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抬頭的東南亞新創公司與日本的關係

來自日本的創投 Global Brain 於 12 月 7 日在東京舉辦了第六屆 Global Brain Alliance Forum (GBAF),會中特別以「逐漸抬頭的亞洲投資企業」為題,討論東南亞市場的發展情形。
評論
評論

本文標題原為 〈 逐漸抬頭的東南亞新創公司與日本的關係 [Global Brain Alliance Forum(GBAF)talk session] 〉,轉載自 TMI 台灣創意工場部落格

來自日本的創投 Global Brain 於 12 月 7 日在東京舉辦了第六屆 Global Brain Alliance Forum(GBAF)。Global Brain 與他們的有限合夥人 Nifty 於會中接露了他們未來的投資策略。此外,有日本當地以及來自其他亞洲國家共九間網路新創公司,在這次活動中對與會的天使投資人、日本當地媒體及其他創業者發表了他們產品。

特別以「逐漸抬頭的亞洲投資企業」為題作為討論,與談主持人是 Global Brain 的 James Chen(陳亮宏),與談者包括 Gwendolyn Regina TanSGE.io 的 Co-founder,新加坡)、James JungbeSuccess 的 co-founder,韓國)、Mark Hsu(許安德先生,TMI 台灣創意工場 的合夥人,台灣)、Mohan Belanie27 的 co-founder,新加坡),和 Willis Wee(黄心泉先生,Tech in Asia 的 founder,新加坡),新創公司也很熟悉的亞洲科技媒體聚在這裡一起討論接下來東南亞與日本的發展。

亞州的多樣性,發展中的國家們

首先從跟亞洲有關的討論開始,TMI 台灣創意工場的 Mark 說「亞洲很大,不同的國家有不一樣的觀點,無法只用東南亞一詞概括。」其中,以經濟指標–—GDP 來說,相對 緬甸 5500 萬人口平均一人一個月 70 美元,2.4 億人的印尼月人均收入為 300 美元。藉由人口及生產率可以測量一個國家的經濟情況,Mark 還特別提及,泰國的經濟成長相當顯著。

Mohan 也相當注意泰國,「泰國網路基礎建設與成長率在東南亞中相當高、許多的名人使用 Instagtam,網路環境也相當成熟。be success 的 James 說:「韓國的網路普及率達 91%,行動裝置普及率也有 70%。」Tech in Asia 的 Willis 對越南相當有興趣,也提及了印尼的 Facebook 與 Twitter 的高使用率、中國發展後下一個就是印尼了,建議可以往印尼投資。與此相對,SGE 的 Gwendolyn 提及了緬甸的可能性,「基礎建設雖然不足但是投資者眾多,人們一點一點聚集起來,在未來很有可能快速成長。」從各種角度來看,東南亞各國還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亞州圈的基礎建設,以及線上付款的問題

主持人 James Chan 提到基礎建設及 payment 的話題。對於東南亞日漸熱絡的電子商務市場,線上付款的問題是必須考慮的。

還有很多國家的人只使用非智慧型手機,接下來來賓各自提出可能遇到的問題。

與會多位來賓都提到,很多人的付款方法都還是匯款,持有信用卡的人並不多。相反的,Mark 提到「台灣的便利商店從 10 年前開始就很發達,但是現在 EC 已經超過便利 商店與百貨公司,你還是可以用信用卡支付,不過大多都是便利商店付款便利商店取貨,有一套獨特的系統。」泰國等國雖然不能用信用卡,但是因為有銀行帳戶的 關係也有很多是用 debit card 支付的,Mohan 說到。

現在已經可以看到東南亞的 EC 市場快速成長,銀行也積極投資基礎設施項目。東南亞中有無高速網路對於國家的市場機會也不同。Willis 說「高速網路的國家有一個特徵是不會隨身攜帶筆記型電腦,而是帶著行動裝置,分析這個市場的差異可以幫助企業家解決問題。」

亞州的創投將會蓬勃發展

接下來的話題轉到了投資。

James 說韓國的天使投資人有五百人以上。韓國的新創公司生態與美國關係密切,美國的企業會尋找韓國的新創公司,投資的動作也很大。新加坡與韓國一樣,政府對於新創公司投入相當大的支援。

Mohan 說新加坡的創投還沒有那麼成熟,「雖然有企業的支援但是天使投資者還是很少,因此有很多創投提供軟體面的支援而非金錢」這是對於初期的新創公司支援對策。

Mark 也說,與新加坡相同台灣的天使投資者很少。「台灣的技術人才很多卻都沒有被發掘。但是這幾年像是 CyberAgent 的日本創投積極接觸,日本企業也正在關注台灣的動態。」提及台灣與日本的關係,Gwendolyn 說「的確還需要一些時間,對一個市場整體 還不發達的地區,出口之類的經驗對企業家來說可能是個動機。」亞洲的出口模型尚未建立。當然,他建議,對出口除了預期也不要低估了對社會的影響,這也是產生很多企業家的動機。跨國公司收購的情況在亞洲發生的可能性很高。

東南亞各國有很多可以向日本學習

經過了亞洲的多樣性、基礎建設、創投等話題,最後是東南亞與日本的關係。

一開始討論的是不應偏重矽谷的意識而是著眼亞洲的市場潛力。東南亞擁有美國兩倍以上的人口,如果將亞洲統合起來可以產生巨大的交易業務合作。亞洲若有團結意識的話,憑著巨大的市場發展經濟所造成的影響,對此來賓們都有各自的看法。

Mohan 提到日本帶給東南亞的可能性。企業家與經濟發展,以及 IPO 最適合的場所。Gwendolyn 提到學習日本創新,「大多數的日本人是鼓勵拓展海外商務的。」「有些事情可以從日本學習,而且希望可以跟更多人分享。」James 也提及了通訊市場的可能性,「KakaoTalk 在世界上有 7000 萬的使用者,日本也有 Line。若是這兩者合作的話,他們的資料庫所提供的商業機會非常巨大。

Willis 提到日本企業與東南亞市場的親和性。「日本好的產品在東南亞的效果相當的大,同時從日本企業家的思考與知識學到的東西也很多,而且日本企業在海外商務的成功也能學到很多東西,日本的金融意識也能幫助東南亞更加發展,為此希望建立出更良好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