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婦女的網路賦權之路:一支便宜手機就能翻轉人生!

住在遊牧部落的 Mallika,再也不用因為不識字而與世界脫軌了!網路的近用性幫助成千上萬的在地婦女學習、賺錢、購物、交流、參與活動,成為勇敢打破社會天花板的助力。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In India, Smartphones and Cheap Data Are Giving Women a Voice》。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由 INSIDE 編輯 Mindy 翻譯編審。

生活在都市林立又便利的台灣,尤其是上網已經成為「基本人權」,很難想像原始部落裡的生活,更難以想像沒有網路或是網路收訊不好的生活吧!根據 Wired 訪談印度女性的報導,住在台灣的我們得以一窺「擁有網路」這件事,能帶給當地婦女多大的生活改變幅度。

居住在印度南部的遊牧部落婦女 R. Mallika 熟練地輕觸手機上的 WhatsApp,進入與另一位婦女 S. Thanaraj 的聊天視窗,透過語音功能交流著部落林地的近況與資訊。一切都與現代人無異,只差在 Mallika 並不會使用打字功能,因為她從未上過學。

我能夠簽名,或是猜測公車會去哪裡以及路標寫甚麼,但除此之外的文字我都無法讀懂。

感謝網路!我再也不需要翻山越嶺,只為跟朋友閒聊

今年應該是 38 歲(部落沒有正式的出生證明)的 Mallika,與印度其他 2 億女性一樣——是個文盲。雖然擁有手機,但從來無法建立聯絡人列表,更別提像都市人一樣的永久在線。可是隨著智慧型手機與行動網路越來越普及、便宜,這些婦女開始能透過聲音或照片的形式進行溝通,終於體驗到上網的便利。

網路不再僅侷限於文字,影音媒介也能與朋友、家人建立起虛擬的橋樑。想要查找資料或看影片?沒問題,透過語音指令也能輕易進行搜尋,大幅降低使用網路的門檻,加強其近用性。

除了與親友溝通不再需要跋山涉水到達另一個村莊,Mallika 也透過網路向當地記者分享森林的即時消息。在印度南部,盜採樹木是很常見的犯罪行為。Mallika 可以透過照片的方式來保護森林,「我會用新照片與舊照片進行比較」,就知道哪一棵柚木不見了,可以即時告訴森林護育員與政府官員。

Mallika 更可以透過網路來參與社會運動,瞭解過去根本不可能會知道的社會事件。

INDIA

為何網路變得低價?

最主要是因為 2016 年的兩次手機產業變革。首先,中國的小米和其他手機廠開始在印度製造智慧型手機,並推出了價格低於 100 元美金的入門款機型,讓收入不高的印度民眾得以趁機入手。

同年,印度電信公司 Reliance Jio 推出為期一年的全國免費行動數據服務計畫,造成市場轟動。在推出的前半年,就有 1 億人訂閱這項計畫。隨著技術水準提升,在一年內讀取網路的數據也大幅下降,瀏覽 1 GB 網路的平均成本從 3.1 美元降至 1.9 美元,又降至 0.09 美元,超級便宜。

雖然電話與網路服務仍佔據了 Mallika 收入的十分之一,但網路不再是都市人的特權,現在連偏遠原始部落的小屋中,也成為網路帝國版圖的疆域,享受資訊快速流通的服務。

Mallika 再也不需要翻山越嶺,只為跟朋友閒聊了。

對女性的意義尤其重大

對女性而言,網路賦權的意義更是重大。印度有 2 億女性不識字,這也讓她們通常無法成為白領階級,只能終其一生從事勞力工作,薪水並不高,甚至恐面臨被雇主剝削、被丈夫或傳統家庭輕視的危害。即使女性識字,但印度有 30 多種官方語言,對於工作或是上網也將是一項阻礙。

在 2015 年,印度農村地區的網路用戶只有 10% 為女性,但根據 IAMAI 調查,這個數值在現今已提升至 30%。

面對龐大的印度網路人口,科技巨頭當然會積極爭取,更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促進女性使用網路的人口。例如 Google 與印度塔塔基金(Tata Trusts)聯手推動「Internet Saathi」與「Internet Friend」計畫,透過教導部落女性使用行動裝置,使之成為網路的使用者。截至 2019 年 12 月,此計畫已成功培訓 83,300 位婦女,並且吸引超過 3400 萬婦女親近網路。

INDIA

塔塔基金策略負責人拉曼.卡里亞納克里希南(Raman Kalyanakrishnan)表示,在「Internet Saathi」計畫中,婦女學習者可以主導課程中想學甚麼,以及透過甚麼方式學習。「因為我們無法知道什麼才是在地婦女最想從網路得到的好處。」卡里亞納克里希南說。

因為網路,印度婦女翻轉人生

36 歲的印度婦女 Pinky Katariya 是「Internet Saathi」計畫的學員之一,她在 2018 年 5 月加入「Internet Saathi」。她表示,自己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結了婚,一直以來都有一個開小商店的夢想,但因為「不允許擁有自己的錢」、「沒有資源去開店」而無法達成夢想。Katariya 的例子並不少見,在她生長的 Jind 州,女性只占正式勞動力的不到 5%。

但自從學會網路之後,Katariya 能夠在 YouTube 上尋找時尚的新趨勢,並學會縫製不同的設計,讓她做的衣服價值翻倍。「在村子裡,每件衣服我只能賺得 200 盧比(不到 3 美金),但在市場上,我的設計可賺得 450 至 750 盧比(6 至 10 美金)。」

疫情在印度大流行的去年 4 月,Katariya 更加速網路的使用頻率,她創立了 WhatsApp 群組,將親朋好友加進來,看到有趣的設計影片就會丟到群組分享,並接受預訂。後來更創立了可以一目瞭然的目錄與庫存表,擴大衣服生意與業務。「懂得使用網路讓我在社區裡既能奪得信譽,也能擁有龐大的社群網路。」Katariya 說。

如果有不會用手機的人需要查資料,他們就會來請我幫忙。

雖然網路服務的品質還沒有很好,畢竟要是印度 7 億的手機用戶搶奪有限的頻寬。在這樣的網路負載下,Katariya 必須耐心等待影片緩衝,而 Mallika 則是要在森林的特定地點才能讀取網路。但印度網路的普及化,幫助成千上萬的在地婦女學習、賺錢、購物、交流、參與活動,賦予女性更多的權力,成為勇敢打破社會天花板的助力。

責任編輯:Mindy
核稿編輯: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