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跟你有什麼關係?】律師怎麼從法律專業看 Libra?

Libra 背後想藉由綜合不同國家法幣組成的籌備結構,跟近期中國即將試行的法定貨幣「數位人民幣」形成了強烈對比。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社群 Chaingee,經 INSIDE 編審後刊載。

區塊鏈對很多人來說像是一串密碼,怎麼也解不出來,對吧?Chaingee 知道,所以規劃了一系列 「區塊鏈跟你有什麼關係」影片,將透過不同產業專家觀點分析幫你抽絲剝繭區塊鏈產業的重大消息,延續上期,我們這次也從 Facebook 發行 Internet of Money — Libra 開始談起。

Libra 背後想藉由綜合不同國家法幣組成的籌備結構,跟近期中國即將試行的法定貨幣「數位人民幣」形成了強烈對比。因此在第二集,Chaingee 創辦人 Phini 邀請到三位律師來談談 Libra 的法定地位;特別是許多國家目前都尚未承認、或確定比特幣其他加密貨幣的法律地位。

在台灣,政府將加密貨幣列為商品;在中國,政府一方面全面限制加密貨幣,另一方面卻又想自行推出數位人民幣;在日本,只有比特幣可用於支付的工具;在美國,政府則把所有加密貨幣當成證券。政府在監管上跟不上區塊鏈產業的發展,於是乎律師在區塊鏈產業中,擔任了重責大任,盡可能地讓區塊鏈公司的產品或服務符合各國監管。這集,我們將從律師角度來討論 Libra、合法合規的挑戰等。

文章重點節錄

  • 擁有跨境屬性的區塊鏈產業中,政府監管態度變成是 regulatory battle — 哪一個國家先制定出最棒的遊戲規則,就可能吸引到最多產業參與者,搶先佔領先機。
  • 政府監理態度,一定得用「全球協作」觀念為主,不能以單一國家為思考點。區塊鏈技術本身邏輯是讓使用者自己去掌控自己的隱私,而不是讓給某個機構來管理。還有政府過去在證券跟金融監理上,主要採取公開透明作法,雖然成效很好,但不太適合區塊鏈產業。
  • 去中心化的比特幣跟中心化的國家政府體制之間的衝撞,並非非黑即白,而是會慢慢去找到平衡點跟協調點。像 Libra 這種介於零與一之間的中間架構會越來越多,未來這種非極端的規劃才會是真正的主流。
  • 美國政府能夠發行美元,能夠擁有鑄幣權從來都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而 Libra 的出現,必定會侵蝕到美國政府所獨佔的鑄幣權。
  • 「If we don‘t lead, others will.」Libra 負責人 David Marcus 在聽證會中講了這一句話。背景為美中貿易緊張對峙、中國央行發行數位貨幣 (CBDC) ,Libra 選在這個時間點發布,再加上這句話,不難想像 David 在暗示美國政府這已經是一個政策問題。在美國跟中國之間的角力關係中,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敵人。
  • 未來若要將 Libra 整合到現有法規體系的話,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Libra 天生屬性就是跨國,那央行要不要將其納入外匯管制的制度中?Libra 是支付媒介,那政府要不要去追蹤每一筆支付情況,再對其課稅?未來 Libra coin 若被拿來當作財產儲存,或是投資轉介工具,盈餘是個人所得,還是資本利得,到現在都還沒有相關討論。政府基礎設施是稅收,要想辦法把這問題解決。
  • 「萬物皆可交易」的時代即將來臨。目前金融服務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這麼便利,如果未來 Libra 可以透過 Facebook 網絡深入到每個人生活,那麼一個跨國、跨州、跨世代,甚至跨時間的交易都有可能發生!未來金融科技產業的界線取決於人類想像力的界線到哪裡。

訪談者介紹(以公司英文字母為排名)

  • 果殼 Mr.Shell, Founder of 奧果區塊顧問

現為律師、區塊鏈專欄作家,期許寫出觀點看到對話,找到果殼。

Argo 奧果區塊投資顧問,相信最少交易與長遠價值。

果殼 Facebook Fan Page | Youtube 頻道 | Medium

  • 蔡昆洲律師,尚澄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蔡昆洲律師專長於金融創新相關法律課題、公司治理、證券交易、國際投資等高端法律領域。近年尤其專注金融監理與爭議案件之解決,例如 TRF 及 DKO 等複雜性高風險衍生性金融商品。期許自己作為法律、金融、科技不同領域間的介面。

Enlighten Law Group 尚澄法律事務所以跨國案件、金融科技為主要業務。以高度的熱忱,積極挑戰創新前端的法律議題,尤其是高複雜度的跨國商業案件、突破性的金融科技。「跨界」與「創新」是本所的核心特色,具備在各領域的高度專業性,能夠跨出傳統的執業領域邊界、不受原有思考框架的侷限。

公司官網Facebook Fan Page

  • 王琍瑩律師,明日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王琍瑩律師是美國西北大學法學碩士,具備紐約州與台灣律師執照。明日科技法律事務所主要服務領域為國內外新興科技產業,包括新興數位商業模式、以及 AI 與 Blockchain 技術應用等方面。王律師目前也擔任 AppWorks 法務輔導長及台北律師公會創新科技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致力推動新興科技法規調適。

公司官網Facebook Fan Page

Part 1 — 各國對加密貨幣態度

Chaingee 創辦人 Phini 先從各國政府對加密貨幣的態度聊起。

明日科技律師事務所王琍瑩律師先從加密貨幣屬性來分析,同樣的四個字,有時候是數位資產、商品,有時候是證券,有時候又是貨幣,就法律角度來說可謂變化萬千,很多面向都可以討論。

果殼律師則覺得,隨著加密貨幣市場規模越來越大,像 2017 年 ICO 募資狂潮,各國政府就開始介入。像中國、南韓對於金融、監理比較保守的國家,就對 ICO 作出了明確禁止的政策。(註:南韓政府於 2017 年 9 月全面禁止 ICO,但於 2018 年 5 月取消其禁令)

尚澄事務所蔡坤洲律師表示他比較熟悉偏亞洲國家。像中國大陸目前是禁止 ICO 也禁止加密貨幣跟法幣之間交換。台灣金管會雖在不久前公布 STO 初步規範,但因為過於保守,業者抱怨聲連連,也讓金管會表示接下來還會做一些調整。

日本跟韓國在加密貨幣發展上面就非常積極(雖然韓國禁止 ICO 但交易量驚人),特別是日本是全世界第一個把加密貨幣正式納歸的國家,把加密貨幣叫做「虛擬通貨」,比特幣可用來支付,確立了等同於貨幣的法定地位。日本金融廳,在加密貨幣相關法規上也非常先進。Phini 認為日本政府在加密貨幣的監管上,比其他國家更積極。對業者來說,但也有劣勢,就是業者得需花很高的金錢、時間成本來完成合法合規。

王琍瑩律師特別提醒,擁有跨境屬性的區塊鏈產業中,政府監管態度變成是 regulatory battle — 哪一個國家先制定出最棒的遊戲規則,就可能吸引到最多產業參與者,搶先佔領先機。

科技進步同時,如何兼顧人民權利自由以及加密貨幣帶來的改革?

蔡坤洲律師指出比特幣發明至今,真正被大量使用並突破所謂 1% 界線其實只是這一兩年的事,很多中心化跟去中心化的衝突現在才真正要開始。去中心化的比特幣跟中心化的國家政府體制之間的衝撞,並非非黑即白,而是會慢慢去找到平衡點跟協調點。

像 Libra 這種介於零與一之間的中間架構會越來越多,未來這種非極端的規劃才會是真正的主流。強調絕對去中心化的比特幣或是絕對國家中心化的法定貨幣,反而不是主流,不過這當然還要考量大眾接受程度。

果殼律師接著說:政府必須將洗錢防治、資訊安全跟反恐融資的三大重點列入管理重點,在台灣大家感覺不深,但這些事情在歐美各國對人民是種心理負擔跟生存問題。另一方面,加密貨幣或區塊鏈最中心思想是想要賦予人民另外一種財富流動的自由。

雖然有一群無政府主義的族群,高喊著較極端的口號,但現實反而會有很多折衷的過程;相信,未來人民自由權利到底可以擴張到哪種程度是各國、各地都需要持續討論的問題。

Chaingee 創辦人 Phini 覺得這都是很好的討論。在新科技開始的時候,最好政府都不要來管。不過因為就是區塊鏈跟 Libra 或是一些加密貨幣,實在是踩到非常多線,所以其實國家或政府需要以保護人民不要被受到傷害的這個前提下,可能就會需要做很多政策。

PART 2-政府在科技金融 Fintech 監理上怎麼做

Phini 發現金融在台灣是很受監管的行業,也可以說被保護得很好。但業者跨不出來,別人也跨不進去。隨著科技進步,科技產業跟金融產業的界線也越益模糊,政府在科技金融產業上應該怎麼做呢?

王琍瑩律師對台灣政府正面積極的監管態度表示肯定。目前台灣政府在科技金融上有三個方向:一是國際接軌,二是使用者主導,三是自律優先於他律。但她強調:政府監管不能忽略「國際接軌」,迴避區塊鏈「跨境」本質和技術優勢來討論監管問題,等於是脫離現實。

拿 STO (Security Token Offering) 舉例,藉由智能合約各種不同協定,ST20 可以藉由黑名單與白名單的機制來監督過濾可疑交易;或者像 ERC1400、1404 等也可能將傳統證券交易的細節透過線上技術加以執行。目前許多區塊鏈業者皆紛紛自主加入本地或區域級的區塊鏈自律組織,政府可先觀察了解產業後,再參與共同協作,制定出有效率、使用者友善的產業遊戲規則。

果殼律師則從另一方面切入,他認為政府目前沒有能力可以監理並掌控加密貨幣。從 2008 年開始,各國政府皆嘗試想要阻止、消滅加密貨幣,但它還是持續存活著。不管政府怎麼做,都阻擋不了比特幣產業的發展,整個金流系統,整個地下經濟依舊蓬勃。未來政府該思考的面向,必須得從全面管制,轉成如何與新科技共生共存。

既然政府無法控制,倒不如去想怎麼讓不好的影響降至最低,怎麼把它引導成一個造福人民的技術,讓科技威力去發揮。政府如果想要做監理,一定得用「全球協作」觀念,不能以單一國家為思考點。還有政府過去在證券跟金融監理上,主要採取公開透明作法,雖然成效很好,但可能不太適合區塊鏈產業。

區塊鏈技術本身邏輯是讓使用者自己去掌控自己的隱私,而不是讓給某個機構來管理。回歸到主題,Facebook 在 Libra 這計畫也得負起責任,既然全世界所有人都認為 Facebook 是主導者,就不能躲起來說自己只是成員之一,另一方面各國政府都應該讓 Facebook 負起更多責任,未來出事情,也有個責任歸屬方。

蔡坤洲律師坦言,不管是政府、學者,或是法律工作者,大家都還在摸索階段。加密貨幣佔全球金融交易量不到百分之一,若把巨額交易都算進來,可能連萬分之一都還不到。他也呼籲政府不要設計太多規範,而抹殺了新興產業的潛力。

關於資訊自主權這件事,政大臧正運教授,先前演講中有提到:新 Fintech 時代,是一個「資訊賦權」時代,民眾可以取回自己的資訊自主權,但也有百分之九十九民眾不知道要怎麼樣善用這些權利,這時候政府就必須擔任起知識科普的角色。

Libra 所面臨各種監管挑戰

Phini 接著提出,最近大家對 Libra 討論度非常高,但很顯然的各國政府對 Libra 態度都不太友善,Libra 將面臨哪些政府監管挑戰?

王琍瑩律師首先說明,各界對於 Libra 法規監管的議題,初期雖然著重在消費者保護和金融合規,但更為重要的應該是 Libra Reserve 的運作規則。過去 Facebook 在用戶個資保護方面曾經引發爭議,到底 Facebook 會不會不當利用個資,外界仍有疑慮。還有 Libra 開宗明義說想做支付業務、以及服務 Unbanked 族群,那就會涉及到線上支付、存款、匯兌、甚至是借貸等金融領域,能不能符合金融法規也是另一個面向,這當中也包括 KYC (Know Your Customer)、AML (Anti Money Laundering)、CFT (Combating the Financing of Terrorism) 都一再被討論。

但 Libra 負責人 David Marcus 在聽證會中強調絕對會做到落地合規,因此相對困難的反而是在 Libra Reserve 這塊現行法令並無相關規定,相當於是政治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Libra 一定需要特別花時間來取得各國共識。

果殼律師提出「到底是 Libra coin 還是 Facebook coin?發行單位是 Libra Associtation,還是 Facebook?」的問題。聽證會中,大部分國會參眾議員都認為 Libra coin 的主導者就是 Facebook ,雖然 Facebook 一直不斷地強調他們只是協會其中一員,100 票的其中百分之一。但從產品設計來看,Libra 錢包功能就直接內建於 Messager 中,還是條私有鏈,Facebook 當然會被視為主導單位。試想一個私有企業想發行貨幣,必然會引起美元霸權國家監管單位的管制。

蔡昆洲律師,則用美國憲法中著名的馬里蘭州案來說明。19 世紀初期,美國聯邦剛成立,當時聯邦跟各州正在爭論一件事 — 美國需不需要有一個統一貨幣?這個爭論最後甚至告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經過長時間的辯論後,法院才判定美國聯邦政府擁有發行美元的權利。美國政府能夠發行美元,能夠擁有鑄幣權從來都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而 Libra 的出現,必定會侵蝕到美國政府所獨佔的鑄幣權,這是美國政府跟參眾兩院非常在意的事情。國會議員們當然就在聽證會中,對 Libra 為何要打造新貨幣的動機抱持高度懷疑。

「If we don‘t lead, others will.」Libra 負責人 David Marcus 在聽證會中重複提到這一句話,王琍瑩律師強調這是重點。為什麼?背景為美中貿易緊張對峙、中國央行發行數位貨幣 (CBDC) ,Libra 選在這個時間點發布,再加上這句話,不難想像 David 在暗示美國政府「我跟你是一起的,我是來幫你的」。

果殼再補充說:美國跟紐約政府過去態度是:如果公司設計出的 Cryptocurrency 產品可以維繫美元霸權,政府是樂見其成的。以 USDT 來說,它綁定了美元價值,也就是說 USDT 越被使用,美元地位越是穩固,並阻擋其他穩定幣取代美元霸權地位。

蔡坤洲律師認為:Libra 對各國政府的權力造成不小挑戰,Facebook 有全世界跨國分支機構,但是他還是一家美國公司,也就是說未來只有美國政府有能力管制 Facebook,所以絕對其他國家會對 Libra 發行更緊張,像俄羅斯政府早就宣誓說俄羅斯境內,全面禁止 Libra。另一方面,中國態度相當值得觀察。如果 Libra 不能在美國發行,那中國就變成是第一候補的國家。Phini 也提出,的確中國央行態度並非嚴厲禁止,反而是屬於支持的一方。也公開表明,若 Libra 進到中國,他們會在基礎建設部份做好因應措施。

「萬物皆可交易」的時代即將來臨,前提是 Libra 能夠成真,蔡坤洲律師說出了他心中的想像。目前金融服務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這麼便利,首先世界上還有很多人無法使用金融服務,再來針對交易金額太低跟交易次數太高等情形,尚無法運用到金融系統的服務。如果未來 Libra 可以透過 Facebook 的網絡深入到每個人生活,那麼一個跨國、跨州、跨世代,甚至跨時間的交易都有可能發生!未來金融科技產業的界線取決於人類想像力的界線到哪裡。

PART 3-面對 Libra,台灣政府如何因應

Chaingee 創辦人 Phini 點出台灣金管會雖然有推出加密貨幣相關法規,但我們也看出政府各部門之間沒有共同協作,自掃門前雪的囧境。舉加密貨幣為例,光討論直屬主管機關的問題,就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

王琍瑩律師從企業角度分析,不管什麼產業,跨國公司都得遵守當地法規,她相信 Libra 在法遵這塊會做得很完整。政府要有戰略性的思考!回歸到政治層面,像 Libra 如此大的全球生態系,各國政府也是生態系中的一個角色,要取得核心地位、還是任憑被邊緣化、如何在全球競爭中取得優勢,是國家戰略政策的選擇。

果殼律師則從執行面切入,若 Libra 在台灣運營,就會產生稅金問題。目前台灣國稅局已針對加密貨幣平台業者課稅,未來 Libra 也必須遵守相關規定,向政府提供相關財務報告以進行稅收等程序。若未來 Libra coin 被拿來當作財產儲存,或是投資轉介工具,盈餘是個人所得,還是資本利得,到現在都還沒有相關討論。政府基礎設施是稅收,要想辦法把這問題解決。

蔡坤洲律師語重心長地說:台灣政府部門對加密貨幣的監理態度,可從這一兩年推測出一些脈絡。舉例來說,今年剛推出 STO 規範,限制一:不能有外國人投資,可能歸因是央行不同意;限制二:不能做股權性,可能歸因是經濟部不想惹麻煩。東切一塊西切一塊,剩下的一小塊才是金管會管轄範圍。

這樣制定法規的方法當然會被民眾罵。另外,若美國政府同意 Libra 這個項目,那台灣政府擋得了嘛?像 Paypal 因為台灣合法合規成本太高而退出台灣,但還是有人在使用。如果政府不願意接受 Libra,他們無法禁止人民使用。倘若政府接受?那接下來就有得吵的了。第一個,Libra 天生屬性就是跨國,那央行要不要將其納入外匯管制的制度中?第二個,Libra 是支付媒介,那政府要不要去追蹤每一筆支付情況,再對其課稅?可以想見,未來若要將 Libra 整合到現有法規體系的話,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

你會提供給 Libra 的法律建議

「反洗錢」是各國政府最重視的,蔡坤洲律師率先提供建議。洗錢行為背後藏著很大的犯罪黑市,Libra 若要取信各國,先得徹底落實洗錢防制法。第一是確認用戶身份 (Know Your Customer),假設 Libra 跟 Facebook 資訊可以互相交換確認,這反而變成其競爭優勢。第二是保存交易資料與通報異常交易。Libra 必須跟各國政府建立良好溝通管道,並成立專責小組跟專責人員來處理。以 Facebook 資訊能力或許也會特別開發出新型態的反洗錢工具,這也蠻值得關注的。

王琍瑩律師覺得 Libra 面臨到合規三部曲,首先就是 Libra Reserve 的運作規則和監督機制,應該怎麼制定?第二部曲,就是短期內,Libra 就是一個支付服務,跨境線上支付相關規定他都得遵守。第三部曲,長期來說,相關的金融服務 Libra 都有所佈局,例如先跟既有銀行業者合作,再正規化取得相關特許執照,也是一種可能。

蔡坤洲律師認為各國政府對於金融執照的觀念一直改變,最近開始討論特定業務的特許執照,也就是說,業者若只提供跨境支付的服務,其他的金融服務都不涉及,就發行這種單一執照。另一種可能則是政府希望規管類似案例,也有可能發出特殊金融執照來做管理。 對此,王琍瑩律師也表示相當有可能。

聽證會中,有好幾位國會議員都在問 David Marcus 要不要進沙盒?但他本人一直迴避,就是不想進到沙盒中,一開始就陷入傳統金融規管框架,來被政府輔導。可見而知,Libra 的想法是與政府平起平坐,跳脫既有框架共同「協作」出新型態的產業政策與規範。

PART 4 — 區塊鏈產業對律師界的影響

果殼律師聲明他目前對區塊鏈單純是個人興趣居多,並不是在律師生涯中有特別的規劃。畢竟區塊鏈還是屬於非常新興的產業,未來會有無窮潛力,所以他會持續關注這項嶄新技術。蔡坤洲律師提到,區塊鏈原有的特性—跨境,他看到有許多區塊鏈相關案子較多屬於跨國案件。他建議,未來想跨足區塊鏈的律師們要以「全球」為思考點,才能滿足客戶相關諮詢需求。 王琍瑩律師則說,新興科技領域真的有太多值得關注的法律議題,光是 Libra 兩天的聽證會,都得熬夜收看直播,歡迎有著同樣熱血的律師和朋友一起來討論。

三位訪談者對 Libra 的想法

蔡坤洲律師

喜歡:朝著「萬物皆可交易」方向來進行與執行。

疑慮:是臉書發行的。

王琍瑩律師

Facebook 這次出手很值得大家持續關注。從天時、地利、人和三個面向來分析。

人和:Facebook 是佈局生態系的高手,邀請相關利害關係人一同進入 Libra 協會, 強調「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敵人」,集結並發揮各大平台的網路效應。

地利:Libra 為了迴避跟各國銀行正面對決, 先以「超級央行」之姿,從貨幣供給面發行 Libra 著手,再逐步擴張至金融服務,可能因此事半功倍。

天時:聽證會中 David Marcus 一再呼籲美國政府聯手規劃出跨越國際的全球性超級貨幣市場,挑中美貿易衝突最嚴峻的時間點發行 Libra,有種此時不做更待何時的含義。網路科技演進的歷史告訴我們,就算 Libra 無法百分百達成原先規劃,Libra 本身、或競爭者提出的類似方案,最終仍會以某種折衷的形式存活下來。

果殼律師

欣賞:Libra 讓區塊鏈應用首次大規模落地。

不欣賞:臉書是一個中心化組織,造成大家疑慮較多。 Libra 設計上跟區塊鏈中心精神有落差。

最後也跟大家更新一下 Libra 近況:在面對多國質疑監管不易的狀況下,Libra 負責人 David Marcus 也表示 Libra 不排除換個方式,透過美元、歐元、英鎊等數位穩定幣發行。

如果你覺得文章對你很有幫助請給我們一些鼓勵。按讚、鼓掌、留言、分享,並歡迎你跟我們一起互動,共同討論區塊鏈產業的大小事。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精選熱門好工作

Senior Front End Developer

飛迅設計有限公司 Asia Fusion Technology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後端工程師 Back-end Engineer

諦諾智金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Android 工程師

FunNow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