作的影片,當時切.格瓦拉這號人物與他的符號在台灣還不像現在這麼有名,當時正是靠著多場的講座,以及與知名服飾品牌合作,成功地行銷了這部電影。他說那段時間自己充滿了熱血,「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鬧鐘,是夢想。」

台灣電影的王道

他總結到,最近幾年成功的台灣電影都不出下列四種:

  • 知名原著改編
  • 本土
  • 愛情——最有機會跨越國界的題材(《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香港影史最賣座的電影)
  • 勵志/熱血(王師:因為台灣人會覺得沒有未來—— 只要經濟沒起來這種片就有機會

談到賣座的台灣電影共通性,其中想令人忘記也難的,就是王師這句:「在台北打拼失敗的魯蛇回到家鄉跟更魯蛇的人一起打拼然後 變成溫拿 翻身。」1(例如《海角七號》、《陣頭》和《總鋪師》等),最好讓大家覺得「不看這部電影就不是 台灣人」。

名為本土元素的雙面刃

然而,王師也不諱言,本土故事愈是成功,愈是難以走出國際。在台灣,除了對中國電影一年 15 部的限制,市場完全開放,可是台灣的觀眾就這麼多,市場不夠大,代表投資回收有限,進而限制了電影的預算,預算則會限制電影類型,而拍不出好的「類型電影」正是台灣電影產業所面臨的難題。王師甚至說:「現在台灣的電影,本土元素可說是拍一個就少一個」在近年台灣電影風光的票房成績背後隱藏的是未來格局的限制。

而廣義的華語市場尚未成形,中、港、台、星等市場缺乏整合。另外台灣電影產業也面臨著產業、人才、就業者升級培訓的問題,經常發生不同電影爭搶同一組專業工作人員。他舉例,當年李安去台中拍攝《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時,其他電影一時之間幾乎找不到最好的劇組人員,因為全部都去李安那邊支援了。而這也是為什麼王師除了做電影行銷,也要為專業的電影幕後專業人士提供經紀服務。

但不可否認的是,最近幾年台灣本土電影在行銷方面大有進步,同時歸功於社群網站的興起,加大了口碑、病毒式擴散的效應,讓成功行銷的案例越來越多。不過除了 Facebook 和 ptt,有一股力量也正在悄悄地推動著電影製作:群眾募資。

當電影遇上網路:群眾募資的力量

2013 年 2 月 25 日是群眾募資平台一個 值得紀念的里程碑 ——史上第一部以群眾募資方式完成拍攝的紀錄片「Inocente」贏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短片獎。當時 Kickstarter 上一共有三部影片獲得奧斯卡獎項的提名,分別是「Kings Point」、「Inocente」和「Buzkashi Boys」,而「Inocente」最終奪下小金人,也創造了歷史。事實上,以群眾募資方式完成拍攝的影片在各大影展也經常出現,例如日舞影展中共有 10% 的參賽影片來自 Kickstarter 的群眾募資。

電影《看見台灣》利用群眾募資完成戶外首映

如果大家有印象,去年十月,紀錄片《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也曾在 flyingV 平台上發起群眾募資計畫——希望能夠募集 200 萬完成《看見台灣》露天首映會 2,最終募集了近 250 萬元,首映活動也非常順利地落幕。王師指出,這次的群眾募資就是一次電影與網路成功結合的案例。

金融圈逃兵王希文,以音樂翻滾自己的人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 王希文

身為電影配樂家,王希文看似與創業者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但他的經歷卻和不少「半路出走」的創業者不謀而合,正在開拓自己事業的人應該有所共鳴,仍在辦公桌前躊躇的人,他的故事說不定會是您下定決心的動力。

王希文自小順從爸爸媽媽的期望,從師大附中到台大政治系國關組輔修經濟,一路都是明星學校、熱門科系。和很多台灣的學生一樣,彈彈吉他打打球只被當作課餘閒暇的調味劑,他並不清楚自己所愛實際上能夠延展成一條與自己的步伐最契合的人生道路。退伍後王希文進入「好像有點興趣」的花旗銀行交易室擔任助理。

不過,工作期間遭逢親人過世、對於過往吉他手的身份朝思暮想,這幾個因素層層疊疊在王希文腦海中縈繞,他想要「證明自己的生命價值」,待在交易室內看著象徵一筆筆財富的數字跳動讓他疲憊,不是他所追尋的人生意義。王希文渴慕音樂,家裡欲他從商,所以音樂管理(music business)成了折衷的選擇,不過,當他開始準備應試科目,卻發現了音樂領域的另外一個全新的篇章:音樂劇。

結合戲劇或影像的音樂,讓王希文簡直如獲至寶,深深著迷,更為他打開更廣闊的視野,也終於篤定了自己的心志。他為自己設置一年停損點,最差也只是回到最初的工作崗位。一年間他無償為學生畢業作品寫配樂,並鑽研從前不懂的樂理和五線譜(吉他只需要看和絃呀),孜孜矻矻彌補自己不足之處,最終申請上紐約大學的電影配樂研究所。

在學期間他保持與台灣電影界、戲劇圈的聯繫,歸國以後陸續接下幾個案子,2009 年以《曬棉被的好天氣》獲金鐘獎最佳音效,2011 年初次製作電影配樂就以《翻滾吧!阿信》入圍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回首過往,王希文說,儘管自己繞了一大圈,但過去種種彎路並非徒勞,雖然少了古典樂的熏陶,但也少掉包袱。而圈外人的姿態,也使他更加兢兢業業,務求在每次的機會中盡可能嘗試不同的樂器,挑戰不同的風格。他的政治經濟等社會學訓練,無形之中也融入他的音樂或工作視野中,塑造出獨特的面貌。

他的故事或許就是賈伯斯這段名言的寫照,

就這樣追隨我的好奇與直覺,大部分我所投入過的事務,後來看來都成了無比珍貴的經歷。

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經歷的種種,將來多少會連結在一起。

王希文說,他追尋自己熱情的過程中,深刻體會到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那段流傳甚廣的一句話: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過往的經歷、貴人相助,最重要的——自己對於某個目標鍥而不捨的態度,讓他終能走進對的場域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