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Deepfake A 片有害,連女優也是受害者

演員們感歎,自己的胴體竟在無意中成了網路性騷擾的武器,這種感覺就像是心被掏空一樣。
評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Deepfake Porn Harms Adult Performers, Too》,作者 Lux Alptraum。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本文由譯者 Melody Sinn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2017 年 12 月,網路流傳一部假 A 片,內容是神力女超人蓋爾加朵(Gal Gadot)跟繼兄弟的床笫之事,片段驟看難分真假,但其實是一名叫做「deepfakes」的網友以成人影片為原材料,透過 AI 程式將蓋爾加朵的臉部移花接木到色情演員身上,操作手法就猶如拍電影時的「合成替身」。

幾可亂真之下,「深偽技術」(Deepfake)頓時引起眾議。當時,率先揭露報導這部假 A 片的媒體《Vice》就曾強調,深偽換臉技術可輕易被用來捏造成新形態的「復仇色情片」,好讓受害者會發現自己出現在性愛影片中,但事實上,他們這輩子可能根本從未在鏡頭前裸露過。

暌違兩年,許多科技巨頭相繼採取措施,目的就是為了抑制假影片所構成的威脅,尤其考量到政治上的風險。時值 2020 年元旦,美國國會撥款 500 萬美元懸賞,旨在研發能夠自動偵測「深偽技術」的軟體;隔週,Facebook 隨即宣布全面封殺深偽影片和內容。

即便如此,每當話題談及「網路性騷擾」時,人們對於深偽色情影片的恐懼仍然驅之不散。政客、影星、名流,乃至遭遇「恐怖情人」的平凡女性,人人都可能是這種高科技的受害者。然而,這當中最鮮為人知的是,深偽技術還對這麼一個特殊的女性群體產生衝擊:不惜為工作奉獻軀體,還需完成一系列高難度動作,但依舊賣力演出的色情片演員。

如今,即便深偽影片已隨著科技進步變得越發精緻,不過認真觀察之下,從無到有製作出來的深偽影片仍屬少見。絕大部分情況下,深偽影片的創作者也只是將一個人的臉龐移植到另一個人的身上,就如同色情演員珮珀(Pepper XO)和影星蓋爾加朵的合成影像一樣。

目前為止,已有多名色情演員的作品被惡意濫用,但他們終究不是這場霸凌戲碼中最直接的主體。很多時候,他們甚至不知道原來成千上萬支深偽影片的原型竟然就是自己。然而,究竟深偽技術會被濫用到什麼程度?當種種跡象迎面而來之際,成人影視業者的擔憂恐怕有增無減。

曾轟動一時的艷星萊瑟斯(Sydney Leathers)自身作品雖未被深偽技術動過手腳,但她也對此有深刻體會。 2019 年 1 月,萊瑟斯張貼在 Instagram 的浴缸自拍照開始在網上流傳,不料照片最後卻被篡改成新當選國會議員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裸照。

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萊瑟斯竟是在照片被揭穿、媒體肉搜最後身份曝光後,才得知整起「艷照門」事件的來歷,這讓她深感沮喪。她說,這種感覺「有點像是被侵犯」,尤其因為科爾特斯是她相當尊重的政治人物。 萊瑟斯補充道,「你縱然無意參與別人騷擾其他女性的行為,但當有人將你的色情片段重新包裝成用來霸凌的工具時,你又有何選擇?」

「討厭 A 片的人總會認為, 那些都是物化女性的邪惡產品,但話說回來,這種將深偽影片轉化成武器的想法,又何嘗不是物化中的物化?」色情演員、 VR 成人娛樂平台 ViRo Club 的行銷總監達林(Ela Darling)如是說,「那我不就淪為他們用來傷害他人的工具?我會感到罪惡至極。」儘管達林並未參與任何深偽影片的製作過程,但這並不能讓她感到安心。她說:「若真如此,我會覺得被利用」,她將這種想法形容為「如刀尖劃過皮膚般毛骨悚然」。

若想當色情演員,踏入這行也就意味著捨棄自我形象,也就是說,無論作品日後以何種形式重新被包裝或販售,也都必須坦然接受。數不盡的色情演員都曾身歷其境,影片上線後往往跟當初在現實中所拍攝的景象截然不同。明明充滿愛意的場景,但若男女主角是黑人對上白人,這部影片最終卻是標榜各式帶有種族歧視的字眼和描述;才 20 歲出頭的演員會發現自己居然被冠上「誘人辣媽」(MILF)、「專吃小鮮肉的獅奶」(Cougar)等稱號。

過去十年,隨著盜版網站氾濫成災,這種衝擊影響更是被顯著放大。演員們固然相信製作公司會尊重自己的界限,不過,一旦影片被上傳至網路又再幾經轉載之後,當然就沒有人能保證影片會被貼上何種標籤,更無可避免的是,本來佈局完好的場景卻遭刪減、重新剪輯,到最後根本完全扭曲了影片的原意。

借助深偽技術,這種人為操縱的愚弄更是「玩」出了新境界。色情演員不僅必須擔憂自己令人反感的一面會就此流傳於世,如今,只要想到影片中的自己會宛如科學怪人般被「分屍」,驚恐萬分之餘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此大費周章竟只為了羞辱一個未曾應允過要被性慾化的人。

萊瑟斯坦言,演員們開拍前根本沒想過結局會是這種慘況。確實,深偽「換臉」影像近年肆虐全球 ,眾多成人片因此被盜用,但色情演員畢竟不是始作俑者,又何須對這種網路霸凌行為負責任。可反過來想,眼看自己的影片屢遭篡改,又被用來散布虛假消息、騷擾他人,伴隨而來的強烈罪惡感和不安,最後也將演變成職業傷害。

現代科技日新月異,色情演員同樣在另一項新技術崛起之際,開始察覺到這類職業傷害的存在。目前,少數成人業者已開始採用大型 3D 掃描器來對色情演員進行全身掃描,並將體型數據整合成 VR 虛擬化身,隨後即可利用軟體隨意更換姿勢。所幸當前市面上的產品仍未達到「栩栩如生」的境界:成人娛樂公司 Camasutra 的混合實境 App 頂多只能稱得上是較為高級的 CGI 動畫特效,艷星布萊克(Tori Black)就將她的虛擬化身 Holodexxx 比喻成「蠟像娃娃」。

不過,隨著科技不斷進步,這些虛擬化身也許會在可預見的未來幻化成「真人」形象登場。再來,深偽影片所引發的擔憂也已開始浮出水面:達林表示,某公司曾經歷過失敗的案例。當時有一對情侶演員接受掃描之後,驚恐發現自己的虛擬化身居然可以跟任何人進行配對,但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只堅決跟彼此對戲。

虛擬化身、深偽技術,無論網路霸凌是以何種方式達到目的,倘若違背主角意願,強制他人跟預料之外的對象置入同個場景,手段看似溫和,但危害卻不容小覷。就連達林也難掩擔憂之情,她認為,演員們的真實生活樣貌和生計將遭受負面衝擊。舉例而言,一名色情女星屢屢被要求出演肛交體位,但因不滿片酬太低而未妥協,豈料劇中人物竟被自己的虛擬化身給取代了;拒絕參演種族歧視情節的演員最後發現,影片中的化身顯然並不反對種族歧視,如此,身邊的人會有何想法?

於是,達林毅然決然在 ViRo Club 提出一項內容政策,讓演員能完全自主控制虛擬化身的使用方式,在這同時,她還希望其他業者能夠遵循這種做法。不過,即使是一項產業政策,我們也沒有理由相信「深偽份子」會覺得自己同樣有義務保護當事人。更糟糕的是,未來虛擬化身若能跟換臉技術互相結合,色情演員們將不得不面對這樣的可能性:血肉之軀化成無頭木偶,貫穿無數個不堪入目的場景,被任何人隨意擺佈。

當然,如今要做到這一點仍為之尚早,以目前的技術來看,要輕易創建出前述所言的內容,可能還有好一段路要走。但我們仍能合理相信,這些技術將在未來幾個月,亦或是數年內演化升級,屆時,盜用作品、網路霸凌、性騷擾等情況也只會愈演愈烈。可想而知,人們第一時間往往會將注意力集中在直接受害者身上,但是,我們更應該將眼光放寬,試著去理解:深偽影像所傷害的,絕不僅僅是無緣無故被性慾化的對象,還有那些被當成「數位傀儡」的色情演員們。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