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專案當做創業,談「1-Man-Startups」團隊架構

體育社群平台 Bluefields 的 CEO Andrew Crump 認為,AngelList 執行的「1-Man-Startups」團隊架構能有效發揮團隊成員價值並提升團隊運作效率。而所謂「1-Man-Startups」意即要團隊成員把每個專案都當做新創事業來對待。
評論
評論

本文編譯自體育社群平台 Bluefields 的 CEO Andrew Crump 刊於 Medium 的文章「1-Man-Startups」,Bluefields 為針對體育團隊與聯盟組織設計的平台與管理工具,提供使用者更便捷的方式管理組織、相互溝聽並調整賽事,曾參與美國 500 Startups 與歐洲 Seedcamp 的育成計劃。

多數的新創團隊長期致力於找出最有效率的團隊運作模式,以期在最適當的時機產出高品質的產品,並在工作與生活間達到最適平衡。Bluefields 的 CEO Andrew Crump 同樣在團隊中嘗試過各種方法以達成上述目的,接下來將分享 Andrew Crump 認為截至目前為止,最能強而有力地對新創團隊造成影響的方法。

時間拉回今年 10 月,由於獲選為 Seedcamp 育成計劃的新創團隊之一,CEO Andrew 踏上育成計劃的美國之旅,正搭乘前往舊金山的班機與幾位朋友以及新創團隊碰面。旅程中,Andrew 在參訪 AngelList 辦公室時聽見來自 Ash Fontana 對於「1-Man-Startups」 的團隊架構概念分享,以及他們如何專注於 Leverage 與 Velocity,意即找到對的支點發揮槓桿作用與提升整體效率。這對當時正計劃對團隊組織架構進行變動的 Andrew 來說如獲至寶,隨即將「1-Man-Startups」的團隊架構帶進團隊,並獲得相當顯著的成效。「1-Man-Startups」的定義如下:

「1-Man-Startups」意即每位團隊成員都能把專案當作一個新創事業來對待。當團隊成員有了產品想法,他必須獨自進行設計、寫程式、行銷市場、支援顧客並回收來自企業內部與外部的意見回饋,最後進行新版本的開發。

Bluefields 採用「1-Man-Startups」的團隊架構之前,Andrew 認為他是團隊中唯一懷抱遠見、策略並懂得安排事情優先順序的人,「我想我有更好的知識與洞察力」他說道,於是整個團隊面對的挑戰就是確保整個團隊能準確執行 Andrew 提出的策略。

缺乏洞察的策略代表:許多微小的決定會經常被不適合的人決定。

上述的團隊架構存在的最大問題在於:無法有效管理時間,團隊必須時常校正策略執行方向以確保沒有偏離原定策略。事實上,由一人決定多數策略時,策略很有可能會缺乏更宏觀的洞察,而缺乏洞察的策略代表:許多微小的決定會常態性地被不適合的人決定,但錯誤的決定造成的後果卻會被管理階層的職權掩蓋。

過去 Bluefields 採用的團隊架構:

  • 花費兩個禮拜的時間為某個專案進行衝刺。
  • 團隊會向 CTO(Piers)與 CEO(Andrew) 回饋他們對產品的想法。
  • CTO 與 CEO 負責制定商業模式與產品策略-- 當時的 CEO Andrew 還同時負責 UX 設計。
  • CTO 認為產品技術規格比 UX 重要。
  • 產品一旦完成,要花費近兩個禮拜的時間重複向各開發部門展示。

過去團隊架構遇到的問題:

  • 每個專案衝刺的過程中都會因為一些無法預期的錯誤而進行修正。
  • 儘管無法預期的錯誤不斷出現在各個專案中,但由於產品開發部門只遵從 CTO 與 CEO 的指示開發產品,故當產品方向錯誤出現問題時,產品開發部門很難了解問題根源,最後問題只能交回給 CTO 與 CEO 解決。
  • CTO 發現很難同時掌握產品開發與團隊規範。
  • 在專案執行過程中,團隊間傳遞溝通的想法比原先預期的少。
  • 儘管產品持續開發,但團隊整體運作不如預期的有效率。
  • 顧客開發、行銷與產品開發這三件事與整個團隊無法有效連結。

過去 Bluefields 採用的團隊架構屬於有管理階層主導的組織架構,新創團隊最需要的是能快速成長、即時作決策並在需要時改變策略方向,然而在有管理階層主導的組織架構中,上述新創團隊的特點往往要耗費許多時間,無法及時完成。

無管理階層的「1-Man-Startups」團隊架構:

  • 團隊成員為共同的企業目標專注於專案執行。
  • 每個專案執行的不同階段都讓顧客開發、行銷業務與 UX 設計等各個部門共同參與。
  • 任何對於專案的想法都公開在專案管理工具 Trello,鼓勵團隊成員交流分享。
  • 沒有人是直接地為他人工作,成員間的工作自主負責。
  • 任何成員都有變動產品設計的權利。
  • 沒有 Deadlines
  • 沒有制式的會議

「1-Man-Startups」團隊架構帶來的影響

  • 整體團隊更有創意
  • 問題更及時迅速地被專案團隊解決
  • 減少浪費在冗長會議的時間
  • 成員間的調度配置更加頻繁
  • 整體團隊更加了解產品商業模式

上述的「1-Man-Startups」團隊架構需要專案團隊與多工的團隊成員才能有效率地團隊運作,提出此一概念的 Ash Fontana 來自 AngelList,而 AngelList 的每位成員都有過創業經驗。要準確執行此團隊架構,每個專案都需要顧客開發、業務、策略、設計與前後端的技術配合。這影響了新創團隊的成員組成,有過創業經驗、懂得寫程式又了解市場分析的成員更有助於新創團隊加速成長。


亞洲.矽谷 x AIdea 徵案成果:新創解決「香水百合價量預測」、「動態足壓影像辨識」AI 模型

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幫助「台北花市」、「阿瘦皮鞋」兩家企業數位轉型,成功導入 AI 應用以提升企業產能及附加價值。
評論
Photo Credit: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
評論

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與工研院 AIdea 人工智慧共創平臺合作「產業出題、 AI 解題」徵案,協助台北花卉公司(台北花市)及阿瘦皮鞋兩家企業出題,題目分別為「香水百合價量預測」、「動態足壓影像辦識」,前後歷經半年的徵案與解題,並邀請資料專家診斷和協助,吸引超過 700 名團隊參與。此次解題優異的新創公司包括:台灣資料科學、庭躍、羅伯斯特及索妮婭四家新創團隊。

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李博榮行政長表示,執行中心持續以「完善創新創業生態系」及「推動物聯網創新研發」為兩大主軸,本次徵案集結了資料科學家與輔導團隊進行訪視企業,從前期的釐清企業需求、檢視企業的數據資料,到最後定義題目與公開解題。活動對企業數位轉型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成功借外部創新能量,導入 AI 應用,以提升企業產能及附加價值。

此次參與出題的台北花卉公司副董事長呂瀅瀅表示,台北花卉公司一直在尋求如何解決花卉的價量問題,擺脫過往農產品容易發生價格過高或是崩盤的情況,如過年期間花卉的需求波動高,預測非常困難。台北花卉希望能夠透過 AI 預測模型,維持花卉的價量,並且穩定造福農民。這次「香水百合價量預測」的準確度高達 7 成,也是非常不容易,之後不排除再找其它的花種進行價量預測,期待在未來能夠將此套 AI 預測導入花卉公司價量預測的標準流程。

阿瘦皮鞋的「動態足壓影像辨識」,參與解題的隊伍能充分利用電腦視覺的技術,來預測足型的最高點及最低點。在第一名的模型中,每個點的平均距離誤差只有 4 個像素,是非常好的結果。未來應用落地後,將大幅提升標註精準度,對於後續的數據應用賦予更高價值,同時也符合阿瘦皮鞋帶給客戶足下與生活美好的企業理念。

工研院巨資中心副組長洪淑慎強調,企業若要推行 AI 應用,首先資料的收集是很重要的步驟,因為 AI 需要大量且正確的資料來學習,達到分析預測的結果;其次是需要企業管理的高層支持,才能由上而下地順利推動,成功率較高;最後則是跨領域的共同合作,由各個不同的領域專家與 AI 專家一起合作,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後續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與 AIdea 團隊,將安排解題優異的新創隊伍與兩家出題企業進行媒合,以落實企業注入外部創新能量,實現 AI 數位轉型的目標。

本文章內容由「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