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4. 廣播主持人陳思安:聲音媒體沒有輸,陪伴感是強項!

當年輕的聲音主持人,遇見歲數比她大上三倍的廣播電台,能碰出怎樣嶄新的火花?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MindyLi / 劉瑜楷攝
評論

專題【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4,傳統廣播篇。

對比傳統與數位傳播產業,不是要看到「血流成河」,也不是要放上批鬥台看孰強孰弱。而是從生態系的角度,討論當網際網路成為現代人的必需品後,如何衝擊且改變整個台灣傳播界的體系。我們從廣告、廣播、新聞三個面向,觀察傳統媒體圈與網路圈的因應對策。傳統媒體如何數位轉型,或是找到新機會點?而網路媒體又如何應戰這個大航海時代?媒體本質又將如何被顛覆?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台北人應該不陌生,從 1950 年代成立的正聲廣播電台,已經陪伴民眾走過七十個年頭了。不只以聲音成為人民日常生活中的調味料,也培養出不少紅極一時的偶像歌手,對台灣娛樂界有不少貢獻。

這次,編輯來到位於台北車站附近的電台本部。不像 INSIDE 之前參訪過的許多新創公司,鍾情於年輕人喜愛、IG 打卡感的辦公室布置,正聲沉穩的色調與木質佈置,給人猶如穿越時空之感。而今天的主角陳思安穿著紅白條紋與牛仔吊帶褲,一絲活潑的年輕氣息和空間形成一股強烈對比。

不到三十歲的電台主持人陳思安,是怎麼看老字號的大眾媒體「廣播電台」?她身處的時代背景又能提供讀者甚麼觀察呢?隨著思安沉穩的嗓音,帶領編輯一步一步開廣播電台的神秘面紗......

正聲廣播公司的門口 Logo。

作為【廣播】生態系的對照,想瞭解網路聲音新勢力 Podcaster 的日常?請閱讀:【傳統與數位的媒體抉擇之路】EP3. 敏迪:Podcaster 全職創作越自由,就必須越克己

廣播是初戀,也是一生摯愛

今年不到三十歲的陳思安,綽號三三,是正聲廣播公司的節目部成員,也是《十時好心情》、《幸福藏寶圖》的主持人,近年開始將觸角伸進 Podcast 領域,主持《三三來遲》,在 2018 年以節目《幸福藏寶圖》拿下第 53 屆廣播金鐘獎社區節目獎獎座。

原本唸國企系的她,在大學時期參與校內的廣播社團後,就此愛上了聲音的魅力,成為廣播人。在大學的實習機會中,她到了現在的公司擔任為期一個月的暑期實習生,又在大四時被公司召回擔任大夜班的節目主持人。大夜班的時段是晚上 11 點到早上 8 點,而且思安的學校在台南,因此充滿拚勁的她維持了長達半年的通勤生活:下午上完課後趕回台北上大夜班,8 點下班馬上衝去搭高鐵、在車上補眠,中午到台南後再趕去學校上課。這樣日夜顛倒的生活,令人不得不佩服思安的行動力與毅力。

從大學時期到現在,思安在正聲廣播電台服務多年,雖然之後因為網友的表特版爆掛,讓她誤打誤撞開始經營 Instagram、浪 Live 直播,成為小有名氣的網路紅人,但她堅定地說,未來仍會堅持「聲音」這條路,做一輩子的「廣播人」。

還有紅利嗎?傳統廣播生態大剖析

只用聲音跟聽眾空中相見的廣播主持人,通常都蒙上一層神秘感。而今天思安則很直率地和編輯坦露廣播主持人的 daily routine。

廣播人的一日作息與節目製程

正聲廣播電台規定是八點半是上班時間,到了公司後會協助早上的節目現場控音,下午則蒐集今天節目資料、新聞,並且安排訪談。當然,也會進行節目的錄製。特別的是,有些廣播電台的主持人像「接案制」,主持完節目就可以瀟灑走人,但正聲的主持人和正職員工無異,除了要錄音之外,也必須做前置企劃工作、行政工作,甚至還要協助接客服電話、寫政府公文。

雖然事情比較繁瑣,但老字號電台相對穩定,有不少員工從年輕做到退休都沒有換過工作,看中廣播產業有趣又穩定的二元特性。

聊到一個節目如何成形?其實就跟商場上千篇一律的 SOP 一樣,不外乎就是找到聽眾客群,再來就是蒐集靈感、撰寫成企畫書,通過長官的審視後,即可錄製節目、送出。以思安的帶狀節目《十時好心情》為例,晚上十點的情境可能是上班族加班的回家路上,也可能是家庭主婦忙裡偷閒的休息時光,因此在節目定位上會偏向輕鬆、生活型的話題,「不要讓他們感覺到太多壓力」。有時,也會找專業人士一起上節目聊議題,補足本身涉略範圍缺乏的知識領域,讓節目更添層次。

在專業產製上,思安也會放歌、廣告片段的 timing。例如一小時的節目通常會分三段,20 分鐘放一次歌或 30 秒的廣告,歌與廣告也要選得和主題契合,才能環環相扣。

在節目結束後的成效評估上,因為廣播媒介上的受限,因此和數位媒體比起來還是較緩慢。正聲電台與外部的專業數據團隊合作,每半年會檢驗一次收聽數據的調查。另外,就是從業配節目的電話接聽數、Facebook 粉絲專頁的留言互動數,來得到聽眾方面的反饋。

正聲廣播電台的工作空間。

廣播的變現能力

聊到廣播電台如何變現,思安認為比起現在流行的 Podcast,廣播電台的商業模式仍舊相對成熟、穩定。最主要的營收還是來自節目檔期、時段所賣出去的廣告或置入收益,客戶以財經類企業,如股市公司,或是生活保健用品,甚至是整形或中醫領域的私人診所,也是廣告電台的「常客」。主要會想要在節目中置入的品牌,大多還是與廣播受眾——中、高年齡層的銀髮族契合。

除此之外,正聲廣播電台也會接下一些相關的衛星工作,例如線下活動主持人、配音等工作,給旗下的電台主持人們「斜槓」經營。因此除了廣播的收益外,正聲也有來自線下活動、配音企劃等多元的營收,將電台主持人的可能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廣播人怎麼看台灣聲音媒體市場?

雖然很多人看衰傳統廣播產業,認為「已經沒有人在聽了」,但思安認為:

「聽的人還是很多,只是不是說這些話的年齡層罷了。」

不可否認,廣播已經慢慢走向中高齡化的階段,聽眾很大一部份是退休後的長青族。另外,少用智慧型手機的弱勢族群,例如視障族群或是低收入戶等,可能因為自身的原因只能使用收音機來接收外界資訊,這些人在日常中也很依賴廣播。廣播門檻低,幾乎沒有年齡限制,還是在社會的各個角落陪伴那些需要聲音的人們。

沒錯,廣播有穩定的收聽眾,但在競爭如此激烈的百花爭鳴時代,數位化轉型與多角化經營仍舊是必要的。舉凡前幾年就開始經營的社群媒體,以及推出即時收聽節目的手機 APP 外,思安的 Podcast 節目其實也是公司先推動的企劃,希望可以用不同媒介與年輕世代接軌。 另外也有廣告配音、卡通、節目配音等工作,多元化的經營策略,讓思安認為「廣播媒體一直以來其實都沒有輸」。

既是廣播人也是 Podcaster,思安對 Podcast 有何觀察?

電台畢竟還是傳統媒體,因此受到許多廣電法律的限制,例如不能觸犯法條、NCC 定期抽查等,但 Podcast 目前沒有明確的法律規範,所以自由度相當地高,深受年輕人喜愛。可是這樣近用性高、人人有麥克風就可錄的特點,也讓思安覺得現今的 Podcast 節目品質「參差不齊」,在節目內容與製作品質上,與傳統廣播節目相比仍有落差。畢竟傳統廣播電台的器材與人員都受過專業訓練,和素人相比一定有差距。

另外,Podcast 作為新興聲音媒體,雖然已經慢慢形成廣告與經紀生態,但不是每一位 Podcaster 都賺得到錢,台灣有七千多個 Podcast 節目,但很有可能只有排行榜上的前幾名有穩定收入。因此在商業模式這點相比,Podcast 還有一大段的變現摸索期。

Podcast 是現代人新寵,在收聽習慣上相當精緻化效率化,很可能只會收聽閱聽人熟悉或有興趣的特定節目,比較難去嘗試自己完全陌生的節目。但廣播電台一旦培養起死忠收聽眾,很有可能一整天就在工作地點都只播這一台的節目,從早聽到晚,吸收的知識範圍廣度較大,對於「陪伴」的影響與作用力較強,這也成為廣播電台與 Podcast 在定位上有所不同之處。

因為 Podcast 是年輕人市場,思安坦言在錄 Podcast 時會比較隨心所欲、自由自在,「說話可以比較放鬆」,但在當正聲的主持人時,會刻意想維持專業形象,給銀髮族的受眾沉穩的感覺。

Clubhouse 崛起,是聲音媒體的新威脅嗎?

根據思安的觀察,Clubhouse 比較像是一時的熱度,恐怕難以成為對抗廣播電台、Podcast 的新猛獸。因為 Clubhouse 比 Podcast 門檻更高,不僅要有智慧型手機,更需要 iOS 系統才能使用,很多人都被擋在門外,國民度不高。此外,房間的資料不會留存,這也讓變現困難程度提高,廠商願意投入的門檻高。最近 Clubhouse 明顯的熱度下降,也印證思安的觀察。

其實聲音媒介本來就有很多新興平台,除了 Clubhouse 之外,思安也有在浪 LIVE 聲播擔任主播,聲播也是只有聲音的形式,可以即時性留言,也可以讓網友「上麥」說話,更有完整的「抖內」功能,也成了三三經營個人品牌的分眾管道。

解構聲音愛好者「陳思安」...

Photo Credit: 劉瑜楷攝

陳思安,台北人,節目中的綽號叫做「三三」。最喜歡這份工作的地方在於訪談的時間,全神貫注與來賓聊天的那一小時中,專注在交流的當下,對她來說是非常美好的。她認為,廣播人作為大眾媒體,有一定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要對聽眾的耳朵與心靈負責。因此在選歌的時候,她往往會有開放性的歌單選擇,不侷限住聽眾的音樂審美。在與來賓訪談時,也視自己為「媒介」,以中立的態度、口齒清晰的穩健台風,帶出來賓的厲害之處,並且給予聽眾更多的思辨性。

至於最討厭自己工作的地方,她認為「跟節目無關的都受不了」!舉凡寫公文、給政府發函等行政作業,對思安而言相對較無聊。

談到未來是否有離開正聲的可能性,思安認為未來怎樣都很難說,但她非常確定一件事:

「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聲音媒體!」

核稿編輯:李柏鋒

延伸閱讀:



我把教室 FUN 大了!打造以孩子為中心的智慧校園

近年教育部致力推動國內中小學打造「智慧校園」與「智慧教室」,讓科技工具成為老師創新的助力,不但讓第一線教師更願意用活潑的互動教學取代傳統「老師講、學生聽」方式,學生也紛紛回饋「上課變好玩了!」,達到縮短數位落差、培育跨域數位人才,實現智慧國家、落實數位平權的目標。
評論
Photo Credit:兔包
評論

身處 21 世紀的我們,面對快速變遷的世界,學習新知與適應環境的方式都需要改變。由美國教育機構率先提出的「21 世紀技能」(21st Century Skills),包括創新的思考能力、獲取資訊及使用資訊科技的能力、溝通與團隊協作能力等,這些能力被認可為本世紀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的基本技能。由此可知,具備資訊科技能力重要性大幅提升。

因此,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國教育政策朝向結合新興科技的素養教育方向發展,台灣科技教育也不落人後,藉由前瞻基礎建設「校園數位建設推動計畫」的著力點,希望數位學習工具普及成為師生上課的好幫手,打造智慧學習環境。推動過程中發現,當校園數位基礎建設到位,不但第一線教師更願意用活潑、創新的互動教學取代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學生也紛紛回饋:「上課變好玩了!」

智慧教室 把學習的快樂還給孩子

根據教育部調查顯示,當學校教室的資訊基礎環境提升,教師開始將數位科技融入教學,有高達 80% 學生覺得課程變得有趣並能了解上課內容;而在課堂互動方面,約 70% 學生喜歡跟老師或同學進行互動,更覺得能夠專心上課;且有超過 60% 學生覺得使用資訊科技設備進行作業發表時有成就感。

校園數位建設推動計畫主持人政大資科系李蔡彥教授表示,全台灣有 6 萬多間教室,目前執行團隊已輔導完成近 5 萬間智慧教室的建置。「當我們剛開始到學校訪視,最常聽到老師反應的問題是網路不穩、投影看不清楚」,授課品質不佳,學生提不起興趣,即使老師想嘗試新的教學法也有困難,「這些設備對都市學生來說可能都很基本,卻不是每個偏鄉孩子都能擁有的權益。」

李蔡彥說,數位基礎建設的內容很廣泛,不同縣市、不同學校有不同的需求。「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次全面性的檢視,了解各縣市學校的數位落差,再去彌補起來。」李蔡彥舉例說,有的學校不是每間教室都有投影機和 WiFi,那就要優先購買這些設備;有的學校教室顯示器材已經很不錯,又打算發展特色課程,就可以考慮採購平板、增建虛擬實境等。「現在全國有 40% 教室都已經裝了大尺寸觸控螢幕,教材呈現更多元,師生互動更活潑,孩子反應都很熱烈。」

應用數位科技 點亮教師手中的魔杖

宜蘭松羅部落學校(宜蘭縣大同國小松羅分校)全校僅有 35 名學生,許多孩子來自單親或隔代教養的家庭,數學科林政琦老師一直希望能突破教學瓶頸,提升孩子的學習動機,嘗試過各種方法都失敗。

參與「校園數位建設計畫」輔導後,採用平板搭配民間教育平台(如均一教育平台)教育雲等數位平台輔助教學,有了很大的改變。「我們上課很少用課本,但我進步很多」、「不懂的地方可以看影片複習,一直看到懂為止」、「可以跟同學討論,分享我的想法,聽不懂沒關係,不會被罵」松羅分校的孩子們說道,神情充滿自信。

「以前這些孩子遇到考試都愁眉苦臉,但現在竟然會跟我說:以後我也要當老師。」林政琦老師笑說,有了行動載具,透過影像化、遊戲化的學習資源幫學生打好基礎,能增加課堂上的操作練習時間,反覆熟練到學會為止,「當我發現孩子真的對學習產生興趣,在上課以外的時間還會自己用平板練習做題目,真的非常感動。」

連江縣立中正中小學也藉由前瞻計畫的挹注提升網路環境,將各班全面改建為智慧教室。比方說,電子講桌可以存放各年級教材,學生不用再扛一堆課本上學。而有了穩定的網路,更能發展遠距教學,例如國中部就與台北市的數位學習中心中崙高中合作視訊教學,國小部則有台大國際學伴交流等,讓偏鄉孩子有更多機會。

此外,李蔡彥教授更提到,3 年多前全台所有國中小的網路管理業務多由資訊組長或資訊老師處理,是一大負擔,現在透過專業團隊設計智慧網管,能夠快速查找、診斷、排除甚至預測網路問題,輕鬆維護學校網路暢通,降低維運成本,「這應該是全世界的創舉。」

為台灣科技教育贊聲

放眼國際,我們看到智慧校園的影響力可以走出教室,更可以走出國界。你希望透過科技,解決什麼問題,台灣的未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隨著台灣社會的數位化高速發展,培養同時擁有運算思維及設計思維、橫跨科學及人文藝術領域技能的人才,是全民共識的 21 世紀未來人才特質,這些技能不只學校老師應該教給學生,成年人也應該持續自學,為自己的未來加值。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