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自動駕駛車專案工程師:我們對無人車的恐懼毫無道理

在 Google X 實驗室裡,工程師們醞釀著改變世界的計劃,其中一項就是自動駕駛汽車。然而,讓人們確信機器的人工智慧並不容易,最近紐約客雜誌終於得到參觀專案的許可,採訪了自動駕駛汽車團隊的工程師 Anthony Levandowski。
評論
評論

在 Google X 實驗室裡,工程師們醞釀著改變世界的計劃,其中一項就是自動駕駛汽車。與 Google Glass、氣球上的網路「
Anthony Levandowski 的「幽靈車神」(照片來源:Berkeley College of Engineering

第一次大賽中,所有的車輛都表現不佳。最終入圍的 15 輛車,沒有一輛堅持到 10 英哩,其中 7 輛在一英哩內就倒下了。Levandowski 的幽靈車神同樣失敗了。它曾在資格賽中戰勝了 90 輛汽車,但是在決賽的時候,Levandowski 忘了打開平衡系統,它只跑了三英尺就倒地了。

三個月後,DAPRA 宣布在十月份舉辦第二場比賽,並且把獎金增加到 200 萬美元。在這次比賽中,Sebastian Thrun 帶領的史丹佛團隊取得了勝利。他們的車輛 Stanley 後來被 Smithsonian 收藏。Levandowski 的幽靈車神在半決賽中被淘汰了。雖然如此,幽靈車神仍然是一個工程上的奇跡,它戰勝了 78 輛汽車。兩年後,Smithsonian 博物館將這輛摩托加入了收藏品之中。

加入 Google

2007 年,Thrun 和 Levandowski 都來到了 Google。他們的第一個任務是幫助街景團隊。Levandowski 很快發現,街景中獲得的數據,能夠使電子地圖更加准確,比如街道和出口的名稱可以直接從圖片中獲取,而不必依賴有錯漏的政府記錄。在隨後的兩年裡,Levandowski 穿梭在印度的 Hyderabad。他的 2000 台數據處理器不斷修正著地圖。因此,當蘋果的地圖 app 出問題的時候,Levandowski 知道原因在那裡。那時候他的團隊已經花費了五年的時間修正地圖,每天都會有上百萬個修正。

自動駕駛汽車專案本來不在計劃之中。Sebastian Thrun 並不認為無人駕駛車輛能夠在街道上行駛,因為變數太多了。但是,2008 年 2 月的時候,Levandowski 接到了發現頻道「Prototype this!」制片人的電話。這位制片人問他,是否能夠做一個自動駕駛的比薩遞送車。

在接下來的五週裡,Levandowski 和同事們改造了一輛 Prius,並且說服了加州騎警,允許車輛穿越海灣大橋。這是無人駕駛汽車第一次在街道上合法行駛。這是一次成功的演出。不久之後,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讓 Thrun 啟動無人駕駛汽車專案。

「他們甚至沒有提到預算」,Thrun 說,「他們只是問,我需要多少人,如何找到他們。我說,『我知道他們是誰。』」

Thrun 挑選了參與過自動駕駛大賽的技術高手:Chris Urmson 負責軟體,Levandowski 負責硬體,Mike Montemerlo 負責電子地圖。他還挑選了其它領域的專家:律師、界面設計師等等。每週,都會有幾十位 Google 員工參與自動駕駛汽車的測試,填寫使用者調查。

計劃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使用了 Levandowski 的披薩送貨車,以及史丹佛的開源軟體。但是他們很快發現,一切都要從頭開始。P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給團隊定下了一個挑戰,完成 10 段 100 英哩的路線。團隊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才完成這項挑戰。

如今,Google 的自動駕駛汽車已經行駛百萬公里,並未出現任何事故。不過,在困難的路況下,仍然需要司機的介入。Thrun 說,如果完全自動駕駛,它只能保證在 5 萬英哩內不出現重大事故。

對 Levandowski 來說,自動駕駛汽車專案還有特別的意義。三年前,他的未婚妻 Stefanie Olsen 駕車穿越金門大橋的時候,遭遇了一次事故。當時,前面一輛汽車突然停車,Olsen 緊踩剎車,將車停了下來,卻被後面一輛車撞上了。幸運的是,她並沒有受傷,腹中的胎兒也安然無恙。

「那次事故根本就不應該發生,」Levandowski 說。如果 Olsen 後面的那輛車是自動駕駛的話,應該能夠快速判斷情況,緊急剎車的。Google 的汽車行駛更加謹慎,不會跟前面的車輛距離太近。

在 Levandowski 看來,我們對無人駕駛汽車的恐懼是沒有道理的。「當你製造的車輛比司機更好的時候,讓司機開車是不負責任的,」他說,「我們每耽誤一年,更多的人就會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