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王國成往事,芬蘭靠著遊戲業再度崛起

2013 年 Nokia 被微軟收購,標誌著芬蘭作為手機王國的時代結束,很多人對此感到惋惜。然而大家沒有看到的是, Nokia 倒下了,另一個產業——遊戲業,在 Rovio 和 Supercell 等企業的帶領下出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評論
評論

本文轉自 〈2013 年的芬蘭:手機王國已成往事,Rovio 帶領遊戲業崛起 〉。

2013 年 Nokia 被微軟收購,標誌著芬蘭作為手機王國的時代結束,很多人對此感到惋惜。然而大家沒有看到的是, Nokia 倒下了,另一個產業——遊戲業,在 Rovio 和 Supercell 等企業的帶領下出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Rovio 在今年宣布其最受歡迎的遊戲「憤怒鳥」總下載量突破了 20 億次;Supercell 是一家成立於 2010 年的小型遊戲工作室,在不到 1 年的時間內,它成長為價值 30 億美元的公司。今年的芬蘭旗艦新創企業大會 Slush 吸引到了日本遊戲業最有影響力的一些企業家,如 DeNA 創辦人南場智子和 GungHo 共同創辦人、億萬富翁孫泰藏的到來。

Supercell 和 Rovio 的崛起,激勵本地的遊戲設計師和開發者努力登上世界舞台。目前芬蘭國內共有 180 家遊戲工作室,比起 2010 年增加三倍。

「主要的變化在於這些公司現在更加自信,相信自己能夠做出影響力,」Rovio 的行銷主管 Peter Vesterbacka(下圖)說道。

f02

一大波新興遊戲開發企業

回到 2009 年,從芬蘭走出的憤怒的小鳥紅遍全球,已經開始引起人們對其遊戲業的注意。而時至今日,芬蘭不再只有 Rovio,在它後面還有 Grand Cru、Next Games、Boomlagoon、Fingersoft 等眾多遊戲企業。

很多年以前,芬蘭的遊戲企業主要侷限於本土,在政府基金 Tekes 的資助下發展了 Remedy、Housemarque、Bugbear 等公司。自 90 年代末以來,這家機構為芬蘭的遊戲產業提供了約 5000 萬歐元(約 4.1 億人民幣)的資金,去年秋季,它們推出了一個叫 Skene 的致力於遊戲的 7000 萬歐元專案。芬蘭是個小國,人口只有 555 萬。

多數的網路新創企業集中在美國,此外亞洲的以色列和新加坡也是科技創業中心,歐洲在這方面似乎有些落後,不過北歐近幾年卻在迎頭趕上。北歐這麼多網路新創企業,與一些成功企業的榜樣作用有關,這些企業包括 Skype、Spotify、Rovio 和 Supercell。

芬蘭遊戲業的營收成長迅速:

f03

遊戲企業主要集中在南部:

f04

Nokia 投靠 WP,遊戲業搭上 iOS 和 Android 的順風車

Nokia 當初投靠微軟的 WP 平台,結果把自己都搭進去了,遊戲業不同,他們主要利用了 iOS 和 Android 平台的迅猛發展使得全球遊戲開發的競技場變得更加公平。在智慧型手機和 Facebook 之前,小型遊戲工作室經常需要與出版商合作,放棄很大一部分收入,

以換取在主機上進行行銷和分銷。

現在,像 Supercell 這類公司把大多數設計和開發人員留在赫爾辛基總部,在美國只有一個小辦公室,主要負責行銷和用戶。

其次,iOS 和 Android 平台上激烈的競爭也使得產品品質成為重中之重,遊戲公司需要拿出不一樣的產品才行。Supercell 的謹慎策略因此得到回報,在部落戰爭(Clash of Clans)和卡通農場(Hay Day)的背後,該公司放棄的產品比推出的產品還多。而現在這兩款遊戲在今年第一季度為其帶來了 1.79 億美元的收入,要知道 Supercell 的員工總數只有 100 人左右。

美國的遊戲公司忙著追隨 Zynga 的模式時,歐洲的 Supercell 和 King 等企業卻奪得先機。甚至矽谷的風投也開始注意到了,致力於把英雄聯盟類的遊

戲帶到平板上的 Hammer & Chisel 公司最近就獲得了 820 萬美元的投資。

全球意識

對芬蘭(和它的鄰居瑞典)來說,創造成功的消費網路和遊戲企業的一個有利因素是它們都是小國。因而芬蘭的新創企業從一開始就具有了全球性思維,而不像人口中等的國家那樣專注國內市場。

全球性思維意味著本地的赫爾辛基企業迅速在全世界尋找合作。Rovio 很快就在中國設立了辦公室,而 Supercell 的 15.3 億美元投資來自日本的 Gung-Ho 和軟銀。

只有 500 多萬人口的芬蘭,多數人都會說英語。芬蘭還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統之一,學生在國際水準測試中位於前列。

「我們沒法用天氣來競爭,但芬蘭還有很多出色的領域,吸引越來越多的國際人才過來,」Supercell 的 Paananen 說。「例如,這裡很安全,多數人都能說英文,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統之一,稅收和生活成本也很合理,而且工作文化很友善、開放且誠實。」

成功有負面之處嗎?

Rovio 和 Supercell 的成功毫無疑問改變了當地的文化。不只芬蘭的遊戲開發者變得更有底氣了,現今遊戲社群還有一股浮躁的氣氛,讓人回想起矽谷當年的泡沫。

憤怒鳥的行銷經常太過火。之前有憤怒鳥入太空,今年早些時候還有佔領莫斯科紅場的活動。

Rovio 和 Supercell 的員工也開始離開,去創辦自己的企業。例如 Supercell 的前分析主管 Joakim Achren 去年就離開創辦了 Next Games;還有 Rovio 的前遊戲副總裁 Petri Jarvilehto 和前戰略副總裁 Andrew Stalbow 一起創立了 Seriously 工作室。

這可能成為這個國家遊戲業成功的不利因素,在一個本就變化無常的產業更加難以留住人才。同時也會讓遊戲產業的人們更加在乎金錢回報而不是設計遊戲的快樂。

一些人已經開始抱怨,Supercell 的共同創辦人之一 Lasse Louhento 公開表示:「遊戲產業是個火紅的話題,這讓我感到擔憂。我喜歡遊戲開發中那種孩子式的激情。我想念有遠見和態度的人們,從不放棄完成一個遊戲,不管最終結果是否成功。我不需要滿嘴謊言的網路民工,以及虛有其表的人來搶奪真正開發者的功勞……我想念真正的實踐者、開發者!」

「我很肯定那一小群只為賺快錢才進入這一產業的人,很快就會發現產業的艱辛之處,然後就會來得有多快滾得就有多快。」Paananen 說。

「多數的本地遊戲開發者不會把金錢放在第一位,」Paananen 繼續說。「這沒有改變。芬蘭人本來就不為金錢而工作,現在為了多那麼一點錢為什麼要改變呢?」(芬蘭是高福利高稅收國家,國民拿著差不多的稅後收入,即便工資高,大半也作為稅收走了。)

via TechCrunch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Web Designer(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後端工程師

AsiaYo.com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產品專員/經理 (PM)

強勝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