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解雇 AI 倫理科學家 Timnit Gebru 激起 2000 名員工與 AI 業界人士連署抗議

Google 人工智慧倫理 (Google Ethical AI) 的部門技術主管 Timnit Gebru,她在 12 月 2 日於 Twitter 發布推文表示,她在向 Google 公司內部電子郵件列表「谷歌大腦女性聯盟」(Brain Women and Allies) 發送一封電子郵件後,就遭到 Google 不正當解雇。
評論
Credit: Google / 蜜雅截圖
評論

這次的導火線起因於 Timnit Gebru 與其他同事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指出Google 使用的 AI 技術是透過學習人為資料而運作,因此很有可能會模仿人類做出偏差行為或是發表仇恨言論,警告 AI 技術的使用必須非常謹慎。

Gebru 原本要在明年的研究會議發表報告內容,卻被 Google 的高層主管退回,她因此威脅要辭職,並且在一封內部電子郵件抱怨 Google 對於弱勢族群缺乏作為,Gebru 之後在 Twitter 上透露她因此遭到開除。不過 AI 部門的主管 Jeff Dean 表示,Gebru 的研究報告並沒有達到公開發表的標準,而且當初是她威脅要辭職,所以 Google 並沒有開除她。

傑出的黑人女性研究員

Timnit Gebru 畢業於史丹佛大學,主修電氣工程,之後加入 Apple,曾參與第一台 iPad 研究。她是著名的技術多元化倡導者,並曾創立「Black in AI」的黑人研究人員社群,在 BLM 期間也是指標性的搖旗吶喊角色。一直以來,她對科技公司對待黑人員工的方式都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

Gebru 加入 Google 之前,便已經是業界中著名的科學家,她曾在 2018 年與研究夥伴合著了一份被廣為引用的論文:他們發現 AI 臉部辨識技術在膚色較深的女性,出錯率比一般更高。

解雇過程充滿不正當性

科技媒體 Platformer 於事後公開 Gebru 引爆這次爭議的內部電子郵件,指稱 Google 上級要求她撤回發表研究論文,但同時沒有提供任何其他訊息,也沒說明論文有什麼問題,她壓根沒機會為自己辯護。 信件中她也很不滿 Google 口口聲聲要實現多元化,卻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改變,更指出 Google 缺乏改變自身領導地位的根本動機。

Gebru 在接受 Wired 採訪時表示,她研究的爭議始於 11 月,當時 Google 的高階主管要求她將自己的名字從一份她合著論文中的作者欄移除,該論文由 Google 內部和外部研究人員共同撰寫。該篇論文重點在討論 Google 及其他科技公司可能利用人工智慧工具,模仿人類製造仇恨言論及偏見語言。

Gebru 表示:「研究員不可能只不斷提出順公司意的評論,那有違研究者的初衷。」

Gebru 表示曾試圖與 Google 進行談判,提出同意將她的名字從論文中刪除,以換取 Google 對反對論文一事的完整解釋,並希望討論將來該如何共同面對處理此類問題,如果公司拒絕,她將主動離開。

後來她卻收到 Google 告知,她的「辭呈」已經獲得批准,但她並未送出辭呈,且通知中還稱 Gebru 昨晚傳的郵件中,表達的觀點「有和公司管理人員期望不符的行為」。Google 更切斷了 Gebru 公司電子郵件的權限,執意將她開除。

業界人士積極抱不平

Gebru 突然的離職,在 Google 和整個 AI 研究領域中都造成很大的衝擊。如今有超過 2000 名 Google員工和 1500 名學術研究人員聯合聲援 Gebru,目前 Google 公司內部組成了一群罷工團隊,控訴公司對性騷擾和性別歧視的處理不當。連署內容表示,Google 越來越常出現有關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等負面消息,在如今的公司環境中,研究完整性已經不再被重視,Gebru 被解聘更證明一名獨特多產的貢獻者反而面臨「戒心、種族主義、欺瞞、研究審查及報復性解聘」。

「Google 研究環境中的研究公正性不再穩當,而 Gebru 博士的解僱揭發了 Google 對旗下研究員研究自由的限制與控管。」抗議者在信中說道。

「我認為這是一個笑話,因為考慮到她的專業知識,她的技能,她的影響力,任何人解僱 Gebru 似乎都很荒謬,」前 Reddit 執行長 Ellen Pao 在Twitter上表示:「這是讓我認為科技行業根本沒有希望的事件之一。」

這次事件在未來是會繼續發酵,還是就此石沉大海,現在還很難說。但 Gebru 突如其來的離職,加劇了多年來各界對 Google AI 多元化研究的疑慮。宏觀上來看,Google 正在面臨新一輪的道德危機。

延伸閱讀:



我把教室 FUN 大了!打造以孩子為中心的智慧校園

近年教育部致力推動國內中小學打造「智慧校園」與「智慧教室」,讓科技工具成為老師創新的助力,不但讓第一線教師更願意用活潑的互動教學取代傳統「老師講、學生聽」方式,學生也紛紛回饋「上課變好玩了!」,達到縮短數位落差、培育跨域數位人才,實現智慧國家、落實數位平權的目標。
評論
Photo Credit:兔包
評論

身處 21 世紀的我們,面對快速變遷的世界,學習新知與適應環境的方式都需要改變。由美國教育機構率先提出的「21 世紀技能」(21st Century Skills),包括創新的思考能力、獲取資訊及使用資訊科技的能力、溝通與團隊協作能力等,這些能力被認可為本世紀每個人都應該具備的基本技能。由此可知,具備資訊科技能力重要性大幅提升。

因此,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國教育政策朝向結合新興科技的素養教育方向發展,台灣科技教育也不落人後,藉由前瞻基礎建設「校園數位建設推動計畫」的著力點,希望數位學習工具普及成為師生上課的好幫手,打造智慧學習環境。推動過程中發現,當校園數位基礎建設到位,不但第一線教師更願意用活潑、創新的互動教學取代傳統的「老師講、學生聽」,學生也紛紛回饋:「上課變好玩了!」

智慧教室 把學習的快樂還給孩子

根據教育部調查顯示,當學校教室的資訊基礎環境提升,教師開始將數位科技融入教學,有高達 80% 學生覺得課程變得有趣並能了解上課內容;而在課堂互動方面,約 70% 學生喜歡跟老師或同學進行互動,更覺得能夠專心上課;且有超過 60% 學生覺得使用資訊科技設備進行作業發表時有成就感。

校園數位建設推動計畫主持人政大資科系李蔡彥教授表示,全台灣有 6 萬多間教室,目前執行團隊已輔導完成近 5 萬間智慧教室的建置。「當我們剛開始到學校訪視,最常聽到老師反應的問題是網路不穩、投影看不清楚」,授課品質不佳,學生提不起興趣,即使老師想嘗試新的教學法也有困難,「這些設備對都市學生來說可能都很基本,卻不是每個偏鄉孩子都能擁有的權益。」

李蔡彥說,數位基礎建設的內容很廣泛,不同縣市、不同學校有不同的需求。「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次全面性的檢視,了解各縣市學校的數位落差,再去彌補起來。」李蔡彥舉例說,有的學校不是每間教室都有投影機和 WiFi,那就要優先購買這些設備;有的學校教室顯示器材已經很不錯,又打算發展特色課程,就可以考慮採購平板、增建虛擬實境等。「現在全國有 40% 教室都已經裝了大尺寸觸控螢幕,教材呈現更多元,師生互動更活潑,孩子反應都很熱烈。」

應用數位科技 點亮教師手中的魔杖

宜蘭松羅部落學校(宜蘭縣大同國小松羅分校)全校僅有 35 名學生,許多孩子來自單親或隔代教養的家庭,數學科林政琦老師一直希望能突破教學瓶頸,提升孩子的學習動機,嘗試過各種方法都失敗。

參與「校園數位建設計畫」輔導後,採用平板搭配民間教育平台(如均一教育平台)教育雲等數位平台輔助教學,有了很大的改變。「我們上課很少用課本,但我進步很多」、「不懂的地方可以看影片複習,一直看到懂為止」、「可以跟同學討論,分享我的想法,聽不懂沒關係,不會被罵」松羅分校的孩子們說道,神情充滿自信。

「以前這些孩子遇到考試都愁眉苦臉,但現在竟然會跟我說:以後我也要當老師。」林政琦老師笑說,有了行動載具,透過影像化、遊戲化的學習資源幫學生打好基礎,能增加課堂上的操作練習時間,反覆熟練到學會為止,「當我發現孩子真的對學習產生興趣,在上課以外的時間還會自己用平板練習做題目,真的非常感動。」

連江縣立中正中小學也藉由前瞻計畫的挹注提升網路環境,將各班全面改建為智慧教室。比方說,電子講桌可以存放各年級教材,學生不用再扛一堆課本上學。而有了穩定的網路,更能發展遠距教學,例如國中部就與台北市的數位學習中心中崙高中合作視訊教學,國小部則有台大國際學伴交流等,讓偏鄉孩子有更多機會。

此外,李蔡彥教授更提到,3 年多前全台所有國中小的網路管理業務多由資訊組長或資訊老師處理,是一大負擔,現在透過專業團隊設計智慧網管,能夠快速查找、診斷、排除甚至預測網路問題,輕鬆維護學校網路暢通,降低維運成本,「這應該是全世界的創舉。」

為台灣科技教育贊聲

放眼國際,我們看到智慧校園的影響力可以走出教室,更可以走出國界。你希望透過科技,解決什麼問題,台灣的未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隨著台灣社會的數位化高速發展,培養同時擁有運算思維及設計思維、橫跨科學及人文藝術領域技能的人才,是全民共識的 21 世紀未來人才特質,這些技能不只學校老師應該教給學生,成年人也應該持續自學,為自己的未來加值。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