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眼中的 Computex

這週是眾所矚目的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 Taipei),儘管三星與 LG 兩大韓國產業巨人沒有參與,台北依舊聚集了許多國外的科技媒體記者和部落客,其中一名外國記者 Vlad Savov 寫下了他的觀察:像 Computex 這樣的秀在西方眼中是很怪異的。
評論
評論

Shows like Computex can appear alien to western eyes.

像 Computex 這樣的秀在西方眼中是很怪異的。

這週是眾所矚目的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 Taipei),儘管三星與 LG 兩大韓國產業巨人沒有參與,台北依舊聚集了許多國外的科技媒體記者和部落客,其中 The Verge 的記者 Vlad Savov 寫下了他對 Computex 的觀察 1,他認為這場展覽給人的感覺像是 1980 年代典型的西式產品發表會,從宏碁展場的霓虹燈到華碩的 show girl,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模特兒沒有繁複的燙髮。

large_8948989093
照片來源:Flickr

他從宏碁發表會上如雷鳴般震耳欲聾的音量談起,認為那種過大的音量某種程度上就定義了「台式發表會」。

If you want more style, you just add more of it, and if you want to be heard by more people, you shout louder.

如果你想要更多風格,儘管加就對了;如果你希望讓更多人聽見,就叫得更大聲吧。

Vlad Savov 覺得這種態度就像是:如果你想要顯得很突出,就得拼命轟炸觀眾的感官。

url1

▲ 電影《華爾街》主角 Gordon Gekko

他將華碩董事長施崇棠的造型比做電影《華爾街》裡的主人翁 Gordon Gekko:往後梳的頭髮、蠻橫地說要征服世界的發言,以及喜好製造誇張、戲劇化的表演。他認為台灣的電子業者,例如華碩,還在適應從過去負責代工的角色轉往消費性品牌的過程,於是過去向他們下單的美國公司,自然地就成了他們模仿的對象。

Vlad Savov 提到,台灣電子產業在施崇棠、王振堂之前並未建立起傳統,後者超大的音量,讓麥克風都顯得多餘;而 HTC 的周永明則是受到前雇主(迪吉多電腦)的啟發。依循著如此的路線,今天這些人領導的公司都已經構築出自己的消費市場訊息。

一位長住台灣 10 年以上的記者、產業分析師 Dan Nystedt 說,台灣的廠商似乎試圖表現出更加「西式」的風格——或是說自認為是西式的直接、有力,因為他們知道聽眾包含了國際媒體;Vlad Savov 則是用美國「混搭式」中國菜作為台灣廠商舉辦發表會時的類比。

The Verge 這位記者警告,西方消費者已經變得更加挑剔,或是說憤世嫉俗,公開、直接的行銷反而會遭到嘲笑;這樣還是可以把東西賣出去,只是像蘋果、微軟或亞馬遜這樣的公司已經意識到這樣的狀況,而亞洲公司在這方面似乎反應慢了些。

large_8357209402

▲ NVIDIA 創辦人黃仁勳(照片來源:Flickr

相較於台灣的華碩與宏碁,Vlad Savov 舉了一個在連接東、西方文化差異上較為成功的例子——繪圖晶片大廠 NVIDIA 創辦人黃仁勳,他在台北出生,9 歲後移居泰國、美國,並在當地完成學業,待過 AMD、LSI Logic,最後創辦 NVIDIA。Vlad Savov 認為黃仁勳的以及他的公司在風格上幾乎適用於大部分觀眾。

那麼東、西方文化差異有很嚴重嗎?區域性(或國家)的差異又怎麼辦呢?在日本經商跟在印度經商不一樣,在中國市場經營事業又跟在日本或印度有很大的不同。

國內外媒體一直在觀察台灣領導廠商的風格,幾週前紐約時報採訪施崇棠也提到他最近幾年的轉變 2

Jonney Shih, the chairman of Asustek Computer, has epitomized the Taiwanese electronics engineer for a generation: a slender figure in rumpled, baggy trousers, he once helped Intel solve heat problems in its Pentium 4 microprocessors.

So it has been a surprise over the last several years to see Mr. Shih, now 60, reinvent himself with snug-cut Italian suits, innovative designs for tablet and notebook computers and scathing criticisms of Taiwan’s test-obsessed, engineering-oriented educational system.

施崇棠,華碩電腦董事長,代表了台灣整整一代的工程師:皺巴巴、寬鬆的褲子裡裝著細瘦的身材。他曾經協助 Intel 解決 Pentium 4 處理器的散熱問題。

因此最近這幾年看到施先生是如此讓人驚訝,60 歲的他重新調整了自己的形象,穿著剪裁合身的義大利西服、為筆記型電腦與平板電腦帶入創新設計,並嚴厲地批判了過去台灣充滿考試、工程導向的教育體系。

我們說愛情不用翻譯,可是科技需要。

SONY 創辦人之一盛田昭夫大膽地將直營店開在紐約第五大道,積極打入當地市場的故事令人津津樂道,然而時至今日,文化差異改變的腳步似乎還比不上跨國企業與商品在全球擴散的速度。文化問題對跨國公司無論是在經營、行銷上都屢屢造成困擾,輕則無法在當地取得優勢,重則必須完全退出當地的市場。就連國際市場公認的贏家 Google 和 Apple,也常常在策略或行銷方面於非美國市場上吃虧。

不過西方媒體(例如 The Verge)是不是忘了,如果拿今年初高通在 CES 大展開場 Keynote 的表現 3,以及三星的 Galaxy S4 發表會 4 來比較,應該不會覺得台北的風格很奇怪才對啊?XD


  1. Lost in translation: when East meets West, press conferences get weird
  2. In Taiwan, Lamenting a Lost Lead
  3. 大家可以參考 The Verge 這篇 〈 Qualcomm’s insane CES 2013 keynote in pictures and tweets 〉,應該看圖就可以感受到科技圈如何看待那場 keynote XD↩
  4. 三星今年 Galaxy S4 發表會的百老匯風格被以「怪異」形容,這對品牌形象可沒有加分作用:Samsung weird: how a phone launch went from Broadway glitz to sexist m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