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從 IPO 失敗談到交棒,M17 前執行長潘杰賢的親身告白

M17 前執行長潘杰賢創業 7 年後退居二線擔任非執行董事長,這也才有空好好跟我們聊聊當 M17 執行長——甚至是創辦 Paktor 下來的點點滴滴。
評論
Photo Credit:INSIDE/Chris攝影
評論

訪談一開始,M17 前執行長 Joseph 潘杰賢就直呼慢慢交棒後,中間瘦了 20 幾公斤,逐漸把過去高速運轉的生活步調調整成身心平衡的狀況。

17 Media 跟 Paktor 在 2017 年宣布合併後,潘杰賢從黃立成接下整個集團執行長的棒子,並率領 M17 舉辦金羽奬、擴張日本市場甚至親赴紐交所 IPO。在經歷過這些階段之後,Joseph 在今年正式把 M17 執行長交給了原 17LIVE 日本 CEO 小野裕史(Hiro),自己則退居二線擔任非執行董事長,這也才有空好好跟我們聊聊當 M17 執行長——甚至是創辦 Paktor 下來這 7 年的點點滴滴。

自認手速快、憑感覺

Joseph 自認經營風格講求速度與事必躬親,除了 Paktor 跟 17 Media 合併之外,前前後後他總共執行了四家交友、一間數據公司、一間直播電商的併購案,並募得總計 1.7 億美金的投資額,也因此造就了外界對他善於募資、併購的印象。

這些併購案有一半是 Joseph 主動出擊,也有一半是雙方剛好談到,因緣際會就合併了。但 Joseph 也說比起精算帶進的 ARPU 值、MAU,他個人併購時比較「憑感覺」,評估一下雙方合併能不能發揮綜效、長短互補,覺得可以就開始談了。

其中最短的一次併購甚至在一天之內就拍板定案。禮拜二晚上睡覺前還在滑手機看看這間公司,隔天 Joseph 一早問投資人能不能介紹認識,中午 12 點彼此第一次見面簡單開了線上會議後,Joseph 就馬上請財務、法務在對方根本不知道來意之下,下午四點帶著現金跟合約直奔對方辦公室,接著對方創辦人們討論兩三個小時後決定簽約,整個時間不到 24 小時。

這種速度感也完全體現在 17 Media 跟 Paktor 合併之際。Joseph 回憶第一次跟黃立成見面是在 2014 年偶然遇見,那時直播才剛興起,還不算太主流的媒體,而且 Paktor 跟 17 Media 都在做交友軟體,嚴格算起來是競爭者。但跟黃立成一聊起天就覺得大哥是頭腦動很快的人,讓 Joseph 印象非常深刻,雙方也從這時開始保持聯絡。

▲潘杰賢對黃立成的第一印象是頭腦動超快。Photo credit: M17

到了 2016 年年中,17 原本要跟中國樂視募一輪 7.5 億台幣的資金,結果最後告吹了,之後就在 Joseph 跟黃立成第四次碰面時,黃立成提出了 Paktor 跟 17 Media 合作的想法。「大哥會做 App 但融資不是很順,Paktor 那時也需要交友之外的下一副手牌,很合得來。」所以才談了短短幾天,雙方就決定合併,後來黃立成還甚至要求合併後是否能順帶一筆募資進來, Joseph 也如期達成。

IPO 失敗的細節到底在哪?

2018 之前 M17 募資、併購一直都很順遂,但為什麼在紐交所 IPO 會失敗呢?其實 Joseph 一年前就已經跟外媒 TechInAsia 說明是投資方 KYC 出了問題,這次再跟 INSIDE 仔細解釋了其中環節。

Joseph 解釋在美國,讓公司股份上市嚴格說起來有兩種,一種是釋出股份讓透過投資人自由買賣(也就是俗稱的直接掛牌上市,像 Spotify 就沒募股),但另一部分就是傳統的公開募股,透過特定銀行販售股份募得資金。

「假設你想募 100 塊好了,這 100 塊不會是只有一家銀行幫你募完全部,通常都會分幾個銀行去募。那時我們有花旗銀行、德意志銀行幫我們帶頭,這兩間大概分了 70 塊,剩下 30 塊是其他小銀行去分,」Joseph 說,「然後投資者必須在這些銀行有戶頭才能投資,要有戶頭就必須走 KYC 流程,如果要重新申請一個戶頭最短都要兩、三個禮拜。問題就出在其中有個投資人,叫做 A 好了,他估計占全部 100 塊中大概個位數的幾塊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原本透過其中一間 B 銀行投資,在 B 銀行也有帳戶了,但是 B 銀行不是主要銀行自認太小了,做完風險評估後沒辦法接 A 想投的金額。」

「A 沒辦法在 B 銀行認股份,只好去找願意接單的其他家銀行 C。其他銀行都願意接,但都需要重跑開戶流程,要跑一個月;後來敲鐘後才發現,哇!C 銀行還沒幫 A 開好戶,再怎麼火速急件都要兩個星期。這時其他投資者都擔心,如果 A 的錢都沒到位就硬開盤,那不是馬上會崩盤嗎?如果你是散戶,是不是會擔心公司發生問題,開盤就拋?一定的,如果我是散戶我也拋,這也是後來我們乾脆不上市,直接進行新一輪募資的原因。」

講到這裡,Joseph 有點委屈的說:「很多媒體問我們那時為什麼不把話講清楚?其實我們當時就在靜默期,不能講啊!講了就犯法了。」

交棒給擅長 10 到 100 的 Hiro 桑

經過近一年的交接期,現在 Joseph 把 M17 執行長接給了 17LIVE 日本 CEO 小野裕史(Hiro)。除了日本漸漸成為 M17 最大的市場因素外,Joseph 解釋自己是一個做事事必躬親,常常跟著員工一起挑燈夜戰的人。「但到了去年我們公司膨脹到 1 千多人,同時直接向我報告的人多到 18 位,我發現我的領導方式已經漸漸無法負荷公司架構。」

INSIDE/Chris
▲M17 新執行長小野裕史參與過 CyberAgent 創立。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Joseph 進一步解釋黃立成大哥是一個很稱職「從 0 到 1」的執行長,他自己則可能是擅長「從 1 到 10」;但是日本成為最大市場後,M17 也進入「從 10 到 100」的規模。而 Hiro 本身就是網路業老將,參與過 CyberAgent 創立,最後做到高級董事總經理,還投資過 Groupon Japan(同時還是 M17 投資者 Infinity Ventures 創辦人之一),不僅有實質管理過幾千人的經驗,而且很擅長將公司制度規模化,要讓 M17 從 10 成長到 100,Hiro 桑自然是最佳人選。

他看網路業的未來在「自媒體經濟」

M17 未來方向他說就交給 Hiro 桑發揮。但在被問到直播,甚至是網路業未來趨勢時,他稱現在就是前所未有,專屬於自媒體的時代,每一個人隨時都能用直播 app、YouTube、Facebook 塑造影響力去打造個人品牌。「我試過,最快五天就能創造一個品牌。」

那 Joseph 未來會做什麼?會想當天使投資人嗎?他說這陣子就先好好休息陪伴家人,彌補一下過去七年多的創業時光,但他本身是對做生意很有熱情的人,「說會不會想再找事做,那是肯定的」。而且轉任非執行董事長之前就當過幾次 Angel 投過一些新創了,不敢說接下來一定會當專業的天使投資人,但這陣子會陸續看一些案子,給新創一點意見。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上雲猶如太空探險之旅,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協助企業輕鬆穿梭多雲環境

人類從上個世紀積極探索外太空,為了將太空人送上天際必須克服各式挑戰,而現代企業要從「地端」飛向「雲端」,困難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多項關鍵服務,幫助 IT 團隊輕鬆悠遊多雲環境。
評論
評論

探索外太空,曾經是國際間的科技競賽,近年 Tesla 創辦人馬斯克更準備把太空旅行當成商業服務,預計 2026 年要帶著人類登陸火星。完成一趟星際旅行,需仰賴嶄新的科技及跨科學精密計算,但你知道嗎?現代企業要從「地端」飛上「雲端」,其實挑戰程度不亞於飛向太空。

對企業資訊管理者來說,有限的 IT 資源無法應付繁重的維運項目,加上同時管理公私有雲架構更顯困難、資安管理複雜,例如需要人工執行過濾警示,各種大大小小挑戰不勝枚舉。換言之,企業想航行雲端,就像打造火箭需要龐大資源及人力。不過,現在有更輕鬆穿梭雲端的方式,就是使用雲端技術服務商 iKala 所提供的 AIOps Services(自動化雲端託管服務)

火箭升空前的全盤規劃:iKala AIOps 擬定系統架構規劃、教育訓練

完成一趟太空之旅,必須做足各種研究,例如精準計算飛行軌道、降落定位點、燃料耗用數、與地球通訊設定…等。

對沒有雲端架構經驗的企業來說,就如同當時的科學家,必須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檢查數據是否有誤。換言之,企業 IT 在升級之前,就需要有經驗的「雲端顧問」來釐清需求、協助規劃「升雲」之旅。而 iKala 就是企業的最佳雲端顧問,旗下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會搭配一位專責的技術客戶經理,協助企業提供即時的技術服務與專業建議。

究竟 IT 升級之前,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有哪些服務?首先是「系統設計規劃」,涵蓋系統架構規劃書、系統上線/遷移計畫書,可因應客戶產業需求,提供對應的解決方案以及顧問服務。而越來越多企業會使用到 Google 的雲端資源,iKala 也有提供 Google 雲端平台訓練服務。

GCP 教育訓練課程多元,包含 GCP 基礎架構(網路設定規劃、權限控管、計算資源等)、大數據與機器學習(大數據分析 Pipeline、BigQuery、ML 模型訓練與應用)、軟體開發技術與流程(容器化、CI/CD、DevOps)等。因為 iKala 團隊取得 10 多項 Google 專業技術證照,才能在企業規劃雲端轉型的前期就一步到位,規劃出整體藍圖,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建議。

火箭升空中的精密操作:iKala AIOps 輔助即時技術維運、資安管理

當火箭準備就緒、升空倒數之際便是決定這趟太空之旅能否成功的關鍵時刻。從太空人的行前訓練與身體檢查,到火箭的引擎測試完成,如果有靜電或一點火花都可能引發爆炸事故。光是在升空階段,太空總部就要有結構、熱控、姿態控制、資料處理、電能、遙傳指令、推進以及飛行軟體等龐大的系統工程師在旁待命。

換言之,企業 IT 移轉雲端過程就像火箭發射的當下,需要有專業、經驗足夠的工程師,才能即時協助企業順利上雲,甚至快速排除緊急的狀況。對此,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兩大關鍵的幫助:技術維運、資訊安全管理。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的技術維運服務內容,提供 7 x 24 的 Help Desk,像是緊急 GCP 問題報修、產品使用技術諮詢;或是事故管理,如搭建監控系統、設定規劃告警政策、規劃日誌收集與留存。每月也會提供企業維運報告,報告書有營運效率檢討、流程優化、新服務項目、營運系統建議等。

至於資訊安全管理方面,除了基本的 GCP 專案權限控管掃描、應用程式 OWASP(Open Web Application Security Project)前 10 大項目資安弱點掃描,同時也針對近年相當受重視的 DDoS 防護,iKala 可協助企業導入 GCP 平台的 DDOS 防禦機制。iKala 掌握多年軟體開發和雲端管理經驗,可分享給客戶 DevOps、AI 第一手實務的作法與經驗。

火箭升空後啟動自動導航:iKala AIOps 提供 AI 自動化監控、帳務管理

當火箭成功升空後,太空人為了執行下一階段任務,這時候火箭就需要轉換成自動駕駛模式,或在探索其他星球時,出動機器人來協助執行人力無法負荷的任務,讓太空人專心處理更關鍵的工作。換言之,上雲後的 IT 架構就像升空後的火箭,應該減少 IT 人員的負擔,甚至不需浪費例行時間,就能夠快速掌握整體資訊系統的運作狀況。

不過要讓 IT 架構像火箭具備自動駕駛功能,勢必需要相當高的技術門檻,而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正好有相對應的服務。如此一來,IT 人員的生產力就能投入在更具商業價值的研發專案,讓 IT 部門轉型成可創造產值的單位,而非單純的後勤支援角色。

盤點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在此環節共有三大類服務。其中一項是 AI 自動化監控與通報服務,幫助 IT 成員主動監控系統,掌握是否有異常操作狀況。其二是帳務方面的管理,幫助企業產出雲端服務月用量帳務分析報告,針對軟體授權需求,整合出帳至  Marketplace 與第三方服務商,自動化做到 License 採購管理。

第三項則是針對服務級別協定(SLA)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 提供 24 x 7、5 x 8 兩種模式,在重大 GCP 服務異常中斷服務時,提供電話、e-mail 聯繫。而且每月會舉辦 1 次月會(以 on-site 或遠端視訊會議方式)提交書面報告。目前 iKala 的企業客戶服務超過 400 多家、涵蓋數 10 種產業,可說是企業成功上雲,最能安心託付的合作夥伴。 

事實上,雲端託管服務(CMS)是目前最夯的新趨勢,根據市調公司 MarketsandMarkets Research 報告指出,全球雲端託管服務的市場規模,預計從 2020 年的 624 億美元,到 2025 年成長至 1,162 億美元,複合年增長率(CAGR)為 13.3%。代表未來有大量企業採用 CMS,以降低 IT 基礎設施的投資成本及風險,藉此提升企業營運的競爭力。

由此看來,企業的數位轉型,就像上個世紀的太空軍備競賽一樣。「時間就是決勝點」,越晚起步的公司與其他數位能力領先群的企業相比,差距只會越來越大。現在就攜手 iKala 嘗試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打造穩定的 IT 系統、邁向數據驅動的商業模式,讓企業在數位世代站穩腳步,輕鬆穿梭多雲之間。

了解更多 iKala Cloud AIOps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