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好亞太數位支付動能 獨角獸 Stripe 計劃拓展東南亞、中國、印度和日本業務

美國研究機構 CB Insights 最新統計顯示,Stripe 為全球前五大獨角獸之一,Stripe 計劃拓展在東南亞、中國、印度和日本的業務,開始招兵買馬!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今年在疫情的驅使下,企業數位轉型腳步加速,而在數位支付導入也成為重要目標之一。在亞太地區的巨大的電子商務業務,包含阿里巴巴、蝦皮(Shopee) 和樂天( Rakuten)引領著電商產業,為數位支付服務帶來龐大的潛在商機,讓線上金流整合服務新創 Stripe 這家被視為 PayPal 挑戰者看上了這塊沃土。

Stripe 於 2016 年新加坡設立了東南亞地區總部,2020 年初在印尼啟動了一個試點計畫,以實現企業彼此在銀行間的轉帳服務。如今,Stripe 宣布在東南亞、中國、印度和日本擴展業務的計劃,將借助整個亞太地區電商與數位支付持續需求帶來巨量的業務成長。

根據 Linkedin 上的開缺,Stripe 正在尋找在東南亞、日本和中國有經驗的人才,而亞太業務主管諾亞·珀珀(Noah Pepper)表示,Stripe 正在迅速增加東南亞地區的工程師。

看好市場潛能 亞太各區數位支付趨勢

至今,亞太區是數位支付的熱點區域,根據凱捷(Capgemini)的 2020 年世界支付報告中顯示,亞太區在的全球非現金交易量在 2019 年成長了近 25%,交易額達到 2,436 億美元,成長幅度和交易量都遠遠超過了歐洲和北美,當然這也是讓 Stripe 想進一步發展的理想市場,而在各區也具備不同的切入點:

  • 東南亞: 已實現高度的數位化的滲透率,受到此區大為興盛的食品配送和乘車服務產業,有更多潛在的機會,在此發展數位支付服務,成為利潤豐厚的市場。

  • 中國:受惠於中國完善的數位支付基礎建設,包括阿里巴巴和京東等主要電子商務巨頭, 而中國尚未利用的支付領域入的業者, Stripe 在此有獲利的機會。而且由於中國開始鬆綁政策對外國公司開放,Stripe 可嘗試成為早期市場進入者。
  • 印度:印度的電子商務業務持續成長中,預計到 2024年,線上零售營業營額有望達到 1199 億美元。Stripe 的合作夥伴 Flipkart、JioMart 和 Amazon等電商公司都希望利用印度不斷成長的網路普及率,預計近一步帶動數位支付需求上升。
  • 日本: 在疫情期間電子商務和卡片支付都出現顯著成長,預計這股成長會持續到 2021年,Stripe 可努力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以幫助實現更快的支付 。有望吸引希望減少付款處理時間的日本業者。

Stripe 表示,計劃拓展在東南亞、中國、印度和日本的業務,根據路透社報導,今年至今為止,Stripe 在亞太地區的員工數量增加 40%,最多新增 200 名員工,目前還正招募人才,包含招兵買馬工程師加入。

全球前五大獨角獸 Stripe 疫情下的受惠者

Stripe 在 2010 年由一對愛爾蘭兄弟檔創辦,提供開發者的金流串接解決方案,簡單快速受到市場青睞,根據 PitchBook Data 的數據,自十年前成立以來,Stripe 已經籌集近 20 億美元資金。Stripe 其他投資者包括 General Catalyst、Founders Fund 和 Khosla Ventures。今年四月,總部位於舊金山的 Stripe 從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和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等投資者募資 6 億美元,估值為 360 億美元。根據彭博社報導,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Stripe 正在商討新一輪融資,其估值高於其上回的 360 億美元。

美國研究機構 CB Insights 最新統計顯示,Stripe 為全球前五大獨角獸之一,排在字節跳動(1,400 億美元)、滴滴出行(620 億美元)、SpaceX(460 億美元)、線上金流整合服務新創公司 Stripe(360 億美元)之後,超越 Airbnb(180 億美元)。

Stripe 目前擁有 2500 多名員工和全球14 個辦公室,Stripe 過去一直與 Square 和 Paypal 為競爭關係。根據官方網站,Stripe 的客戶包括 Amazon、Salesforce、Lyft 和Instacart,受惠於疫情促使更多業者投身電商領域,估計 Stripe 在近期還會有持續性的成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